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诈尸了

  “尸变?”秋云也瞪大了眼睛。随即问道:“村里不是有度鬼经吗,怎么还会尸变?”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总之尸体一旦入棺,就必须放在村子外面。时候也不早了,你们看,还要不要入棺了?”柳大叔似乎有些着急了。


  也是,这件事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总是麻烦别人,怎么过意的去。


  于是我们三个人又私下里商量了一番,秋云的意思是,暂时把尸体装进棺材里,而且还要提前做好预防尸变的准备工作。至于下一步怎么做,那得等到明天再说,要走也是明天才能走,今天晚上就暂时住在村子里好了。


  我们跟着柳大叔把棺材抬了回来,然后让米雪儿入棺,再抬到山下去,接着是盖棺,做法事。最后一步才是关键,要准备鸡血,秋云说要封住米雪儿的七魂六魄,以免尸变。


  今天晚上还必须得有人看着棺材,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尸体安然无恙,要不然一旦尸变,或者是野兽来毁坏了尸体,想把尸体带走就更难了。


  秋云身上有一把木剑,看样子应该是桃木的,做法事用到了这把剑,并且做完法事之后,桃木剑还放进了棺材里。另外棺材盖上面还用鸡血画了一道符,包括米雪儿的身上,也画了很多符。


  秋云说,这种符不禁可以防止尸变,还能确保脏东西不敢轻易靠近这口棺材,至于会不会有野兽就不好说了,所以要有人来守夜。


  守夜这种事,秋云本来是想一个人抗下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他倒是挺上心,可我觉得不太稳妥,所以决定和他一起守,两个人可以轮流睡觉。


  一番折腾,估计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了,村子里的人大多都睡了,住在这里的人没有什么娱乐设施,到了晚上就早早的睡觉了。


  我和秋云准备妥当之后,也趁着夜色下了山,在棺材旁边收拾了一下,点上了两根火把,今天晚上就在这里睡觉了。


  “你守前半夜,打起精神来,有情况叫我,我先睡了。”秋云打了个哈欠,说完就躺了下去。


  山谷里面湿漉漉的,到了晚上湿气更重,地上还有虫子,睡在地上特别不习惯,可我也有点困了,而且我觉得,我来守前半夜不太好。


  我认为,前半夜阴气重,特别是十一点到凌晨一点这个时间段,应该是一天当中阴气最重的时候,让我守着,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那个……秋云,还是你来守前半夜吧,我怕子时会有情况发生!”我不置可否,抓了抓脑袋对他说道。


  他翻了个身,闷哼了一声对我说:“别啰嗦,让你守你就守着,我要养好精神。”


  这话也有道理,我可不会驱鬼的法术神通,让他把精神养好了,真有什么情况,也能及时反击。这样一想,也就没什么好担心了,我又生了一堆火,便坐在火边一个人发起呆来。


  一开始人也不困,一直望着夜空愣神,可没过多久,就开始有点打瞌睡了。为了不让自己睡着,我故技重施,又站起来走来走去的,不让自己停下来,就不会那么容易睡着。


  一个人的夜晚,还真是有些难熬,特别是在这样的夜晚,心里乱乱的,坐立不安,总觉得会有事情发生。


  此刻每分每秒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煎熬,我估计时间已经到了子时,这个时候阴气最重,一定要打起精神。


  还别说,真有点冷,即便生着一堆火,还是会觉得无比寒冷,深入骨髓的冷。


  火焰越来越小了,我只好去附近捡一些树枝回来,山谷里面生长着许多大树,树枝取之不尽。在捡树枝的时候,我还不忘记时刻盯着那口棺材,当然还有秋云。


  可当我捡好树枝要回去的时候,却突然发现看不到火光了,而且四周仿佛起了迷雾。我一颗心开始扑通扑通乱跳起来,刚才走了多少步,朝着哪个方向走的,我都记得,我清楚的记得,只不过走出了百米距离,没理由看不到火光的!

  该不会是又遇到脏东西了吧,这些东西怎么阴魂不散的。这迷雾,难道也是它们弄出来的,那火光呢,火也熄灭了吗?

  片刻后我才知道,火可能是真的熄灭了,因为起风了,风还很大,吹的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这该死的鬼天气!”我打了个喷嚏,并没有被恐惧吓到,这对我来说并不可怕,此刻我担心的是米雪儿和秋云,希望他们都没事才好。


  “秋云,快醒醒,出事了!”我大声呼喊着他,却没有听到回答,耳边只有鬼哭狼嚎似的风声。


  雾气似乎也越来越浓了,浓到风都吹不散!我不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兴许又是长天界那些鬼魂出来作怪了,我必须做点什么,为了自己,也为了他们。


  我记得是从北边来的,我该往那个方向走,一定能看到米雪儿的棺材。想到这里,我慢慢的转过身来,迎着风往前走,谁知刚走出几步,忽然就看到迎面走过来一个人。


  这个是居然是米雪儿!

  看到她,我很惊讶,可并没有害怕,我确定她也能看到我,只是她依旧目光呆滞,步子也很沉重,像是一个提线木偶一般,举手投足都透着一丝诡异。


  我知道,可能是诈尸了,在房间里就曾诈尸过一次,那次她没有伤害我,我想这次也不会的。于是我壮着胆子走了过去,温柔的伸出手叫了一声:“雪儿……”


  然后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她没有任何动作,任由我紧紧的抱着她。这一刻我无比激动,终于抱到了她,可她却已经……


  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但却不是难过的心疼,而是……


  我低头一看,米雪儿竟然把手指伸进了我的胸膛,那锋利的指甲瞬间就刺入了我的身体。钻心的疼痛让我更加清醒了,血顺着我的衣服淌了下来,米雪儿的眼睛也变成了血红色!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