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那小孩儿死了

  我急忙来到河岸边,帮着他们把人都拉上岸,立刻跟大家一起查看小孩子的情况。


  他们把小孩儿放在地上,开始按压他的胸腔。这是一个大概七八岁的男孩子,细皮嫩肉的,此刻却脸色铁青,身上全是泥巴,就像是从淤泥里拖出来的一般。


  看到这个情形,我就知道多半是无力回天了,可大家还是一个劲的按压小孩儿的胸腔。旁边的人正在用水冲洗小孩儿的身体,身上的淤泥冲干净了,用力一按,鼻孔里就会往外冒淤泥。


  “不行了,救不活了!”正在按压的那个中年人摇着头说道。


  另一人呵斥一声:“别废话,继续给他做心肺复苏,大牛,快帮他洗干净,看看是哪家娃儿!”


  过了一会儿,小孩儿脸上的淤泥已经冲洗干净了,鼻孔里的淤泥好像也全部挤出来了,这才看清楚他的面孔。


  大牛一个踉跄,坐在了泥巴地里,面色很难看:“这不是赵婶家的娃儿吗!”


  “可怜呐,赵姨就这一个宝贝疙瘩……”


  “死了,别费力气了!”


  大家纷纷议论着,不时就听到一声叹息。


  我越看那个小孩子的脸越觉得眼熟,但是听到大家不停的叹气,我的心情也不好受,也没有顾着细看。这个时候才突然间发现,柳大叔跳下去之后就没再上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刚才只顾着看那个小孩子,岸上站了很多人,没注意到柳大叔。我急忙冲着大家吼了一声:“快救人,柳叔还没上来!”


  “咋回事,老柳没上来,快快,赶紧下去救人!”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又有几个人立马就跳了进去。


  我也赶紧跟着跳了进去,救人如救火,一刻钟都延误不得。我水性确实可以,在学校的时候参加比赛拿过潜水游泳亚军,再小一点的时候,经常在河里洗澡,也是个中翘楚,几乎没有遇到过比我厉害的小伙伴。


  这么多年虽说没有下水了,可学会的本领忘不掉,刚开始进去的时候只是不适应,沉了下去,可没多大一会儿就找到了感觉。


  水里很黑,幸好是白天,太阳很大,勉强还算可以看到一些东西。我在水里摸索着,继续往下潜,越向下,光线就越暗,我的心也跟着愈发紧张起来。


  这流沙河具体有多深大家也没有跟我说过,我感觉最起码有几十米。这个深度一旦在水中腿抽筋,那就等于是判了死刑,除非有人在旁边帮忙,否则一个人想游上去,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急坏了,柳大叔下水之后一直没有上来,我却没有发现,现在估摸着已经过去了两三分钟,正常人的闭气时间一般是一分多钟,再多基本上就不太可能了。


  这件事我有很大的责任,如果柳大叔因此有个好歹,我的良心会受到谴责。想到此,我便加快了速度,恨不能生出一对鳍,那样的话我就能尽快潜入水底,说不定柳大叔已经沉入了水底。


  我拼命的往下潜,估计已经潜入水面之下十米的距离了,这个深度不说太深,也绝对不是闹着玩的。阳光不足以穿透这么深的地方,黑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水太冰冷,我身旁又没有人,等会儿我要是抽筋了,没有人发现,我也会淹死。


  从我下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分钟,由于紧张的原因,我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眼瞅着水下黑漆漆的,还不知道有多深,我在寻思,要不要出去换一口气再说,不能人没救到,我自己反而淹死了,那就太不划算了。


  救人要紧,可那也是在确保自己安全的前提下,不管怎么说,我尽力了,做任何事都是这样,不问结局,尽力就好。


  想明白了,我决定先浮上水面喘一口气,然后看看大家有没有把人找到,兴许柳大叔已经不能被人救出去了呢。


  我在水里调了个头,准备浮出水面,这时却突然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脚脖子,那只手分明是人手!

  完了,鬼拉脚,难道流沙河里面有水鬼?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挣扎,可是没有多大用,水里太黑,我也看不清那是个什么东西,反正是一只手。


  我可听说过,水鬼在水中的力气比人大好几倍,水性再好的人遇到水鬼,也难逃一死!

  可惜啊,我身上连个武器都没有,偏偏又憋闷的肺快要炸开了,根本没有力气挣扎!


  难道我王权就要死在这里了,这就是我的命吗?不,我不甘心就这么死了,我这辈子一事无成,连个媳妇儿都没娶,就这么死了,对不起列祖列宗!


  对了,吊坠……


  扶瑶不是告诉我了,遇到危险时,吊坠兴许能救我一命。我迅速把脖子上挂着的月牙吊坠取下来,然后弓着身子,将吊坠按在那只手上面,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突然间那只手的力度松了下来。


  这时吊坠发出了一股微弱的光,刚好这阵光把水中一小片区域照亮了,借着亮光,我也看清楚了抓我的那个东西是什么。


  仔细看,怎么那么像一个人,那张脸?水鬼虽然跟人有几分相似,可也不至于这么像吧,我越看越觉得眼熟,水中朦朦胧胧的,依稀看到好像是柳大叔……


  我惊讶的张开了嘴巴,呛了一口水,急忙带着他向水面上浮去。幸好水性不差,带着一个人也没有费多大力气,不一会儿就浮出了水面。


  “老柳怎么了,快带上来!”岸上的人们一看到我出来了,急忙过来接应。


  我将柳大叔放在地上,大家便开始给他做心肺复苏,而我的目光却没有放在柳大叔身上,我被那个小孩子的尸体吸引了。


  小孩儿的母亲来了,抱着小孩儿的尸体哭成了泪人,哭声听了让人心碎,小孩儿的父亲也在一旁黯然落泪。


  小孩儿的脸刚好依靠着他母亲的肩膀,面对着我,我看清楚了那张脸,我说怎么那么眼熟,原来就是在鬼村见到的鬼小孩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