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三日死

  秋云退到了我身旁,小声对我说:“有点不对劲,准备好撤退!”


  我在心里叫苦不迭,没有把握他就敢胡来,我以为他信心满满,谁知道也是个冒失鬼!

  “牛鼻子,你不是说没问题的吗,这下怎么办?”岚莺躲到了我们身后,紧张的直发抖。


  “别慌,看看再说……”秋云摆出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冷笑一声冲着柳大叔问道:“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而柳大叔只是一味的笑,并不作答,他笑的很诡异,那种笑我只看一次,就不愿意再看到。


  片刻后柳大叔开口说话了:“三天,九个人。”


  那声音根本就不是柳大叔的,好像是另外一个人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得了哮喘病的人一般。是个男人的声音,明显比柳大叔的声音苍老,而且低沉很多。


  听他说完,我双腿发软,勉强扶着门框才没让自己倒下。我还没看清楚他们俩是什么反应,蜡烛就被一阵风吹熄了,屋子里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


  “牛鼻子,你在哪里?”岚莺的声音听起来要哭了似的。


  秋云急忙回答:“站在那里别动,我就在你身边。”


  紧接着秋云就把打火机擦亮了,但是定睛一看,柳大叔已经不见了。他将蜡烛点上之后,拿起一支蜡烛开始在屋里找柳大叔,可这间屋子只有这么大,唯一可能藏人的地方就是床底下。


  秋云检查过床底下之后,对我们俩交代了一句:“我出去看看,你们待在屋里不要乱动,等我回来。”


  说完,他就走了,我和岚莺面面相觑,我是害怕的不得了,甚至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虽然屡次三番见鬼,可鬼这种东西不是说见得多了就不害怕了,我从来没有了解过鬼,自然会感到恐慌。


  “王……王权,你在这里看着,我出去帮牛鼻子。”岚莺丢下一句话也跑了出去。


  被他俩这么一整,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怎么能这样,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这算什么!

  “秋云,有情况吗,快回来!”我在屋里大声喊着,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我才不管外面的人能不能听到,我只知道自己很害怕。


  喊完之后,秋云果然回来了,岚莺跟在他身后。


  “怎么了,有情况吗?”秋云惊讶的看着我问道。他以为我发现了什么情况,然而我只是因为太害怕,害怕的甚至不敢到处看,我害怕会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


  摇了摇头我跟他说:“没……没情况,我只是……有点紧张!”


  “别紧张,没什么好怕的,鬼上身而已,小场面。”秋云安慰着我,同时眼睛在屋子里四下搜索着。


  岚莺惊呼一声:“妈呀,这还是小场面?牛鼻子,你难道没听他说吗,三天,九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秋云愣了一下,随即尴尬的笑了:“别想那么多,就是个鬼魂在故弄玄虚罢了,咱们不能被它吓到!”


  “可是,那句话如果是真的怎么办,是不是说三天之后会有九个人出事?天呐,真的会吗?”岚莺惊讶的捂住了嘴巴。


  岚莺所说,也是我心里想的,只是我不敢说,我很害怕。跟师父的那几年别说是接触鬼上身,甚至都没有经历过灵异事件,这才短短几天时间,各种诡异事件接踵而来,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秋云把桃木剑拿了出来,大喝一声:“我不管你是什么牛鬼蛇神,敢在本道眼皮子底下作怪,我就会让你魂飞魄散!”


  “哈哈哈,无知凡人,竟敢口出狂言!”漆黑的屋子里突然又传来了那道声音,这声音似乎携带着某种力量,蜡烛再次熄灭了。


  这次我能听到自己慌乱的心跳,腿一软就蹲在了地上。我抱着头如受惊的小鸟一般,身子禁不住瑟瑟发抖。


  过了一会儿,秋云把蜡烛点了起来,我抬头一看,房梁上居然趴着一个人!


  这个人正是柳大叔,此刻的他正在冲我们诡异的笑着,面对我们,后背仿佛挂在了房梁上,实际上,他应该是漂浮在那里的。


  “秋……秋云……”我紧张的戳了戳秋云,指着上面让他看。


  秋云一抬头便惊呼一声:“我靠,什么东西!”


  “太清有命,四道符灵,左有六甲,右有六丁,神鬼不惧,邪魅不惊,法障自消,老君显灵。太上老君杀鬼神方,破一切法相,急急如律令!”秋云两三秒就念完了这一段很长的咒语,然后右手用力拍了一下桃木剑的把柄,桃木剑就朝着房梁上飞了出去。


  本来这个速度柳大叔是躲不开的,可他居然躲过去了,桃木剑钉在了房梁上面。


  我一看这个阵仗,恐怕秋云会吃亏,急忙把我的阴木短剑丢了过去。秋云接过阴木短剑,这次也不再念什么咒语了,直接就爬到了房梁上,跟柳大叔打作一团了。


  要说秋云的身手,我是真佩服,三米高的房梁,他只是借力一跳,一只手抓住椽子就爬了上去。蜡烛太暗,看不清房梁上面发生了什么事,只听到阴木剑刺在木头上的声音,灰尘随之落下。


  我和岚莺识趣的跑了出去,我们明白,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一点忙。秋云的身手,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王权,怎么办,他会死的!”岚莺急的直跺脚,眉毛拧成了一团。


  我也是很无奈,不知道秋云一个人行不行,只能安慰她:“别担心,我相信他可以解决的,咱们守在这里,别让柳叔跑出去就行。”


  “牛鼻子,你怎么样了,要不要帮忙?”岚莺伸着头往里面看,却又不敢进去,那样子看的我啼笑皆非。


  “我没事,你们俩不要进来。”秋云还有功夫跟我们说话,这就说明他能搞定。


  只是刚才那个东西说的话让我现在还心有余悸,我看不是故弄玄虚那么简单,它可能真的大有来头!

  “王权,快看,棺材……动了!”岚莺用力推了我一把,让我心里一紧,随之转头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果然发现了可怕的事情!祠堂里那口棺材在晃动,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