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度鬼经

  秋云出去之后,我关上了门窗,把屋子里所有灯全部点燃。在此之前我已经把符贴在了米雪儿的额头上,好像有点作用,她的身体不再抖动了,我也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这时我就透过窗户缝往外面看,因为外面有月亮,月光还挺明亮的。白天的时候我没有注意到,原来在我的房间旁边还有一个很大的平台,有一条倾斜的吊桥横跨在两座山之间。


  此刻秋云正拿着火把站在吊桥旁边,在他身后跟着岚莺,并没有见到村里人。


  我有些好奇,想出去看看,可是把米雪儿丢在房间里我又有些不放心。我很好奇秋云为什么不通知村里人,是担心会吓到他们吗?

  他刚说的无头尸我并没有看到,不过看到秋云手里拿着八卦盘,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以及岚莺手臂上环绕了那条双头蛇,我就知道,他们已经进入了戒备状态。


  吊桥的那一头儿有很长一段距离被另外一座山峰挡住了月光,看起来黑漆漆的,但我却看到吊桥在晃动。秋云和岚莺还没有站在吊桥上去,它突然晃动,那就说明上面有什么东西。


  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无头尸,刚才秋云已经说了,要对付的应该就是那个玩意儿!


  我看的入神,丝毫没有留意,不知何时,我身旁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穿着一身白衣,长发遮面……


  我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同时也是为了避开那个东西。坐在地上之后,发现它并没有动,再回头一看,床上掉着一张符,米雪儿已经不在那里了,那窗口站着的肯定就是米雪儿了!

  她明明死了,还真的诈尸了?


  我听人说,僵尸能闻到人的气味儿,特别是人的呼吸。一呼一吸就会有阳气泄露出来,活人感觉不到这种阳气,不过脏东西很容易就会察觉到。


  僵尸之所以死而不腐,就是有一股怨气堵在心头,而怨气正是形成鬼魂的关键所在。人有七情六欲,七情中就有哀怨,所以人死之后,才会有灵魂,怨气太重,灵魂就会不得安宁,害人害己。同样的道理,尸变也是由这个原因引发的,这也跟死者的体质有关,以前就听师父说过,我还记得一些。


  除了符,我不知道僵尸还会害怕什么,在她没有发现我之前,我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房间比较稳妥。之前我确实不怕她,那是因为她没有尸变,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即便我很爱她,还是会感到害怕。


  于是我屏住呼吸,悄悄地来到了门口,轻轻打开门,准备出去。谁料想,就在这时,一只冰冷的手就按在了我的肩膀上!

  这一刻我瑟瑟发抖起来,就差没有尿裤子了,原来一个人的时候真的会很可怕,特别是遇到这种诡异的事件。我没有帮手,只能想办法自救,要么就是等死。


  幸好我的心理素质不弱,面对这种情况我没有惊慌失措,我知道一慌张就会乱了阵脚,一个不小心可能会自己害死自己。既然僵尸是咬人的,那我尽量不被它咬到就是了,那就暂时不要动,看看它到底想做什么!

  面对这种情况,我脑袋里其实很乱,唯一想到的就是这个办法了,也或许是我已经吓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这样僵持了几秒钟,它一直没有进一步动作,我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这才慢慢地扭过头来。看清楚之后,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米雪儿已经不动了,眼睛也闭上了,虽然我不知道她刚才有没有睁开眼睛。但她确实已经没事了,至少没有变成僵尸,只是一具尸体的话,我不会害怕她。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她没有死,这种感觉很强烈,我说不清楚,或许是因为我爱她,我不希望她死,谁知道呢!


  我将她放在床上之后,就离开了房间,可当我跑到吊桥那里,却没有看到秋云他们。反而看到了一具没有头的尸体!

  这具尸体正站在吊桥上面,一步步的朝这边走来,在月光下看的特别清楚,那的确是无头尸。


  究竟是什么力量驱使着它,它来村子里又是有什么目的?这些我都不知道,我只想知道我现在该怎么办,那具无头尸刚才还在慢慢走动,在看到我的那一刻,突然就停下来了。


  它没有头,我却感觉到它好像在盯着我,那种感觉很强烈。我本能的想转身离开,但是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好像灌了铅一样,沉的抬不起来。


  在经过一连串的惊吓之后,或许会有一丝麻木,但那种恐惧感却不会因此减少。


  我就愣了几秒钟的时间,那无头尸一下子就跟我拉近了很长一段距离!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跑过来的,离我只有几步远了……


  “王权,快过来!”岚莺的声音传入耳中,我回头一看,还真的是她。原来她和秋云躲在了房檐底下,刚好那里有一根柱子,难怪没有看到他们。


  得知有人在,我的胆子就大了一些,立刻就跑了过去。也是在这时才发现,柳大叔也在。


  “快过来,村里有度鬼经,它进不来的。”柳大叔对我说道。


  我很惊讶,柳大叔见到一具没有头的尸体站在那里,居然不害怕,还说什么度鬼经。我就知道这个村子不寻常,这里的人也肯定知道千丈山的秘密,兴许这次我们真是来对地方了,有他们帮忙,何愁解不开诅咒!


  无头尸果然停在吊桥上止步不前了,趁着这个时间,柳大叔跟我们解释了一下什么是度鬼经。原来一开始我们看到的那些布条就是高人留下的经文,经文一共三卷,其中一卷就留在了崖口村,几百年来一直挂在村口。


  经文不知是什么做的,风吹日晒居然也没有损坏,村里人就是靠着这些经文才得以保全。


  也就是说,只要我的不走出村子的范围,那些脏东西就无法靠近,经文的力量会驱逐它们,所以柳老爷子才告诉我们,听到什么千万不要好奇,大概就是担心吓到我们。


  听柳大叔这么一说,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刚才米雪儿好像要尸变了,最终又没有尸变,难道是因为那些挂在村口的经文。又或者说,米雪儿根本没有死,要不然为什么把她带进来之后,她的灵魂没有受到经文的伤害?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