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阴木短剑

  “道长留下的宝物?不是要借道长的金身吗?”我楞楞问道。


  柳大叔一边找着钥匙一边跟我解释:“借金身这种说法是不是真的,其实我们都不知道,或许那个小道士懂得,但是咱们要救的就是他,总不能把道祖的尸首扛过去吧!”


  说着话门就打开了,门上堆积的尘土在告诉我们,这扇门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过了。屋子里很阴冷,刚刚打开门,可能里面没有足够的氧气,蜡烛都熄灭了。


  不过在蜡烛熄灭之前,我看到屋里坐着一个人,一个穿着道袍的人!


  我很怕,但我知道,那个人可能就是他们说的道祖,早就听说过道士与和尚可以坐化,原来是真的!

  “后辈柳春方今日借道祖法宝一用,多有打扰,请道祖见谅!”柳大叔对着那具坐化的尸体拜了拜,低着头说道。


  “臭小子,还不过来拿剑!”柳大叔转过身冲我呵斥一声。


  他的语气好像我师父,突然感觉很亲切,大概是离开师父太久了吧,还真的特别想他。


  这个村子里的人都很热情,可我就对村长和柳大叔记忆深刻,他们俩都是那种心甘情愿帮助别人,没有私心的人。


  “柳叔叔,你让我拿走这把剑?”我有些不确定的看着他。


  岚莺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把剑上面,她似乎被吸引了,那确实是一把好剑,我也看到了,是一把黑色的短剑,剑长一尺多,黑漆漆的。但是这种黑不是被腐蚀那种黑,好像是原本就是黑色的,就连剑刃也是黑色的,这种黑色在灯光下散发着寒光。


  我基本上可以确定,这把剑一定是用了某种特别的金属锤炼而成,这金属的颜色原本就是黑的。


  柳大叔点了点头对我说:“过去把剑拿回来。”


  我迟疑了片刻,还是走过去将那把剑拿了下来。那一刻,我仿佛看到尸体动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


  这尸体既然是坐化的道士,我想他一定不会怪罪我,我拿这把剑也是为了救人,况且用完了我还会还给他的。


  “让我看看!”岚莺好奇的凑了过来,本来想拿过去好好看看,可柳大叔立刻制止了她。


  “别碰那把剑!我忘了说了,根据祖籍记载,这把阴木剑是不能给女人碰的,你最好还是别碰它!”柳大叔一本正经的对岚莺说道。


  柳大叔说这是阴木剑,怎么可能会是木剑,入手沉甸甸的,透着一股冰寒之气,用手指轻轻弹一下,还会发出清脆的声响,分明就是一把金属剑嘛!

  不过我也不是研究古物的,用完还要归还,自然没时间细细研究,当务之急还是赶紧过去救人才是!

  “柳叔叔,既然剑已经拿到了,咱们赶紧过去救人吧!”我急不可耐的走了出去。


  岚莺也赶紧跟着我跑了出来,好像跑慢了就会没命了一般。柳大叔连忙点头:“对对对,咱们快走吧!”


  随即他锁上了房门,交给我一把手电筒让我前面带路,我们一路小跑顺着山洞下来了。可我却因为太紧张的原因,居然忘记了秋云当时在哪个方向……


  “怎么了,干吗停下来啊?”柳大叔瞪着大眼睛问我,从他脸上的汗水可以判断,他现在应该很紧张。


  “岚莺,你还记得当时我们在哪个位置跟秋云分开的吗?”我尴尬的抓了抓脑袋,问她。


  她仔细想了想对我说:“应该在左前方那个位置……不对不对,好像是右前方……”


  “你们不知道他在哪里啊?完了完了,我看是救不回来了,拖得久了,只怕……”柳大叔叹了一声:“拖得久了,只怕尸体都找不回来了!”


  “不怕,让我用蛊虫试试。”岚莺从肩包里拿出来一个小布袋,打开布袋,里面竟有一条大蜈蚣!


  寻常女孩子肩包里装的不是化妆品就是日用品,哪里会想到岚莺随时带着可怕的毒虫。本来我还觉得这个女孩子挺好相处的,现在看来,最好还是跟她保持距离!

  岚莺将那条蜈蚣放了出去,蜈蚣很快就爬远了。我和柳大叔都看傻眼了,柳大叔半天才反应过来,惊讶的问:“女娃子,这是什么东西啊?”


  岚莺笑了笑解释道:“这是我们苗人养的蛊,别看它们样子吓人,对主人可是一片忠心的!”


  “蛊虫?你是苗人?女娃子,你来我们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我听说,很多年前,我们村子里也来过一些苗人……”柳大叔眉头皱成一团,慢慢说道。


  岚莺听到这番话之后,好像变的特别激动,急忙追问道:“真的吗,那他们后来去了哪里?”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听说后来都走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怎么,你也知道这事?”柳大叔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没什么,只是听奶奶说起过。”岚莺闪烁其词,她的眼神告诉我,她来这里一定有什么目的,多半跟柳大叔刚才说的苗族人有关系。


  否则这么凶险的地方,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会来,而且她好像还是跟着别人组队来的,不知道剩下的人都怎么样了。迄今为止,我们已经见到了其中一个人的下场,我不希望再次看到这种事发生!

  “女娃子,行了没有,再拖下去人都凉了!”柳大叔紧张的催促道。


  他这么一说我也紧张的不得了,可是我们现在不能乱跑乱撞,很容易碰到不干净的东西,必须要等蛊虫回来。四周都是雾气,能见度很低,现在是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我们几个人当中就岚莺有手机,却在秋云身上,而我们都没有带手表的习惯,至于柳大叔,更不用说了,他们都是闻鸡起床,从不用现代化设备。


  “玉儿,你回来了,找到没有?”岚莺突然弯下腰,我才看到,那条大蜈蚣已经回来了。


  岚莺问完,蜈蚣便动了动触须,仿佛通人性一般,调头就向黑暗中爬去。岚莺微微一笑对我们说:“快点,就在前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