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鬼井

  “那现在怎么办?”我小声问他。


  他想了想对我说:“别怕,有我呢,帮我好好劝劝岚莺,她胆子小,受不了刺激,我现在就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


  秋云丢下一句话就跑了,村长显然也不愿意理会这件事,毕竟这种邪门的事情别人躲还来不及,谁会往自己身上揽。


  告别了村长,我就带岚莺去了村子外面,外面阳光比较足,晒晒太阳对她有好处,否则第二次见到鬼魂,我担心她会被鬼魂上身。


  岚莺还是很害怕,吓的嘴唇都在一个劲的颤抖,我怕她又受不了刺激发疯,于是就拼了命的安慰她,对她说:“别怕,我见过很多次了,这种地方见到那种东西并不奇怪,你来之前就应该想过这个问题。多晒太阳对你有好处,不要担心,有我和秋云在,我保证你不会有事的。”


  “王权,你说……我昨晚真的看到鬼了吗?”岚莺此刻情绪似乎稳定了一些,她终于开口说话了。


  “别管是不是看到了,它又没有伤害你,怕什么!再说了,你如果还打算继续走下去的话,就要面对这些东西,要不然的话,就别提去找你母亲了,现在就离开这座大山比较好。”我苦口婆心的对她说道。


  “嗯,你们会跟我一起去吗?”


  “我不知道,要看秋云的意思,我是无所谓的,他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她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听明白没有,我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剩下的就交给秋云了,安慰人我还是不太行。


  “王权,我好累,我想回去了。”岚莺看起来状态不佳,气色也不好。不知道是不是跟看到了脏东西有关,反正我听说看到脏东西之后,人的气色会变的很难看,具体是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但是我看到过很多脏东西了,也没感觉有什么影响,我想可能是跟我的八字有关。那个老道士不是说了吗,我八字很硬,应该可以压的住。


  我送岚莺回去之后,顺便去找了一下秋云,几个大院都找过了,不见他的人影。


  现在距离中午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按理说这个时候院子里都应该有阳光的,可偏偏我们住的这个地方阳光照射不到。也难怪会有脏东西,我都看过了,这里又是阴宅,又没有阳光,院子里不仅有树,树高过屋顶不说,而且还有井!

  如秋云所说,那不一定是井,这里不是地面,是峭壁上面开凿出来的一个空间,按理说这里是不会有水的。可我看过那类似井的洞窟,确实怎么看都像是井,这点让我想不通。


  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秋云,原来他就在一口井旁边,正蹲在那里往里面看。


  “秋云,有什么发现?”我悄悄走了过去。


  他突然回过头来,拍着胸脯对我说:“不要一惊一乍的,你想吓死我啊!”


  “抱歉,有发现吗?”我也蹲了下来。


  “你快看,里面有水,难道真是一口井?”秋云挠了挠头发,看着我问道。


  我低着头往里面一看,真的有水,不但有水,里面还有一股寒气,这种寒气,就像是……像是打开电冰箱的那一瞬间,寒气扑面而来。


  “秋云,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石头上不可能有水井吗?”我陷入了沉思。


  “我也不知道啊,这口井有问题!之前我没有看到这个井,很有可能岚莺昨晚就是在这里打水洗澡的,你看,桶还在。”秋云指着不远处的一只水桶,水桶上面绑着一根很长的绳子。


  这口井的位置比较隐蔽,旁边不知为何有一堵墙挡着,其实也不算是墙,也就半米高吧,已经倒塌了,从远处看就跟一堆乱石一样。


  “咦,王权,你看这里,砖头上面是不是有字?”秋云拿起了一块儿烂掉的砖头。


  我凑近一看,还真的有字,黑漆漆的字,已经看不清楚了。我又捡起另外的砖头看了看,有些上面有字,有些又没有。


  这砖头就是井口旁边的,本来应该是围着井口,大概是担心有人不小心掉进井里。不过看起来已经倒塌很久了,加上井口旁边湿气重,砖头差不多已经被湿气浸透了,轻轻拿起来就会碎掉。


  “怎么样,看出什么问题没有?”秋云正注视着我,向我询问道。


  我耸了耸肩膀对他说:“你是道士,你问我看出问题没有,我还想问你呢!”


  “是,我确实是道士,可我也不是百科全书啊,有些东西或许我想不到,想听听你的看法。”秋云露出了苦笑。


  这话也在理,总不能一有问题就让他解决,我们就跟着一旁远远观看,这说不过去。我又仔细看了看那些砖头,最后跟他说:“依我看,这砖头上面的字像是符咒!”


  “你也看出来了?”


  我点着头回答:“看出来了,应该就是符咒,我想我已经知道原因了!”


  “什么原因,你说说看。”秋云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我。我想他也应该知道了,只不过是想听听我的分析,看看是不是跟他想的一样罢了。


  我分析着:“这口井以前肯定发生过怪事,你看这符咒,应该是为了镇住井里的东西,为什么这几家的人都搬走了,肯定是发生了怪事,没人愿意住在这里了。你注意到没有,临近的几户人家房子上面都画了一些符咒,我猜肯定是跟这口井有关!”


  “嗯,我跟你想的差不多,只不过现在还不能确定。我要问过岚莺才知道,她一定是用了井里的水,所以才看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但是还有一个问题我没想明白……”秋云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问我:“你说,这口井跟黄婆婆有什么关系?”


  是啊,我没想到这个问题,村长说寿衣是黄婆婆身上穿的,又说黄婆婆是上山捡柴摔死的,可是为什么寿衣会出现在井边呢?


  难道村长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还是说,那些东西已经不怕度鬼经文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