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柳叔病危

  “柳大叔快不行了?怎么会这样,不是好好的吗,突然间……”


  “别说那么多了,我也是刚刚知道,牛鼻子已经过去了,让我来叫你。”岚莺跟我说着,就急匆匆的往柳大叔的住处走去。


  我跟在她身后,心里七上八下的,这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柳大叔对我们那么好,整个村子里似乎没有人比他对我们好,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会心痛死!


  “王权,刚才你跟米姐姐……”岚莺小声问道。


  我尴尬的老脸一红,急忙跟她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绝对没有非分之想,我就是……就是想帮她擦洗一下,让她干干净净的。”


  “我知道,我也没有说什么啊,看你紧张的!”岚莺的眼神似乎在取笑我,顿了顿继续问我:“你是不是真的喜欢米姐姐?”


  “我……”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还重要吗,她都已经死了,喜不喜欢都那样了!

  岚莺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她轻轻叹了一声,跟我说:“王权,我明白你的心情,有心事就跟我们说说,说出来心里就好受了。”


  我点了点头,也许吧,喜欢一个人原本没错,我是在她活着的时候爱上她的,谁知道她这么快就……我甚至还没来得及跟她表白,这些天我总是会梦到她,果然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那又怎样,她已经不在人世了,我不能老是想着她,还有自己的事情没有完成呢!


  “王权,我跟秋云商量过了,我们决定找个时间,让你跟米姐姐见一面,就算是告白也好,告别也好,你怎么看?”岚莺突然跟我说起这个,让我感到有些突然。


  我一时没有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停下了脚步问她:“见一面?我们不是天天都在见面吗,要告白,我自己会跟她告白。”


  她笑了:“我说的当然不是这个,你忘了牛鼻子是干什么的?”


  这么一说,我恍然大悟,秋云是道士,好像会驱鬼,会茅山术,我差点把这个忘了。


  “你的意思是,要通灵?”


  她笑着点了点头:“没错,就是这个意思,我们想争取一下你的意思,只要你愿意,随时都可以。但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米姐姐之前……我们担心,会有不好的结果,怕会吓到你……”


  岚莺话语中的意思,我大概听出来了,她担心的是,米雪儿之前被那些东西抓走了,好像还被迫做了鬼新娘。如果我真的要见她的灵魂,指不定会发生可怕的事情,结果也许不会跟预想的一样顺利,所以才会说担心吓到我。


  我想了想对她说:“稍后再说吧,咱们先看看柳大叔到底是什么情况。”


  说话间,我们就已经到了柳大叔家门口,推开门进屋,就看到秋云正在跟一个女孩子谈话,柳大叔的老伴儿在里屋哭的伤心欲绝。


  “你们来了,我给你们介绍,这是柳叔的女儿,柳梦蝶,这两位是我的朋友,相信你们之前已经见过面了。”秋云站起身来,互相介绍了一下。


  这个女孩儿我之前确实见过,只是印象不深,也不知道她就是柳大叔的女儿。这女孩儿虽然是山里土生土长的,可模样看起来跟城里人没啥两样,除了身上的衣服有些陈旧。


  “快请坐,我去给你们倒水。”柳梦蝶礼貌的对我们笑了笑,便转身离开了。


  秋云压低声音对我们说:“没那么简单,柳叔不是病了,是闹了撞客!”


  “什么?”岚莺瞪大了眼珠子:“你是说,柳叔被鬼附身了?”


  “你小声点!”秋云急忙捂住了岚莺的嘴巴,对她说:“我只是怀疑,现在还没告诉别人,最好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对待柳叔,最好先瞒着他们。”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村里人接受的文化教育毕竟有限,有些事情,对待的方式可能跟我们不一样。我们才来不久,不敢妄自揣测,可我能确定,村子里应该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万一大家都知道柳叔被鬼附身了,说不定会把他赶出去。


  “这座山脏东西多,不知道这次又是什么东西作怪,咱们要私下调查一下,要瞒着众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咱们最好有个计划。”秋云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的计划是什么?”岚莺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几位请用茶。”这时,柳梦蝶端着茶水进来了。


  秋云对我们笑了笑,然后接过茶水,对柳梦蝶说:“柳小姐,你父亲身体里可能有食腐虫,必须马上隔离起来,做进一步观察!”


  “什么?怎么会……”柳梦蝶一下子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们。


  我明白了,这就是秋云的计划,只有这样做,我们才能有机会私下里跟柳大叔接触。想弄清楚是什么东西在作怪,又不想让大家知道,就只能撒一个谎,暂时瞒着他们,看看能不能私下里把事情解决了,如果不能,再另想办法。


  “柳小姐不要慌,关于食腐虫,我们已经掌握了克制的方法。岚莺是苗人中精通蛊术的,她的蛊术可以以虫制虫……”秋云小声对我说:“我编不下去了,快帮我圆谎。”


  我尴尬的笑了笑,对柳梦蝶说道:“没错,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任何人比较好,如果有人问起来,就说柳叔感染了风寒,休息几天就好了。这几天我们就先把柳叔安排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以免他身体里的虫子跑到别人身上。”


  柳梦蝶这个姑娘倒也好骗,说什么她都信,就这样,我们私下里把柳大叔抬到了柳家祠堂。这里不会有任何人进来,我们可以随时进出,秋云的意思是,等到今天晚上,我们就悄悄的过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作怪。


  夜晚,等到大家都睡下了,秋云叫上了我们俩,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柳家祠堂。推开门,秋云手中的八卦盘就有了明显的反应,他已经把桃木剑拿了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