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活活打死

  “快带我去看看!”秋云回屋拿了道袍和桃木剑,就招呼我们跟了过去。


  一路上秋云一个劲在问:“到底是咋回事啊,不是让人看着的吗,怎么就上吊了?”


  “不晓得啊,我也是刚听说,大伙儿让我叫你们过去看看!”老伯看起来也是很震惊,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就算上吊了,三个小孩儿难道也吊死了?这太邪门了!”秋云不禁感叹道。


  老伯看起来也不太了解情况,我们跟着他急急忙忙的跑到了老赵家,这时老赵家门口已经围满了人,里三层外三层的,根本就进不去。我们好不容易爬墙进去了,这才见到村长,此刻村长正在招呼大家把尸体从绳子上解下来,老赵的尸体已经解下来了,但是还有三个小孩和一个大人。


  看到老赵苍白的脸,舌头都伸出来了,那一刻我没有过多的害怕,只是感到一阵恶心,胃里翻江倒海的,差点就吐了。


  “怎么回事,昨天晚上没人看着吗?”秋云找到了村长,向大伙儿询问缘由。


  大家告诉我们,昨天夜里他们把老赵夫妻俩绑起来了,并且告诉那三个小孩儿,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帮他们解开绳子,不然会出事的。


  那三个小孩儿大的都十一二岁了,这点道理应该不会不明白,大家也没有想太多,把人绑好之后就各自回去了,谁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秋云听完忍不住埋怨起来,可这个时候埋怨又有什么用,事情已经发生了,人死了,不可能再活过来,说再多都没用。


  秋云叹了一口气,严肃的跟村长说道:“柳爷爷,事到如今,您还要瞒着我们吗?柳叔被鬼附身之后说了一句话,三天,九个人,这摆明了是有脏东西作怪,已经死了五个人了,您要是还不告诉我真相,我可帮不了大家,下一次死的是什么人很难说……”


  秋云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村长要是还不肯说出真相,那就真的不能怪我们了。我们都很乐意帮忙,即便知道那东西不好惹,也愿意跟它斗一斗,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嘛。


  怕就怕大家不配合,不清楚对方的底细,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我们就无从下手。


  村长好像很为难的样子,他说这件事等一下再商量,现在最要紧的是把老赵一家人放下来,做一场法事,然后好生安葬。


  这话没毛病,这一家人挺可怜的,特别是三个小孩儿,他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这么早就夭折了!

  村长组织了全村人凑了一些钱说是要买棺材,这次秋云一个人出的钱就比全村人的钱还要多,他说权当是做善事,如果不够的话,他还可以再添点。我当然也多少凑了一些,都是身上带的盘缠,反正在这种地方钱也派不上多大用场,留着也没什么用。


  五具尸体,大人和小孩儿都抬出来了,秋云让人把他们抬到院子里晒太阳。村长一开始不同意这么做,毕竟人死为大,死人最怕见到阳光,甚至有光线都不行,那是对死者的不尊重。


  可秋云也说了,万一他们身上的脏东西还没有离开,只有晒太阳可以驱逐它们,否则只怕那些东西还会继续害人。


  还有一件事至关重要,那就是今天晚上所有人家里必须准备好度鬼经和秋云亲手画的符箓。度鬼经村子里有很多,挂在村口已经没什么用了,最好是扯下来放在每家每户,万一不管用的话,秋云还有符箓可以辟邪。


  这些事情全部搞定之后,村长的儿子把我们叫到了屋子里,单独跟我们谈话。他告诉我们,黄婆婆的死确实另有隐情,事情的详细经过要从半年前说起。


  当时黄婆婆不知道怎么的,跟老赵一家人之前的反应一样,大家怀疑过是鬼附身,可是谁也没有证据证明,也没有办法把她身上的鬼魂赶走。就这样过了几天,黄婆婆疯的越来越厉害了,一开始倒还好,只是满嘴胡言,偶尔拿着棍子追赶小朋友,到了后来,就越来越严重了,严重到根本控制不住。


  黄婆婆的邻居家里有一个小孩儿,那小孩儿心肠好,经常送东西给黄婆婆,吃的用的都有。虽然小孩儿的父母不让他跟黄婆婆接触,可小孩儿的心是单纯的,哪里知道黄婆婆被鬼附身的事情,即便说了它们也不一定明白,明白了也不一定会怕。


  有一次小孩儿在给黄婆婆送完东西之后没有回家,孩子的父母满村子找人,最后找到了黄婆婆家里,结果看到……


  看到黄婆婆把小孩儿杀了,而且拿着小孩儿的一条手臂正在啃!


  “不会吧,真的假的?”秋云听到这里,打断了他。


  村长的儿子白了他一眼,让他不要插嘴,继续跟我们说道:“当时的场面直接把小孩儿他妈吓昏了过去,后来小孩儿的父亲叫人帮忙,把黄老太太绑了起来,拖出去活活打死了!”


  “活活打死?她只是鬼上身而已,罪不至死啊!”秋云不禁咋舌道。


  他叹了一声:“可不是嘛,但是谁在乎呢,黄老太太确实吃了人家的小孩儿,也许孩子的父母只是想出一口气吧!唉,造孽啊!”


  “鬼吃人,我以前确实听说过,只有穷凶极恶的鬼才有可能吃人,到底是什么恶鬼附在了黄婆婆身上?后来呢,黄婆婆死后那个东西走了没有?”秋云继续问道。


  岚莺惊讶的张着嘴,紧紧抓着我的胳膊。村长的儿子告诉我们,黄婆婆死后那个东西好像是走了,但是几天后,黄婆婆的坟上出现了一个大洞,经过检查之后,发现尸体已经不在了。


  再后来,就是那口井里半夜经常传来哭声,听起来好像是黄婆婆的声音。后来村里人想办法请了一个和尚回来念经超度,最后又把那口井封了,这才镇住它!


  “你说的它,是不是黄婆婆?”秋云问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