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扶瑶再次出手

  那一刻我忽然听到了一声惨叫:“啊!王权,你疯了!”


  这声音,听起来怎么有点不对劲,好像是秋云的声音,我明明咬的是鬼手,怎么会……


  直到此时,我才看清楚,原来我咬的正是秋云的手臂,秋云是在带着我远离那口井,那为什么刚才我看到的是腐烂的手臂?

  “王权,你干什么啊,他在帮你,你为什么咬他?”岚莺气呼呼的瞪着我。


  “我……我刚才看到的是鬼手。”我愧疚的看了秋云一眼。


  他也没跟我计较,摆了摆手,然后指着那口井让我们看。


  这时井口的白烟更多了,隐隐可以看到,那白烟里面好像站着一个人,那个人一动不动的,就站在井边,面对着我们。


  “你是什么东西,本道在此,还由不得你放肆!”秋云穿着一身道袍,似乎底气也足了,说话的声音也大了一些。


  但是他喊完之后,我心里咯噔一下,因为我看清楚了,那个人居然是米雪儿!而且在我们看清楚之后,米雪儿身子向后一仰,竟掉进了井里……


  “米姐姐……”岚莺下意识的跑了过来,看样子她也看到了。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才米雪儿露出了诡异的笑,然后就掉进去了!怪我疏忽大意,把她给忘了,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在搞她!


  “快找绳子来!”我跑到井边往里面看了一眼,发现米雪儿已经沉下去了,这还得了,必须把她捞起来才行。


  秋云二话不说就跑到屋子里拿出了一根绳子,然后将绳子绑在井边的大石头上面,顺着绳子就下去了。我也想下去帮忙,可秋云让我再上面看着岚莺,他说一个人可以应付,他水性好,又有法宝在身上,不会有事的。


  我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井里黑漆漆的,虽然我点了一根火把,还是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况,只见到秋云进去之后就潜入水里了。


  岚莺惊诧的看着我,她的身子在瑟瑟发抖,我知道她又开始害怕了,我又何尝不是,特别是看到米雪儿的时候,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她已经死了,为什么时不时的还会诈尸,也许我真的不该一直把她带在身边,入土为安才是最好的归宿。


  “王权,米姐姐到底怎么了?”岚莺眼眶红红的,蹲在地上问我。


  我只能一个劲安慰她,又怎么可能回答得了这个问题。此刻我心烦意乱,很想下去一看究竟,可又不能,我不是害怕自己有危险,而是要看好岚莺,不能再有人出事了!


  “还不上来,他会不会有事?”岚莺抓着自己凌乱的头发,显的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不会有事的,放心,你现在立刻去找村长帮忙,我下去帮秋云,明白吗?”


  她点着头离开了,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没有她在,我就可以放开手脚干,我才不在乎自己会不会有事,最要紧是把米雪儿的尸体打捞出来。


  深呼吸,我将火把插在井口的缝隙里,顺着绳子就爬了下去。此刻水面已经平静了下来,秋云进去已经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也没时间想,立刻憋了一口气就潜入了水中。


  井水异常冰冷,那刺骨的寒冷让我双腿有些抽筋,我尽量让自己动起来,加快速度向深水潜入。


  这口井的深度可能比我预想的还要深,因为井是在距离地面上百米的岩石上面,石头里面自然不可能有水,如果真的是一口水井,那么水必定是从地下涌出来的。这听起来虽然有些荒诞,可事实就是如此,既然村子可以建立在悬崖峭壁上面,那么水井的存在就合乎常理。


  大概下潜了七八米的深度,水已经特别冰凉了,我开始有些憋不住了,要是这口井真的有上百米那么深,即便身上有氧气瓶,我也不能确定可以下潜到最深处。氧气的问题先撇开,光是这种冰冷都能让人陷入昏厥!

  难道真的没办法把米雪儿带走了吗?我不甘心,回首曾经,我一直都是吊儿郎当的,一事无成,做什么都没有认真过,总是会给自己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放弃,可是这一次,我绝不会放弃她!

  我继续下潜,很快就碰到了一个冷冰冰的东西,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就被一股力量带着浮出了水面。


  借着上面的微弱火光一看,那个人居然是扶瑶!


  “你怎么来了?”我愣了一下,忽然想到秋云还在水里,这么久了,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撑住。


  “你……能不能再帮我一次,我朋友还在下面……”我喘着气,哀求道。


  她对我笑了笑,便潜入了水中,没过多久,秋云就带着米雪儿浮了上来。


  我们匆匆顺着绳子爬上去,这时村长也带了几个人来了,他们手里拿着绳子,还有几个人抬着一个长长的梯子。


  但是我们已经不需要了,现在我又开始为扶瑶担心起来。上一次她在村子外面沉入了地下,这次又突然出现在井里,又一次救了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她才好!

  “王权,刚才你也下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好像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暗中帮我们?”秋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带着询问的语气问我。


  “这些事以后再说,赶紧趁机会问问村长,这口井到底有什么东西在作怪!”


  他点了点头,便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起因和发展经过告诉了众人,大家听完唏嘘不已,有些人甚至还不相信,毕竟他们没有亲眼看到,光是听说自然会怀疑。


  可村长似乎知道些什么,他告诉我们不要担心,明天他会找人来祭拜一下,然后把井封起来,这样就不会有人掉下去了。


  村长的眼神让我更加确定,他一定知道些什么,但他就是不愿意告诉我们,我们也不能强迫他说吧。至于其他人,看起来根本不知情,就连我们刚才说的那些事他们都不太相信。


  “好了,人没事就好,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明天再说!”村长丢下一句话,就带着大家离开了。


  他们刚刚走,井里就又有了动静。那井水一个劲的冒泡,气泡里面还有白烟,相当诡异!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