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有人溺水了

  秋云说的这番话确实很有道理,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摊上这事,也只能怪我自己倒霉,怨不得别人。


  我决定听他的,就算还他人情也好,还是帮他把岚莺送出去再说吧,至于我自己这条命,本来就是捡回来的,还奢求什么!

  “你们俩快来帮帮忙,把他抬到床上去。”柳大叔拍了拍我的背,对我们说道。


  村里人可能是被地上那个人吓坏了,没有人愿意帮忙。这也难怪,一身是血,不知是死是活,我都不愿意碰他。


  以前不信邪还好说,现在我是真有阴影了,我怕这个人救不活,弄不好还会阴魂不散缠着我们。要知道,他遭遇的事情可能比我们见过的所有怪事都可怕,要不然也不会伤成这样。


  横死之人怨气重,这要是真的阴魂不散再缠着我,我可就真的欲哭无泪了。


  在动手之前,我对着他拜了拜,求个心安。秋云却看不过眼了,朝我头上就是一板栗:“干吗呢这是,赶紧的,他还没死呢,拜什么拜!”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便和秋云一人抬腿,一人抬着胳膊,将那个人抬到了床上。


  他还真是流了不少血,刚放到床上,床单就被血染红了一大片。我都有些怀疑,一个人身体里真的有这么多血吗?

  村子里到处都是他的血,刚才我也看到了,路上也都是血迹,他还能活着,可真是个奇迹!

  “快去端一盆水来。”赤脚先生吩咐着,一边小心翼翼地为那个人缝合伤口。


  他身上的伤看着挺吓人,有些地方骨头都露出来了,这种伤口靠草药是不行的,必须用针线缝合起来。而缝合伤口的场面也是怵目惊心的,很多人不忍心看,纷纷都躲到了一旁。


  我和秋云要在旁边按着那个人,不能让他乱动,好让赤脚医生顺利的把伤口缝合起来。柳大叔也没有闲着,他不停地帮赤脚先生擦汗,递工具,同时还不忘记问那个人一些事情。


  “快醒醒,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喂……”柳大叔轻轻拍打着他的脸,试图把他唤醒。


  “别问了,能不能保住命还不知道呢!”赤脚先生摇着头跟柳大叔说道。


  柳大叔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和秋云也是一脸沮丧,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让我短时间内消化不了,堵在心头特别难受。我去换了一盆清水,刚回来,就有个人急匆匆的从我身后跑进了屋,差点把我的脸盆撞翻。


  “坏了坏了,村长,河神显灵了,庄稼地都淹了!”那人喘着粗气慌慌张张的说道。


  柳大叔眉头一皱站了起来:“咋回事?”


  “不清楚啊,反正涨大水了,大家快去看看吧!”


  柳大叔立刻招呼几个人跟他出去了,我看这里一时半会儿也搞不定,于是我也跟了过去。


  秋云走不开,他说要留下来照看岚莺,我让他顺便帮我盯着米雪儿,我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回来跟他说说也是一样的。


  我跟着村里的几个老少爷们儿,拿上一些锄头铁锹就往流沙河跑去,我不明白拿这种种田的家伙是做什么,也没有细问,总之看大家都很紧张的样子,绝不是涨水那么简单!

  流沙河距离崖口村大概有一公里的脚程,等我们跑过去时,水位已经退了很多,岸上有许多鱼虾,显然是刚才的大水带上来的。


  “快看,又有小孩儿落水了!”忽然一个人指着河边的一只鞋说道。


  那只鞋是小孩子的没错,可这也不能一口咬定就是有小孩儿落水了吧,难不成之前也有小孩子落水?不然我看他们的反应怎么这么强烈,柳大叔甚至二话不说,迅速跳进了河里。


  “水性好的跟我下去,其他人在岸上看着。”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几个人便如下锅的饺子一般,扑通扑通就跳了进去。


  我其实水性也不错,可我不知道该不该下去帮他们,我觉得还是留在岸上看看比较好,确定一下是什么情况再说。这流沙河水流看似平缓,可水中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漩涡,这说明水很深,水面之下一定会有暗流涌动。


  俗话说得好,淹死的都是会水的,这些人虽然很勇敢,但我不赞成他们的做法。还没弄明白到底有没有人落水,就这么跳下去了,万一有个好歹怎么办!

  我不下去也是因为不熟悉流沙河是什么状况,所以观察一下比较稳妥。看大家的反应,他们之前应该是下过水,应该不至于溺水!


  岸上的几个人紧张的望着河面,我立刻凑近一些问他们:“几位大哥,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是外面来的,你是不知道,这条河经常淹死人,只要河里涨水,一定会有人溺水!”其中一人跟我解释道。


  听他一说我也紧张起来,遂问道:“大哥,淹死的都是小孩子吗?”


  “大人小孩都有,这些年很少遇到这种情况了,这一次不知道又是谁家的人要倒霉了……唉……”那人摇着头说道。


  这种情况,我真是第一次见,一涨水就会有人溺水,没这么巧吧,每次涨水都刚好有人在河边吗?虽然现在是夏天,天气挺热的,可我不认为村里人没事会往流沙河跑。


  要知道,流沙河刚刚祭祀完,生活在崖口村的人没理由不知道这条河的传闻,应该是不会有人跑到这里玩耍的。要说干农活,这个季节也没啥农活可以干,小孩子就更不会来这里玩了,大人绝对不会允许的。


  可岸上那只鞋子是怎么回事,我不禁皱起了眉头,心里生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捞到了,快,抬上去!”忽然河面上冒出一个人头,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孩儿。


  看到那小孩儿的一瞬间,我忽然觉得那张脸特别熟悉,虽然他脸上有许多淤泥,但我还是看出了问题。这小孩儿怕是已经死透了,问题是,那张脸……我确实在哪里见到过!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