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她已经死了

  我们跟着这条大蜈蚣一路小跑,柳大叔的手电筒好像快没电了,这种手电筒用的电池电量过低时光线会变暗。原本这个地方就很黑,山谷当中,两边都是千丈高的大山,白天的时候都感觉压抑,到了晚上,要是没有光,什么也看不到。


  这下子手电筒又快没电了,我更加担心,等会儿要是陷入了黑暗,我们可能连走回去都做不到,别提什么救人了!


  “到了没有,柳叔的手电筒快不行了!”我加快了脚步,问道。


  岚莺喘着气跟我说:“快了……就在……就在前面……玉儿留下了气息,顺着这股气息就能找到他了!”


  “怪我,来的匆忙,没来得及……”柳大叔喘着气,忽然停了下来,弯下腰剧烈喘息:“我不行了,咳咳……身子骨老了!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柳大叔将手电筒递给了我。


  “这样不妥吧,你一个人在这里,会不会有危险?”我不知该不该接那把手电筒。


  柳大叔却笑着对我说:“别担心,大叔从小生活在这个地方,就算有什么东西,也不会伤害我的,你们……赶紧去吧!”


  “岚莺?”我有些拿不定主意,只好向岚莺询问。


  她也是很为难的样子,但是看起来更加担心秋云,于是狠了狠心对我说:“就按柳叔说的办吧,咱们快去救人,回头再来接柳叔。”


  “柳叔,那你就先在这里等我们一下,我这里有一道符,应该可以辟邪,你拿着。”岚莺给了柳大叔一张符。这张符的画风看起来跟秋云使用的符差不多,我忽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和岚莺无奈之下丢下了柳大叔,两个人飞快地朝着前方的黑暗中跑去。直到我快精疲力尽,直到跑了大概有一公里的距离,这才在地上看到了一些符纸燃烧之后的灰烬。


  我记得,我们和秋云分离的时候并没有离村子这么远,一定是在我们离开之后秋云跟那些东西斗法时拉远了与村子的距离。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有没有遇到危险,又或者是,已经……已经遭遇了不测!


  直到这一刻我才发现,原来秋云对我那么重要,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把他当成了可以交心的朋友。或许这就是患难见真情,也或许是我平时没有什么朋友,所以比较珍视这份感情。


  “是他留下的,他应该就在附近……”岚莺蹲下来检查了一下地上没燃烧完的符纸,担忧的说道。


  手电筒越来越暗了,可见度已经不足三米,再过几分钟应该就会耗尽最后的电量。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四周黑漆漆的,除了扯着嗓门大声叫喊秋云的名字,我什么也做不了。


  “牛鼻子,你在哪里?你回答啊!你答应过我的,要帮我找到他们……你……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岚莺比我还要激动,听她的语气好像要哭出来了一样。


  不知道她是因为伤心还是太紧张,还是担心秋云死了,没人帮她找到她的同伴。我猜这几种可能都有,但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对秋云有爱慕之心,这点我早就看出来了。


  “岚莺,别担心,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秋云不会有事的,他做事一向小心谨慎,咱们再四处找找,不行就干脆回去找人帮忙吧!”我一边安慰着她,一边拿着昏黄的手电筒,四下打量。


  岚莺没有回应我,背对着我轻轻抽泣起来,那种想哭又不敢放声大哭的样子让人心生同情。本来我还没有这么紧张,看到她这个样子,我也开始害怕了。


  四下里都找过了,根本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我现在是真的不知道该做什么了,道祖的法宝拿到了,可惜秋云的人找不到了,这可如何是好!

  “牛鼻子……是你吗?”岚莺突然止住了哭声,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我立刻转过身去,朝着她看的方向打量着,但是迷雾里什么也没有看到。我问她:“你看到什么了?”


  “刚才……有个人在哪里。”岚莺擦了擦眼泪对我说道。


  奇怪了,我用手电筒都看不清,她在黑暗里怎么能看到东西。我有点不信,对她说:“没事的,你不要过分担心,这里应该没有人,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我看……咱们还是换个地方找找吧。”


  “不,我能感觉到,他就在附近。玉儿带我们来的,我相信它,况且我自幼修习蛊术,常年行至深山,视力比一般人好,黑暗中窥探事物不是什么难事。”岚莺跟我解释着,便缓缓走了过去。


  我跟在她身后,忽然感觉有些冷,好像气温下降了。明明刚才还有点热的,一下子就变冷了,并且还能感觉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在附近。


  我跟师父这么多年,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学到,师父是算命的,偶尔也会帮人驱驱邪,我一直以为他是骗人的,所以那些东西没有用心学,但多少也熏陶了一些。


  师父曾经说过,脏东西跟活人不一样,它们身上有一种磁场,这种磁场正好跟活人对冲,当有脏东西接近时,细心的人就会感觉到。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感觉到了,总是有点不对劲!

  “牛鼻子,是你吗?”岚莺又喊了一声,急匆匆的跑了过去。


  我急忙跟上去,定睛一看,前面果然站着一个人。只是这人并不是秋云,竟是米雪儿!


  “雪儿……”我有些惊讶,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米雪儿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又尸变了?


  “快离开那里,她已经死了!”另外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仔细一听,好像是秋云。


  “牛鼻子?”岚莺显然也听出来了。


  果然,秋云从远处的黑暗中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此刻他身上全是伤痕,衣服都被撕破了,看上去怵目惊心。


  “牛鼻子,你怎么了?”岚莺激动的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他。


  秋云勉强笑了笑,对我们说:“快走,离它远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