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斩头

  “太清急急如律令!”赶尸人也不含糊,看到米雪儿朝我们扑了过来,立刻咬破自己的手指,在手心画了一道符,迎着米雪儿的心口拍打出去。


  我刚刚反应过来,对面那个不是米雪儿的米雪儿已经中招了,它倒退着飞了出去,并且凭空消失了。我不由的一阵后怕,如果刚才赶尸人没有出手,我们俩岂不是都中招了。


  “别愣着啊,快走!”秋云拍了我一下,显的很慌张的样子,招呼我跟上他。他不是朝来时的路走的,而是朝着前面那条漫长的道路而去,那条路黑漆漆的,道路两边空无一物,就连地面都是黑色的。


  如果不是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两盏灯,这条路也根本就看不到。我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刚才听到秋云说什么冥通路,我就已经猜到了一些,这条路多半是那些脏东西弄出来的。


  很明显,我们如果一直顺着这条路走下去,最终可能会去到可怕的地方,可我们又没有选择的余地。如果可以回去,我想秋云肯定不会硬着头皮往前冲,他是一个相对比较谨慎的人,绝不会铤而走险。


  可我还是忍不住要问他:“我们到底去哪?”


  “少废话,跟着我走就是了!”秋云似乎不想跟我废话,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就走远了。


  我也只能紧紧跟在他身后,除了跟着他,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之前还曾想过,大不了自己回去把米雪儿救出来,现在想想,这种想法实在是太幼稚了。


  路过那两盏灯的时候,我刻意停下来看了看,我发现灯里面并没有油,为什么会燃烧,且还是蓝色的火苗。我随即摇了摇头,想这些干嘛,本来就不是什么正常的玩意儿,自然不能用正常的方式去理解。


  我俩顺着那条漫无尽头的道路走了很久很久,也不知道到底走到了哪里,我已经精疲力尽了,很想停下来休息片刻。可是不能,因为每次我回头,总会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明明什么也没有,但我确定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一路上有很多蓝色的灯,这些灯仿佛在为我们引路,我不知道路过了几盏这样的灯,忽然间就看到前面似乎出现了几个“人”。


  秋云已经停了下来,我俩躲在灯盏后面悄悄打量,我越看越觉得诡异,这里……似乎是一个刑场!

  在刑场上面正有一个人被五花大绑,他的头无力地垂着,跪在地上,身前放着一个盆子。这盆子的作用要么是接头颅的,要么就是接血的。


  我紧张的已经说不出话来,心里在想,大半夜的,怎么还有砍头的!砍头,在这个年代已经不施行了,就算是监狱里那些死囚也是采取安乐死的方式,很少有这种残酷的处决方式。


  秋云的一句话,仿佛是在给我解惑,他竖起食指放在嘴边低声对我说:“刑场砍头,看着就好,千万别发出声音!”


  我也知道这个时候要绝对安静,不能被它们发现了,因为那些可能都不是人。人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也不会深更半夜的行刑。


  至于那个被砍头的,是人还是鬼,我也说不上来,总之我看他的时候,总觉得他不像是脏东西。而那个刽子手,看起来鬼气森森的。


  砍头这么血腥的场面我是不愿意看的,可还是忍不住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鬼没理由杀鬼啊,难道那个被砍头的真是人?


  刽子手光着膀子,肥头大耳,看不清他的样子,另外两个“人”死死的按着被砍头的那个“人”。刽子手喝了一口酒喷在刀上,大刀高高举起,然后手起刀落,一颗头颅就掉在了地上!

  血一下子从死者脖颈上飚了出来,喷洒到好几米的高空,然后另外两个“人”迅速将死者按在地上,用盆子开始接血。


  我们距离不远,我甚至可以看到那冒着淡淡白烟的鲜血,甚至能闻到血腥味!这一刻我差点吐了出来,还是强迫自己忍住了,因为我很害怕,不敢弄出一点儿动静,我怕被它们发现。


  既然死者的血是热的,还有血腥味,那应该就不会是鬼,难道真的是人?可是这深山里怎么会有人,除了我们,应该不会有别人了,除非是它们从外面抓来了人……


  我大气都不敢出,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血腥的一幕幕,简直是度秒如年,是一种煎熬。


  幸好那三个“人”并没有磨蹭很久,接了差不多一盆血之后,它们就离开了。


  地上只留下一具没有头的尸体,他的头颅就滚落在我们不远处,双眼还睁着,好像死不瞑目一样!

  等它们走远了,我才来得及喘一口气,紧张的拍着胸脯,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稍微好受一些,要不然我恐怕要活活吓死。


  刚才看的时候还没感觉多害怕,如今回想起来真是噩梦,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而秋云看起来并没有过多惊讶,想想也是,他都敢深更半夜赶着一群尸体进山,又怎么会害怕死尸。


  “它们走了,咱们也赶紧离开,不要被它们闻到了人味儿。”秋云小声对我说道。


  我发现他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汗水,说明他也很害怕,只是没有我表现的这么强烈罢了。


  我本来想问问他刚才那几个脏东西是不是真的砍了一个人的头,可话到嘴边竟问不出来了!我很怕,想都不敢想,又怎么有胆量敢问出口。


  他招呼我赶紧离开,那一刻我如获大赦,急不可耐的站了起来,准备跟他走。可脚下一软,脑袋里传来一阵无力的眩晕,差点就昏倒过去。


  秋云扶了我一把,并且轻轻拍打着我的肩膀对我说:“别怕,跟我走就是了,咱们要赶紧离开这里,要不然凶多吉少!”


  我在他的搀扶下步履蹒跚的朝着前方的光亮走去,可秋云突然停了下来,让我心里一紧。抬头看去,忽然就看到前方出现了一个“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