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白日见鬼

  “那是什么?”岚莺又是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样子。


  我不敢靠近那口井,只看了一眼就立刻远远的躲开了。我要看着米雪儿,不能离井口太近,万一她再一次发作,我恐怕拉不住她。


  此刻米雪儿看上去已经正常了,起码她不动了,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身体已经僵硬了。这才是死尸该有的样子,只要她不诈尸,我就不怕,就怕她突然站起来,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咱们先回去休息,明天大家就会把井封起来了。”秋云说着话就帮我把米雪儿抬进了屋里。


  完事之后秋云问我,刚才那个女尸是不是又出来了,原来他已经知道了,我还以为他没看到。看来他是不想让岚莺知道这件事,所以刚才没有直接问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女尸扶瑶确实是一次又一次的帮助我,可秋云告诉我要离她远点,她毕竟不是活人,目的让人难以揣测。


  秋云的担心我不是没有想过,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些道理我都明白,可我现在不是没得选择,别人要帮我,我连拒绝的理由都没有。我也想问问她为什么要帮我,有什么目的,可每次她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根本没有机会问,再说了,问了她也不一定说,我总不能拿一把刀架在她脖子上逼迫她告诉我真相吧。


  “你有什么打算?”秋云点了一支烟,表情复杂的看着我,抽了一口,他又问我:“我的意思是,你打算怎么跟那具女尸相处?你要明白,虽然你的阳气足,可如果是长时间跟那些东西接触,阳气迟早会被吸干,到那时……”


  “会怎么样?”我心里一紧,随即问道。


  他冷哼一声:“到那时,你也离死不远了!所以你要记住,没事最好不要招惹那些东西,谁知道它们是真的帮你,还是另有所图!”


  “你的意思是?”


  秋云看着我笑了笑:“我的意思你应该清楚,你想想,为什么每次遇到那些东西,女尸都会出现,为什么?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有可能这根本就是设计好的,女尸接近你必定是有目的的,不然为什么那么多活人,偏偏就选择你?你长的帅吗?”


  “别开玩笑了,你是说,扶瑶故意设下圈套,目的就是一步步取得我的信任,那些东西都是她安排的?”


  “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不排除这个可能性,我当你是朋友才告诉你这些,总之你要防着点,那女尸很强,它的气场让我感到害怕……”秋云将烟头丢在地上,用脚踩了两下,对我说道。


  说完这些话,秋云就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坐在蜡烛前面苦思冥想,想来想去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秋云说的这番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为什么那么多人她不去帮,偏偏就选中了我。


  我身上阳气足,这一点师父早就说过,秋云也这么说,看来不假。女尸会吸干我身上的阳气,这点我就想不通了,她要阳气干什么?

  如果真的是为了我身上的阳气,为什么不硬来,如果要硬来,秋云也未必是她的对手。所以我才一时间难以接受,想不通扶瑶究竟有什么目的。


  不过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下次她出现,无论如何也要把她留住,把话问清楚!

  折腾了这么久,已经到了深夜,我早就困的不行,将蜡烛吹熄便躺在床上睡着了。


  一觉睡到天亮,我被外面传来的吵闹声惊醒了,起来一看,原来村长带着一大群人来到了井口那里,大家抬着很大的一块儿石头,看样子是要堵住那口井。


  在此之前,他们往井里丢了许多鸡鸭,还有两头活着的羊羔,野果子若干,甚至还有粮食。


  “村里人真是奇怪,动不动就祭祀,如果这样真的有用,要我们道士做什么?”秋云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边,摇着头嘲讽的说道。


  我也不由苦笑:“最起码这也是一种心里安慰,不管怎么说,咱们大家都没事,也是时候该离开这个村子了!”


  “嗯?这件事你不管了?”秋云托着下巴,兴致勃勃的看着我。


  “管?怎么管,驱鬼辟邪好像是你们道士要做的事情吧,况且村长都不肯告诉我们真相,摆明了人家不想让咱们插手,我看就到此为止吧!”我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


  他微微颔首:“确实啊,黄婆婆的死一定另有隐情,可惜村长不想让咱们知道,那咱们也犯不着非得去管,既然如此……我看今天就离开吧。”


  “对了,王权,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那件事吗,依计划行事。”秋云补充道。


  “当然不会忘记,阻止岚莺进山嘛,必要时打昏她,带她离开千丈山,放心吧,我会尽量配合你的。”


  我们的群号是:四七一五五一一五二。


  “嗯,你明白就好,等会儿我就去跟村长辞行,要出去,还得有人带路才行。你也去收拾一下东西吧,越快越好,我可不想今天晚上又在山里过夜。”秋云说完,就转身回屋去了。


  我收拾完行李出来,准备去叫秋云,我们一块儿去跟村长辞行。谁知刚出来就看到了柳叔,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就在人群里站着。


  此刻村里人正在往井口上面放那块儿大石头,七八个人抬着一块儿石头,才勉强抬到井口,牢牢的放在了上面。


  这时秋云刚好也从房间里出来,我立刻指着人群中的柳叔给他看,可他却摇了摇头,有些吃惊的看着我:“你小子怎么了,大白天说什么胡话,哪里有什么柳叔!”


  我先是一愣,再仔细一看,真的没有,刚才明明就在那里,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秋云看我出了一身汗,也意识到问题有些大条,他先是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掐指算了一下,喃喃道:“这种情况,不是你病了就是看到鬼了。”


  “怎么会,难道柳叔快不行了?”我惊讶的看着他。


  他还没想好说辞,人群中就传来了一声叫喊:“妈呀,什么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