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寻找真相

  岚莺笑了:“死?我什么时候怕过,十三岁那年我就死过一次了!”


  看样子,这个女孩儿一定有过悲惨的经历,可她似乎不愿意说,也许是我们的交情还不够,也许只是不愿意让我听到。


  秋云继续问她:“你们到底在找什么尸体,很重要吗?”


  岚莺深吸了一口气,顿了顿回答道:“我母亲。”


  “什么?找你母亲的尸体?”秋云惊诧的望着她。


  她摇了摇头:“我不确定,这么多年,我一直做一个梦,梦到母亲在一个山洞里,她在召唤我……”


  “这就是我来千丈山的原因,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来到了这里……”岚莺似乎不愿意提及,说到这里,竟掩面哭泣起来。


  她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很少在外人面前表露出柔弱的一面,可这次她当着我们的面哭了。我想在她心里一定藏着很多秘密,以至于让她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来到这里,只为了寻求真相。


  她虽然没有跟我们说什么,但我却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我想帮她,尽我的一份绵薄之力,不为别的,就为我们能够在这里共患难,谁说这不是缘分。


  “你真的要去?”秋云惊讶的看着她。


  她不停的抽泣,微微点了点头,却还是止不住心中悲痛,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秋云摇了摇头:“如果你真的要去,我愿意跟你走一趟,只是你要告诉我,到底为什么?”


  秋云的做法在我的意料之中,岚莺听到他这么说,终于不哭了,忍住了眼泪,把不愿意提及的往事告诉了我们。


  她说,在她很小的时候,她母亲就来到了这个地方,到底是为什么,她一直都不知道。她隐隐觉得,她的父亲可能知道真相,可惜在她父亲临死的时候都没有告诉她真相。


  就连她最亲近的爷爷都不知道为什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值得她母亲那样做。不惜抛下自己的丈夫和女儿,独自一人来到了这座与世隔绝的深山,从此便杳无音信,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这就是你想寻找的真相?”秋云托着下巴,幽幽问道。


  岚莺点了点头,秋云继续问她:“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会死……”


  “我想过,我不止一次想过,可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她,这么多年了,一直被噩梦折磨……我告诉自己,总有一天我要弄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哪怕用生命做代价!”岚莺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她的心情我能理解,我想秋云也能理解,一个人被自己的心魔影响,这已经不是心理疾病那么简单了,也许只有找到真相,她才能真正得到解脱。


  秋云把我叫到了一旁,悄悄问我:“王权,你觉得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什么意思?”我愣住了:“她都哭成那样了,你居然怀疑她对我们撒谎?”


  “你误解我的意思了!”秋云苦着脸说道:“我是说,她的母亲真的给她托梦了吗,我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这个……她的妈妈极有可能已经死了,可她坚信自己的妈妈还活着,就算是假的,咱们也不能剥夺了她的念想吧。”我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秋云似乎也认同我的看法,他微微颔首:“嗯,你说的没错,只不过这样一来,我就必须要跟她走一趟,恐怕你的事情……”


  “你是说诅咒的事情吧,你放心,反正我是个将死之人了,我还会怕什么,如果你一定要跟她一起去,算我一个吧!”我苦笑着跟他说道。


  “本来我也是这样想的,你是聪明人,多的我就不说了,大家心照不宣就好。”秋云拍了拍我的肩膀,谈话到此结束。


  岚莺也没有问我们聊了些什么,此刻她的情绪稍微好了一点,我也没再留下来,给他们一些独处的时间,我去看了一眼米雪儿。


  我想好了,要进山,必须带上米雪儿,因为她的情况特殊,弄不好还会尸变。其实我想过把她放在崖口村,让大家帮忙照看,可仔细一想,这样做有些欠妥。首先我们已经麻烦大家很多了,不能一直给人家添麻烦,其次,这一次进山凶多吉少,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来,带着米雪儿在身边,对我而言,也算是一种慰藉吧!


  米雪儿的情况还算好,用了村里人自己做的防腐药草,尸体没有明显的腐烂,只不过有些难闻,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


  一开始,岚莺还会帮她擦洗一下身体,现在已经没有人帮她擦洗了。我去外面打了一盆水,亲自为米雪儿擦洗身体,事到如今,也别说什么男女有别了,我只想她干干净净的走,我能做的就是送她最后一程。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回想起来跟做梦一样,我甚至分辨不出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跟师父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那老东西啰嗦,离开的这些天又特别的想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


  师父教会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十五岁那年,我就离开了父母,离开了我的故乡,他们告诉我,成年之后才能回去见他们。我也很想爸妈,不知道多少个夜里泪水打湿了枕头,所以我能理解岚莺的心情,那种思念之痛,是一点一滴沉淀的,如同坚固的城池,岂能轻易击破。


  我一直不明白父母为什么要那样做,隐隐觉得是跟我的命有关。小时候我算过命,当时算命先生是怎么说的,我不知道,父母一直瞒着我,可我知道,我的命不好,这也是他们让我跟着师父学手艺的原因。


  师父就曾经跟我说起过,他说人一生下来,命运就已经将我们捆绑了,先天为命,后天为运,有些事不得不去做,只有这样,才能改变命运!


  “王权,出来一下!”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是岚莺在叫我。


  我急忙帮米雪儿穿好衣服打开了门,岚莺眉头紧皱对我说:“柳大叔好像快不行了,咱们过去看看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