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黄婆婆是怎么死的

  黄婆婆究竟是怎么死的,为什么村长说是从山上滚下来摔死的,柳大叔又说是跳井死的,两个人说了两个版本,到底哪一个是真的?


  其实在我的内心里还是相信柳大叔的,因为那件寿衣就是在井口发现的,村长也说了,那是黄婆婆下葬时穿的寿衣。


  “身上长了白毛,那可是要变成僵尸的前兆啊,还是罕见的白毛僵!怪不得怨气这么大,那口井一定有问题……”秋云仔细分析着,又陷入了沉思。


  “是啊,现在我只想弄清楚一个问题,黄婆婆到底是怎么死的?”我也觉得头大,怎么会这么多事,柳大叔的身体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要是他完全没事了,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自然没必要去理会那些东西。问题是,还不确定我们什么时候离开村子,多住一天就要多一分警惕,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到时候后悔可就晚了!

  兴许是米雪儿的事情让我们开始有些杯弓蛇影了,可多了解一些,多一分警惕总是没错的。反正这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我的想法是,我们继续查查那口井,或者干脆用符咒把那口井封了,这样就可以息事宁人了。


  可当我把我的想法告诉秋云时,他却跟我说,封一口井没问题,以他的本事完全可以做到,问题是不知道井里有什么,万一是我们惹不起的东西,那到时候封了井只怕更麻烦。


  他这样说也是很有道理的,我一时间无言以对,顿时觉得事情越来越难办了,再这么拖下去只怕要出事。


  “王权,咱们先别管黄婆婆是怎么死的了,也不要去管那口井怎么回事了,你再去找一次村子,借几只大公鸡来,我有用处。”秋云对我说完,就说要去看看岚莺,然后就把这件事交给我去办了。


  村子里家禽倒是不少,我认为借几只鸡完全没有问题,秋云肯定是想用鸡血辟邪,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


  跟我想的一样,没费多少事就借到了几只大公鸡,我匆忙把公鸡拿了回去,秋云已经在井口旁边摆了一张桌子,这桌子上面盖着一张黄布,他不知何时已经穿上了道袍。


  看这阵仗,好像是要做法事了,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做法事,以前确实看到过道士这么弄,但我这个外行也看不明白。


  秋云把几只大公鸡都宰了,接了几碗鸡血,然后让我把岚莺叫过来,再把柳大叔也抬过来,做法事的时候确保大家都在他身边,他才能保证我们的安全。


  天还没黑,现在这个点应该是中午,我们午饭还没吃,这种时候做法事似乎不太合适,怎么着也要等到下午吧,这个点阳气很重,恐怕鬼也不会出来。


  既然秋云准备了鸡血,那肯定是想用来对付它的,选择在这个时候做法事,我总觉得不会有太大效果。


  我把岚莺叫了过来,把柳大叔背了出来,然后秋云就开始嘀嘀咕咕的做起了法事,也不知道他念叨的啥,念叨完之后,喝了一口鸡血,就喷在了桃木剑上面。


  然后又画了一道符,符自己燃烧了起来,这一手本事把我镇住了,那符纸只不过是普通黄纸,没有做过任何手脚,光是念咒语都能让符自己燃烧起来,这手本事恐怕不是一般人能学会的!


  他将燃烧着的符纸放进了鸡血碗中,然后那碗鸡血就像是汽油一般轰的一声就燃烧了起来,接着秋云往碗里喷了一口清水,火焰顿时就熄灭了。


  秋云收起桃木剑,端着那碗鸡血来到了井边,作势要倒进去,不过在倒鸡血之前,他回过头对我们说了一句:“离我远点,等会儿可能有不干净的东西出来,每个人拿一道符,小心警惕。”


  原来不知何时他已经画好了三道符,红色的朱砂还没有干,这种符我好像见师父画过,一模一样的,师父说是辟邪用的,看来是真的。


  我拿了符就退到了一旁,盯着那口井大气也不敢出。


  “牛鼻子,小心点!”岚莺对他喊了一声。


  秋云微微点头,一下子就把鸡血倒进了井里,然后他就拿着桃木剑退到了我们身边。此刻我们几个人紧张的大气也不敢出,一直盯着那口井,生怕会有什么东西出来。


  可是等了很久,没有一点动静,我开始放松警惕了,心里寻思着,大白天应该不会有什么东西,再说了,有问题的不是这口井,而是这口井里面的东西。真的想逼迫它出来,我认为,还是晚上来比较好,虽然那样比较危险。


  “牛鼻子,什么也没有啊,咱们还是赶紧走吧!”岚莺抱着秋云的胳膊说道。


  秋云却死死盯着井口跟她说:“再等等看!”


  “没理由啊,怎么会这样?”秋云似乎也等的不耐烦了,他径直走到了井边。


  然后我就看到井里有白烟冒了出来,岚莺大喊了一声:“小心!”


  与此同时,我也跑了过去,我感觉要出事了,必须把秋云拉回来。谁知我跑过去的时候,白烟越来越多了,竟看不到秋云在哪里啊。


  突然脚下悬空,我差点掉进井里,还好有个人抓住了我的胳膊。我正要感谢他呢,又下意识的看到那条胳膊不太对劲,那个人胳膊上没有袖子,而且手臂看上去好像要腐烂了一般,还有些发青……


  “秋……秋云,快来帮我一把!”我意识到有问题,拼命的挣扎,同时在向秋云求救。


  可是那条胳膊抓的我太紧了,怎么也挣脱不了,我就这样被它强行拖拽着倒在了地上。我急忙拿那把别在腰里的阴木剑,打算砍断这条胳膊,可是阴木短居然绑的太紧,用力扯了两下居然扯不断。


  我心想这下完了,再这么被拖下去,肯定会把我拖到井里去,井里有脏东西,恐怕等不到他们来救我,我就会活活淹死在里面!


  “我跟你拼了!”我紧张的大叫一声,张开嘴就咬住了那条腐烂的胳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