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崖口村

  在临近村口的地方,却出现了一道裂缝,这裂缝很宽,差不多有一米,下面深的看不到底,一片漆黑。


  幸好秋云提醒了我们,这要是掉进去,指不定会掉到哪里,不摔死也绝对上不来了。


  我很好奇山谷里面怎么会有如此诡异的地方,这条裂缝一看就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生活在附近的村民到底是怎么适应这恶劣的地理环境的!房屋在峭壁上面,要走进那个距离地面上百米的村庄,不下点功夫还真不行。


  我们暂时找到了进入村子的路,但又不确定是不是正确的道路,总之看起来像是很多人走过。遗憾的是此刻没有人为我们带路,秋云已经站在下面喊了很久,可就是没有人听到。


  “没办法了,只能上去看看。”秋云挽起袖子跃跃欲试,准备攀岩。


  岚莺却阻止了他:“等一下,你傻啊,还真的要爬上去!”


  “不然呢?”秋云好奇的看着她。


  岚莺想了想说:“我觉得一定还有别的路,你们想啊,既然有村子,村里肯定有老人家吧,我不相信那些老人还能攀岩悬崖峭壁。”


  秋云却不以为意,他笑了笑对岚莺说道:“怎么不可能,别忘了我们的祖先可是猿猴,攀岩峭壁算得了什么!”


  “你!懒得跟你说,你想爬就自己爬吧,我和王权再找一下。”岚莺有些生气的说道,随即冲我笑了笑:“小权,咱们走,不理这个牛鼻子!”


  “王权,你要不要跟我来?”秋云见说服不了岚莺,又想让我跟他作伴。


  我摆了摆手:“算了吧,我还带着米雪儿呢,又怎么能跟你攀岩峭壁!”


  “也是……那你们就在下面等我吧,让我先上去看看,你们不要走太远,这地方危险。”秋云说完,便开始手足并用,顺着那条似路非路的峭壁开始往上爬。


  我和岚莺说是寻路,实际上却是在观察周围的地形,岚莺这小女孩儿年龄不大,心思却很缜密,她想把附近的地形都记在心里。万一有突发事件,不至于手足无措,至少我们还能有一个逃跑的方向。


  “我说,王权,你有没有发现,牛鼻子有很多事情瞒着我们!”岚莺突然间跟我说话,我才从愣神中反应过来。


  “是……是啊!”我漫不经心的回答着。其实我也知道,但是并不在意,我们只不过萍水相逢,他有事情瞒着我们,那再平常不过。就拿长天界来说,他告诉我们那个传说,确实是信任我们的一种表现,已经告诉了那么多,我觉得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总不能把家底都告诉我们吧。


  不一会儿,上面就传来了秋云的声音,他真的已经爬到了村子里,此刻正站在上面冲着我们大喊:“喂,快上来吧,村子里没有人!”


  听到这句话我一时语塞,这话说的,好像我们是来偷东西的一样!

  秋云不光上去了,还帮我们找到了另外一条道路,我就说嘛,岚莺分析的有道理,刚才的峭壁根本就不是什么道路,真正的道路是一条幽深的山洞。


  我背着米雪儿紧紧跟在岚莺身后,不一会儿就上去了,可我看到村口站着一个老太太,我吓了一跳,立刻提醒岚莺去看,这时已经看不到了那个老太太。


  来到村子里,又发现秋云不见了,我感到一阵阴冷,刚才看到的老太太不会是鬼吧,秋云是不是被鬼抓走了?我看这个村子就有点古怪,到处挂着布条,说不定就是为了镇压那些脏东西!

  “秋云,你在哪里?”我扯着嗓门喊着。


  岚莺也有些害怕了,紧张的四处打量,也跟着我喊了起来:“牛鼻子,你在哪?”


  “别吵,嚷嚷什么,我在这里。”秋云应了一声,我俩立刻跑了过去。


  走近一看,秋云正盯着一扇门入神,这扇门在山洞口,是陈旧的木门,门上还画着符,很是诡异。


  “这是……什么东西啊?”岚莺惊讶的瞪着眼睛问道。


  秋云还没有回答,我眼角的余光就打量到有一个人站在旁边,这个人就是刚才我们看到的老太太。


  “那扇门不能打开,你们是外地来的吧,村子里的人都去祭祀了。”老太太开口说话,我才知道她不是脏东西,而是活生生的人。


  经过老太太介绍,我们才得知,这个村子叫做崖口村,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村里人世世代代都居住在这里。今天我们来的不是时候,正好赶上了村子里一年一度的祭祀日,所以没有人出来招呼我们。


  崖口村的居民都很热情,每年都会人进入千丈山,或者是在这座深山里迷失,每当这个时候,村里人就会收留他们,并且帮助他们走出这座山。


  得知这个消息的那一刻,我就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既然村里人可以帮助我们离开,那我们何不就在这里住下来,等村子里的人回来了,再请求他们的帮助。


  谢过老太太之后,秋云招呼我们到一旁去商量,他主要是想告诉我们一件事,那就是刚才看到的那扇门。


  以秋云的道行,他可以确定门里面有一股不寻常的气息,那股气息非常诡异,而且力量不弱。再加上村子的布局和那些画满符箓的布条,处处透着诡异。


  所以老太太说的话不能完全相信,万一村里人跟那些东西是一伙儿的怎么办!

  秋云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常人都能想到,千丈山那么邪门的地方怎么会有村子,为什么村子里的人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里都没有事。而外面的人一旦进入这座山,就会遇到各种怪事,且都是要命的。


  我在想,是不是村里人跟那些东西达成了某种交易,还是他们原本就不是人?

  我们要是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住在这个村子,到时候万一发生变故,敌众我寡,还不得被他们生吞活剥了!

  “嗯,我赞同秋云的看法,这个村子有问题,我看咱们还是走吧!”想明白之后,我立刻发表着我的观点。


  秋云却说:“走什么走,既来之则安之,我也只是给你们提个醒。咱们还不能走,我想看看祭祀再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