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命运

  所谓的继承人,刚才他已经说过了,就是元老们选出来的封妖者。一百年中,只会选出一个正式的继承人,从很小的时候就把他抓走,秘密训教,直到成为合格的封妖者。


  而偷命,说起来就邪门了,继承人要偷命,并不会像元老们那样容易,他们首先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斩情丝。


  所谓的斩情丝,就是要让他喜欢上一个人,撕心裂肺的喜欢,然后产生难以割舍的感情。再然后,这份感情就会变的相当不顺,两个人会爱的死去活来,可是爱到最后,却发现命运多舛,无缘的人始终不会在一起。


  其实这些,继承人是不知情的,都是元老们在暗箱操控,元老的精神力都可以影响到一个人,让原本不相爱的两个人走到一起。在经历了种种坎坷磨难之后,两个人最终会走到一起,并且步入婚姻的殿堂。


  但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操控继承人的心上人移情别恋,婚后很快就把感情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这个时候继承人会痛不欲生,还要让他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跟别人在一起,并且结婚生子,彻底忘了他。


  最后继承人会因为悲伤过度而昏厥,有很大可能会因此丧命。如果没有丧命,就得再找个人与他产生感情,再经历一次被人背叛的滋味,直到丧命为止。


  继承人死后,元老会用精神力量让他起死回生,这才算是度过了情这一关。


  后面接踵而来的还有欲这一关,继承人失去挚爱之后,痛不欲生,这个时候最想做的就是显现自己的能力,为自己争一口气。他会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为之努力,争取做人上人,努力赚很多钱,开属于自己的上市公司。


  三年后,继承人便可以做到身家千亿,可谓是人生赢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可是很快,他的资产就会败光,轮到到靠乞讨为生,拦也拦不住,因为是元老们在暗中操作。元老已经达到了主宰一个人命运的恐怖境界,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要帮助继承人过欲望这一关。


  突然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感觉,足以摧毁一个人。如果继承人能挺过去,就算是入门了,如果没挺过去死了,元老们就会让他起死回生,再经历一次,并且以前的记忆将会被抹除。


  再然后,就是所谓的偷命了。偷命跟借命不同,借命通常不会伤及无辜,而偷命,就相当于谋杀,强行夺取别人的性命,而且这个人,还必须得是身边关系最好的朋友。


  也只有彼此之间肝胆相照,生死之交才能达到这个条件,否则偷命会失败,那个时候元老也没办法再救活继承人。所以在偷命之前,必定会让继承人结识几个患难之交,彼此产生浓厚的感情,然后再偷走他们的命。


  感情的背叛加上偷走最好朋友的命,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有的继承人就是过不了这两道坎,最后淤火攻心,活活被逼成了疯子。所以继承人才会同时选出两到三个,为的就是避免类似的意外情况发生。


  易云道长这一生经历了太多,这几道难关他都撑过去了,不过在年轻的时候,也曾一度迷茫过,也差点被逼疯。那段时光应该是他最痛苦的,幸好马真人不离不弃的陪在易云道长身边,开导他,才让他慢慢的走出阴影。


  原本马真人只是一个普通人,并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和目标,他甚至都没有谈过一次恋爱,也没有家人朋友,更不想要什么长生不老。直到后来,马真人无意中发现,原来自己之所以没有家人朋友,连对异性的感情都没有,是因为元老们剥夺了他的资格,让他变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人。


  更是因为元老们的介入,作为替补继承人,他也因此而失去了他的家人。原本他也有一个和睦的家庭,可是在他很小的时候,元老们就把他从亲生父母身边抢走了,那个时候他甚至都还不记事。


  正是明白了这些,马真人才心有不甘,他认为自己的人生不是完美的人生,不能像别人一样正常生活。可是他已经老了,已经错过了那段本该疯狂的青葱岁月。


  人世间最难留住的就是光阴,如今他已经年过半百,即便有那个心去经历爱情、友情,条件也不允许了。更何况元老们不知道对他做了什么,让他变的对爱情没有一点感觉,甚至都不喜欢异性,更别提是友情了,他这辈子都没有感受到什么叫真正的友情。


  听马真人说完,我们都沉默了,一直以来我们都不理解他,原来之所以没感情,是因为他是继承人的替补人员。原来他一心想长生不老,只是不愿意白活一世,大概在他心里,没有什么比错过的青春更重要。


  我不断在心里问自己,如果我是他,我会怎么做,是认命,浑浑噩噩过完这一生,还是跟命运抗争到底,哪怕头破血流,也要实现做一个普通人的远大理想……


  或许每个人无论做任何一件事,都有他的苦衷,只是我们不了解罢了。人世间之所以会有好人和坏人,多数情况下都是遭遇不同,待遇不同,想改变自己的命运,难免会伤及无辜。如果这个世界真的能够人人平等,我想不会有人再去犯罪,除非是心理变态。


  至此,我们也总算是明白了他为什么动不动就屠杀生命,就连身边的人,也能下得去手。归根结底,这并不能完全怪他,就好像一个神经病一样,他会做出什么反常行为,有时候根本不受自己控制。


  可是能够看得出来,他一直在克制,最起码他对秋云,还是有感情的。我们几个人也算是沾了秋云的光,要不然花姐屡次三番激怒他,估计他早就动手弄死花姐了!

  “师叔,您怎么不早说……”秋云双眼含泪,眼神复杂的看着马真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