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全死了

  “满身是血的男人?”秋云诧异道。


  柳大叔点着头跟我们说:“可不是嘛,看样子活不成了,不过岚莺那丫头好像认识那个人,你们也赶紧去看看吧!”


  “咦,这里怎么会突然出现一口井?”柳大叔说完,才注意到那个坑洞。


  我看事态紧急,这个深坑是怎么回事就暂时不说了,我也想赶紧回去看看,说不定又出什么事了。我对柳大叔说:“柳叔,回头再说,咱们赶紧回村看看去!”


  “嗯,快跟我走。”柳大叔帮忙把米雪儿放在我的背上,招呼我们往回走。


  秋云回头看了一眼,也急匆匆的跟了上来。一路上秋云已经问清楚了,柳大叔说那个人三十出头,男的,身上全是伤,尤其是胸口的伤,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抓的一样,骨头都露出来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李保全说的那件事,二十年前他们进入过千丈山,当时不是有一个退役军人,叫什么胡八爷。对,就是胡八爷,当时好像就是被什么东西弄死了,可让人想不通的是,众目睽睽之下,居然没人看到胡八爷是被什么东西弄死的……


  看起来,这座山里藏着的可怕东西,远没有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我开始有些担心,岚莺要是知难而退还好,她如果执意要进山,秋云一定会舍命相陪,到那时,我是跟着他们一起进山,还是让崖口村的人安排我出去?

  似乎到了这个节骨眼,我已经没有资格选择了,我身上的五行咒必须要解开,那么就必须深入这座山,才有可能解除这可怕的诅咒。诅咒如果解除不了,我还剩下一个多月可以活了……


  扶瑶虽然屡次帮助我,甚至冒着危险救我,可她一直没有跟我说过关于诅咒的事情,假如这腐尸咒是她带给我的,她没理由感觉不到。既然能感觉到,没理由不告诉我,所以我猜,她可能也解不了五行咒!


  “王权,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咱们必须合计一下,那个人可能是岚莺的同伴,他们来这里必定有目的!”秋云一边急匆匆的跑着一边对我说道。


  “嗯,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你怎么看?”我背着米雪儿,艰难的跟着他们,问道。


  柳大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对我们说:“小伙子,不是大叔说你们,你说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有什么事情比自己的命还重要!听大叔一句劝,赶紧离开这里吧,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我们村里人想想吧,村子里大大小小几百人,这万一要是……”


  “柳叔说的对,我也考虑过,天黑之前,我们就会离开村子,谢谢大家的照顾,我们很感激,将来如果有机会,一定会好好报答大家!”秋云回应道。


  柳大叔尴尬的笑了:“孩子,不是大叔不讲情面,有些事你们也应该明白,我就不多说了!”


  “我们都懂,柳叔不用介怀。”秋云礼貌的笑着回答道。


  前面不远就是崖口村了,还没上去就听到村子里吵吵嚷嚷,看样子真的是出了大事。


  我们急匆匆的跑了上去,入眼就看到村口的地上躺着一个人,这个是满身鲜血,一群人正围着他,有几个人手里拿着草药正在为他止血。剩下的人看到我们来了,立刻帮忙把米雪儿扶到了我的房间里。


  岚莺也在这个时候从屋子里出来了,一脸沮丧。我俩赶紧走过去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却好像受了很大刺激一般,不断重复着一句话:“都死了……都死了……”


  “什么都死了?岚莺,到底怎么了,你快告诉我!”秋云抓着她的两条手臂,轻轻的摇晃着她的身子。


  可她依旧还是那样,嘴里重复着那句话,一副丢了魂的样子。看到岚莺这个样子,我也吓坏了,这丫头平时挺乐观的一个人,该不会被吓傻了吧?

  “柳叔,刚才她有没有说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秋云紧张的把柳大叔拉到了一旁,询问道。


  柳大叔急忙跟我们解释:“别急啊,刚才村里的赤脚先生已经看过了,她这是受了轻微的刺激,过一会儿就好了。”


  “对了,地上这个人也许还有救,看到没有,他们正在给他用药,兴许能吊住他的命。”柳大叔指着地上那个男人说道。


  秋云点了点头,又招呼我到一旁去说话,他悄悄告诉我:“王权,事情越来越大条了,我的客人怕是找不回来了,我也不要了,爱咋咋地!但是咱们要离开了,这座山不是咱们该来的地方,我告诉你,万一岚莺执意还要进山,你要帮我把她带出去!”


  “怎么帮?”


  他叹了一声:“怎么帮?我看必要时只能把她打昏,强行带她离开这里!”


  “我没意见,可是我身上的五行咒……解不开五行咒,我就算出去了,也活不了多久了!”我苦笑着对他说道。


  他点了点头:“我知道,你身上的五行咒并不是没有解除的方法,只不过比较复杂。你来这座山难道就是要找解五行咒的方法?你认为凭你一个人可能吗?”


  这番话问的我哑口无言,事实也确实如此,我一个人的力量,别说是解五行咒,怕是连全身而退都难。如今遇到什么事都要仰仗秋云或者那个女尸,我自己根本什么也做不了,也只能分析分析问题而已……


  “你的意思是,你能帮我……”我兴奋的看着他。


  他摇着头对我说:“我不能保证,但我会尽力,你想清楚,现在跟我离开,或许能活的久一点,如果不走,我保证几天后你就会死在这座山里面,死后想留个全尸都难。”


  他说的这些话,听起来虽然不舒服,可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事到如今,恐怕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听他的,跟他离开,只要离开这座诡异的大山,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去处理我身上发生的这些邪门事情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