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五行诡咒

  我本来就怕的不行,再听到师父说起这个,当时就不淡定了,要不是及时扶着师父的肩膀,我肯定要一屁股坐在地上。


  “大叔,什么是鬼脱衣?”米雪儿虽然看上去很惊讶,但没有像我一样吓的站都站不稳。


  师父将棺材盖好,叹了一声对我们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米小姐,你确定是这幅棺材吗?”


  “我可以肯定,就是这个棺材,当时里面明明有一具湿尸的,怎么会……”米雪儿拿着手电筒四处晃了晃,一脸惶恐不安的说道。


  湿尸和干湿我倒是听说过,所谓的湿尸就是尸体还没有完全腐烂,保存的相对比较完好。可以确定不会有人偷尸体,就算要偷尸体,也绝对不会把死尸的衣服脱下来。


  那么师父刚才说的“鬼脱衣”应该是十有八九了……


  “先别管那么多了,把镇尸钱放下,我们走!”师父交代了一句,就要招呼我们离开,可米雪儿的身体,偏偏在这个时候又出了状况!


  她忽然又发作了,冷的躺在地上浑身颤抖,而且看样子不光是冷那么简单,好想还发现了什么。她颤抖着抬起纤细的手臂,指着远处的黑暗处。


  我拿着手电筒看了一眼,也没看出来到底有什么,救人要紧,于是我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她披上,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师父顺着米雪儿指的方向看了半天,也是什么都没发现,这才一脸担忧的看着米雪儿,问她:“米小姐,你看到什么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米雪儿的样子,一定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可她不愿意说,分明是在逃避。


  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我看还是赶紧出去比较好,米雪儿的身体状况很糟糕!

  我跟师父商量了一下,我们决定先出去,谁知我们走了大半天,也没有找到进来时那条甬道!


  我急坏了,却也丝毫没有办法,师父似乎也黔驴技穷了。他让我们不要害怕,大不了等到天亮,就算被人发现也没事,顶多就是罚点钱,反正我们没有拿古墓里的任何东西。


  话是这么说,问题是,天亮之后就一定能出去吗?我们目前遭遇的很可能是鬼打墙,师父也没有明说,我也不敢胡乱猜测,可如果不是,又怎么会找不到出口呢?

  现在最让人头疼的是米雪儿的身体,偏偏在这个时候发作,万一耽误的久了,不知道会不会出事。要知道,她的状况可是很难搞的,既然可以把热水凝结成冰,就一定会给自身带来极大的伤害……


  我寻思着,是不是要生一堆火来取暖,或者我的身体发热来给她取暖。可我现在一点也不热,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总之我控制不了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作!


  “米小姐,你一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希望你不要隐瞒,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们,这样我才能想办法帮你!”师父见找不到出口了,索性蹲下来向米雪儿询问起来。


  此刻她虚弱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冷的嘴里冒寒气,但她还是坚持着把她所掌握的一点一点告诉了我们。


  原来师父的猜测是正确的,米雪儿的确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她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她的身体是中了五行咒,那是一种邪门的诅咒,五行即是:金、木、水、火、土,这五种五行属性。


  五行概括广泛,不止人的身体携带五行,可以说大千世界,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在五行之中的。而人的身体又分先天五行和后天五行,先天为命,后天为运,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命运。


  米雪儿是风水师的女儿,这些基本常识她还是懂的,之所以确定自己中了五行咒,是从我的身体出了状况之后,她才敢断定。


  不出意料的话,我也中了五行咒,米雪儿中的是水咒,而我中的是火咒。这主要跟先天五行有关,这种邪门的咒语出自何处,就连米雪儿的父亲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中了这种咒语,七七四十九天如果解不了,就会全身腐烂而死,死相很难看,而且在此期间,还要承受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折磨!


  听她这么一说,我一颗心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从没想过自己会摊上这么大的事,能够威胁到我的生命!

  此刻我脑袋里变的一团糟,但心里却明明白白,我为什么也会中了五行咒,在此之前我可是没有进入过古墓。答案我已经猜到了,极有可能跟那个月牙吊坠有关……


  从李保全手里买的的月牙吊坠,正好是女尸身上的物件,正因为跟我的月牙吊坠外观上十分相似,我才鬼迷心窍的买下了它。


  如果不是因为月牙吊坠,我绝不会中这种邪门的诅咒。女尸出土之后,就发现了这座古墓,说不定女尸就是从古墓里挖出来的,那些人当然不会把这件事公开,到现在还没有人知道黄北村下面有一座古墓。


  “别愣着了,小权子,你背着她,找找有没有别的出口!按理说盗洞应该不止一个,说不定以前有盗墓贼光顾过,碰碰运气吧!”师父无奈的叹了一声,对我说道。


  我背着这个女孩儿倒是没什么,我是男人,怎么样也不吃亏,问题是她愿不愿意?


  师父见我扭扭捏捏的,当即就给了我一板栗,呵斥道:“都说别愣着了,你想被抓还是想让她死!”


  这老家伙说的话虽然不好听,可确实有道理,事到如今,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即便她不愿意,我也要背着她,这可是关乎人命的大事,不能儿戏。


  远处还有一条甬道,但绝不是我们进来的那条,方向是相反的。顺着甬道进去之后,我忽然间仿佛听到了一阵笑声,隐隐觉得可能是女人的笑声!


  我问米雪儿:“你笑什么?”


  她趴在我背上,有气无力的回答:“没有……不是我!”


  我正感到疑惑呢,忽然间眼前一亮,原来我们已经从甬道里出来了,并且看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一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