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尸体没有腐烂

  “你怎么回来了?”我惊讶的看着他。


  他大摇大摆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笑着对我们说:“我根本没打算走,只不过是骗那个东西而已,我知道它一直在暗中盯着我们,所以假装离开,去附近看了一下,想确定一下它是不是从古墓里出来的。”


  “什么意思?”不但是我感到惊讶,一旁的人也是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岚莺表情复杂的看着他,好像是喜极而泣的表情。要不是人多,估计她要冲上去给秋云一个大大的拥抱了。


  秋云详细跟我们解释了一下,我才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他一早就发现柳大叔身上的鬼魂是从古墓里跑出来的,当初徐三身上发现的食腐虫也怀疑是出自古墓,所以他想确定一下井里的鬼魂是不是也是古墓里出来的。


  结果发现不是,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那鬼魂确实是黄婆婆。这就好办了,知道了鬼魂是什么人就好对付它了,如果秋云明着去调查,黄婆婆一定会暗中作怪,让他查不到,所以他才会出此下策,假装离开,实际上是办正事去了。


  他怕我们不相信,还特意告诉我们,鬼是很狡猾的,没有点儿心眼根本玩不过它们,所以有时候还要学会骗鬼,要不然会被它们耍的团团转。


  听完之后我激动的想给他一个拥抱,可他却笑着摇了摇头跟我说:“别捣乱,先听我说完,能不能收拾它,就看今天中午了!”


  “大家都安静一下,听我说!”秋云走到了人群中,做着手势让大家尽量安静了下来,严肃的对所有人说道:“黄婆婆的鬼魂在作怪,它已经害死了五个人,咱们必须除掉它,要不然还会有人死!”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村长发问道。


  秋云对大家说:“很简单,大家带上家伙,跟我去挖黄婆婆的坟。老人女人以及小孩儿不用去,属鸡属狗属兔属羊的也不用去,剩下的做好准备,中午之前一定要把尸体挖出来!”


  就这样经过筛选之后,剩下的人不到二十个,也有可能是有的人根本不想多事,所以故意选择逃避。即便如此也够了,反正他们去也只是帮点小忙,挖坟还要秋云亲自动手,也只有他能压制住那个东西。


  在村长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埋葬黄婆婆的地方,那里荒草丛生,附近很多树木,树荫遮蔽了坟地,附近还有泥沼,根本没法下脚。


  在开始挖坟之前,还要先把坟地附近的泥沼掩埋起来,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大家一起动手,经过差不多一个小时,这才勉强可以下脚了。


  秋云先是对着坟拜了拜,然后点上几支香,便开始动手了。


  坟看起来很新,泥土也比较湿软,所以没费多少力气就挖开了。接着要做的就是把棺材抬出来,放在阳光底下暴晒。


  由于这件事闹的太大了,没有人敢去碰那口棺材,秋云只好叫我帮忙,他说我八字硬,不会有什么麻烦的。其实我也不是很在乎这些,只要能把那个害人的东西除掉,我自己会不会倒霉都无所谓了,关键是不能让它继续祸害无辜的村民。


  棺材抬出来之后,放在了太阳底下,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打开棺材,让尸体见光。不过在开棺之前,在场的人必须回避一下,负责开棺的人脸上要蒙一块布,以免吸到尸气。


  依然还是我和秋云两个人动手,我们将粗大的棺材钉撬下来之后,便一起用力掀开了棺材板。那一刻秋云闷哼了一声:“好重的尸气!”


  我也确实闻到了,很臭,可又不像是尸臭味儿,猛的闻起来好像街边卖的臭豆腐,可能要更臭一些。


  “现在怎么做?”看着棺材里那块儿白布,我有些害怕。


  尸体上面盖着白布,白布上面还有凝结的血迹,这跟村长说的完全一样,黄婆婆是被人活活打死的,自然会有很多血。


  “打开它。”秋云示意我退后,一个人抓住了那块儿白布的一头,轻轻提了起来。


  那一刻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好奇的目光盯在了棺材里。


  那一刻我也看到了,白布被拉起来之后,我看到了白布下面那具尸体。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尸体根本没有腐烂掉,只是看起来黑黝黝的,油光发亮,不知道黄婆婆生前就黑,还是死后变成这样的。


  我听到人群中传来一阵唏嘘声,大家似乎都很惊讶,就连秋云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眼神。


  “快看啊,尸体还没腐烂!”其中一人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确实是让人意想不到,不过有一件事我们必须要做,那就是把黄婆婆从棺材里抬出来!

  这种事自然还是我和秋云来做,因为除了我俩,没有人愿意碰这具尸体。在动手之前,秋云还向村长询问了一下,黄婆婆下葬的时辰,以及她的死祭。这其中有没有什么讲究我不知道,总之秋云听完之后默不作声,随即示意我抓着尸体的腿,将其从棺材里抬了出来。


  我只知道把尸体放在地上之后,我的心扑通扑通一直跳,我害怕,不是因为尸体的样子可怕,说实话,它看起来不是很吓人,我是因为之前发生的种种怪事才会害怕,我怕它会阴魂不散找我报仇。


  “王权,过来,我需要你帮忙。”秋云蹲在地上,一只手拿着八卦盘,抬起头对我说道。


  我走了过去,问他:“要我做什么?”


  “我知道这很难,可你必须要做,在场的所有人当中,你是阳气最足的一个人。”秋云的眼神让我感觉有些惊慌,我不知道他想让我做什么,但是已经感觉到了,肯定不是什么好差事。


  “嗯?什么意思?”我发问。


  他站起身来对我说:“是这样的,尸气太重,我怕光是晒太阳也除不了它,要是到了晚上,难免会殃及池鱼。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你委屈一下,把它的尸气吸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