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二十年前

  陈得发这个名字,我是从李保全口中得知的,李保全是唯一的幸存者,二十年前进入千丈山的那批人最后都死了,唯独他活了下来!


  而这个陈得发,便是那批考古队的带头儿人……


  我不由想起了李保全几日前跟我们讲述的往事……


  二十年前,由一群考古学家组织的队伍进入了千丈山,据说是为了找寻一座大型古墓。


  队伍当天晚上在千丈山遇到了罕见的气候,炎炎夏日气温骤然下降,忽然下起了冰雹,这罕见的天气让队伍只得被迫停下安营扎寨。


  当时有一个姓胡的老头儿提议,找附近的村子先避一避这鬼天气,等天气好了再进山。人们只知道这姓胡的是个退伍军人,参加过抗美援朝,得过勋章,大家都叫他胡八爷。


  听说这老家伙还是考古队花重金请来的,带着枪,且野外生存的经验比一般人丰富,他的话几乎没人有异议。


  当天晚上在胡八爷的带领下,果然找到了一个村子,可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整个村子居然泠泠清清,不见一个人影。


  胡八爷让大家在外面等着,说是一个人进去看一看,谁知刚进入村庄不久,便听到了一声枪响,等到众人急忙跑过去时,胡八爷已是浑身鲜血,倒在了地上。


  寒风呼啸,苞米那么大的冰雹无情地拍打着大地,千丈山人迹罕至,地势险要,不说没有运输设备,就算有,只怕也来不及把人送去抢救。


  大家看到胡八爷遭此劫难,一下子都蒙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队伍里相对比较冷静的陈教授让人立刻将胡八爷抬到了一颗大树下,检查过伤势之后,摇了摇头对大家说了一句:“怕是活不成了!”


  胡八爷的致命伤在心口,就好像是被人砍了一刀,伤口特别深,依稀可以看到胸腔里的器官。他的身上血淋淋的,随着胸口剧烈起伏,血源源不断地顺着伤口流了出来。


  究竟胡八爷在村子里遇到了什么,没人知道!但经过这件事之后,大家都明白这个村子有古怪,当下便匆匆撤离了,甚至没能将胡八爷的尸体带走。


  当天晚上队伍在千丈山悬崖上的一个洞窟里过夜,选择在这种地方一来可以躲避寒风和冰雹,二来可以防止野兽袭击。


  最要紧的是,心理上能得到安慰,大家都知道胡八爷多半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千丈山可是一直流传着一个骇人听闻的传说,上山之前,大家就早有耳闻。


  陈教授一直没睡,提心吊胆的,不停拨打着无线电话,可惜山里没有信号,好不容易找到了信号,却又是断断续续的,根本无法正常接通。


  到后半夜时,陈教授迷迷糊糊的就要睡着,可忽然间听到外面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这声音乍一听像是风声,风吹过山谷发出的声音。可仔细一听,竟像是有人在唱歌,女声,断断续续,听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凉。


  当时不止陈教授听到了,队伍里其他人也都听到了,但他们没勇气去查看声音的来源。


  众人惶恐不安的在山洞里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夜晚,天刚刚亮,便由陈教授带领队伍,继续向大山深处进发。


  根据之前得到的情报和坐标所示,很快他们就找到了疑似大型古墓的位置。只不过又遇到了新的麻烦,那是一处深渊,不知道究竟有多深,下方迷雾缭绕。


  好在这支队伍是有备而来,并且大家都有着相对丰富的经验,终于在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不懈努力,成功抵达深渊底部。


  又经过了几个小时漫长的定位,最终确定古墓的位置之后,陈教授便拿出了一把折叠便携式铲子,开始挖掘泥土。


  由于深谷下方常年不见天日,泥土相对比较松软,倒也费不了多大力气。很快在大家的轮流操作下,一个半径有两三米,深五六米的大坑就被挖出来了。


  并且坑越挖越费力,有经验的都知道,这可能是挖到了墓道,真正的墓道土质紧密,经过人为夯打,相对比较坚实。


  可就在大家暗暗窃喜的时候,忽然在上面用布袋倒土的小李发出了一声惊叫。这声惊叫让大家跟着心里一紧,陈教授立刻顺着绳子爬了上去。


  “女人……有女人……”小李结结巴巴的指着不远处,惶恐道。


  陈教授当时就意识到不对劲,抬手就打了小李一巴掌,嘴里骂道:“瓜娃子,我看你是想女人想疯咯,好好给老子干活,莫偷懒!”


  可打完这一巴掌之后,陈教授当时就愣住了,因为他也看到了远处那几个女人。当时是晚上,山里湿气重,雾蒙蒙的,依稀可以看到几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正在缓缓朝着他们走来。


  陈教授虽然怕的不行,但还是鼓足勇气拿出胡八爷的手枪,对着天空连放了三枪,三声枪响过后,那些女人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负责在底下挖坑的几个人也大喊了一声:“教授,挖到了,火板子!”


  陈教授一听说是火板子,当时就倒吸凉气,做他们这一行有一个不成文的说法。火板子与寻常棺木不同,一般短命的人才会用到火板子,就是用几块木板钉成的棺材,而寿终正寝的人所使用的棺材比较讲究,一般都是棺首写着“福”字,棺尾写着“寿”字,寓意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刚挖开古墓就见到了棺材,若是寻常棺材也就算了,偏偏挖到的是火板子!

  可既然已经挖出来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当时陈教授就对众人吆喝了一声:“大家伙儿莫慌,弄上来再说!咱们都是求财,有啥子好怕的!”


  于是众人便喊了个一二三,便把棺材给吊了出来,可在棺材被抬出来的一瞬间,忽然间棺材盖自己打开了,棺材里躺着的是一具女尸。


  并且在大家看到这具女尸的同时,女尸竟睁开了眼睛。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