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梦中离魂

  苏轻尘低着头抽着烟,似乎在心里酝酿,我们也没有去打扰他,等了几分钟,他才抬起头笑了笑,一五一十的把他经历的种种告诉了我们。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三四年前开始说起,具体是哪一天他已经不记得了,虽然过去了那么久,现在回想起来他还是一阵后怕。


  记得那是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六月份,正至酷暑难耐的时节,一场大雨让炎炎夏日瞬间凉快了下来。苏轻尘那时在一所私立学校就读,晚上住校,下雨之后,寝室里的同学大多都去了网吧,他不喜欢那种地方,就一个人窝在宿舍里看书。


  不知不觉就困了,于是就躺在床上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他觉得越来越冷,本能的想把身旁的被子拉过来盖在身上,可是伸手一摸,却摸到了一个人。


  当时他吓坏了,明明上铺就他一个人睡,怎么可能还有别人!


  他仔细一摸,就发现有些不对劲,可是他想睁开眼睛看个清楚,又做不到,就好像被某种力量影响了一般,眼前看到的是一片漆黑。


  直到他摸到那个人手腕上的手表时,才发现那是他的手表。那块儿手表是他表姐送的,一直跟随他好几年,他再熟悉不过了。


  可他还是不明白,自己的手表怎么会戴在另外一个人身上,那个人究竟是谁,又为什么睡在自己的床上?


  当时的苏轻尘根本没有接触过那种事情,他又怎么知道,其实他摸到的就是他自己。而他的灵魂,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身体,而且在次日早上,被通知已经死亡,死因不明。


  本来是要下葬的,尸体还没带走,可他又突然间坐了起来,吓坏了不少同学和老师。当时大家都以为是诈尸了,后来才发现是活了过来,学校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只好编了一个谎话,说是校医看错了,苏轻尘只是昏迷,并没有死。


  也只有苏轻尘本人知道自己到底死没死,他说当天晚上他好像去了阴间,看到了许多游魂野鬼,还有舌头拖在地上的怨鬼,见到了黑白无常,去过十八层地狱。


  总之发生的种种事迹,确实可以证明苏轻尘死过一次,他自己也清楚的知道,那天晚上确实摸到了自己冰冷的尸体。后来他也曾找过摸骨的给他算过,摸骨人一碰到他的手就忍不住啧啧称奇,说他不是一般人,日后要是有作为,能成为大人物,也可能会危害一方。


  这便是苏轻尘身上发生过的离奇事件,就连秋云也说不出究竟是什么原因所致。不过苏轻尘告诉我们,就在那次事件过去后没多久,他就发现自己有了一种特殊的能力。


  不过这种特殊能力倒是吓了他很多次,有时候睡觉的时候,无缘无故的就会听到有人说话,而且那声音绝不是附近传来的,甚至都听不懂,明显是外地口音。有很几次他为了寻找这种声音,满校园乱跑,可是声音仿佛就在他耳边,不管他跑到阿里,声音就跟随到哪里。


  这还不是最吓人的,他说有一次在上厕所的时候听到有人哭,他抬起头就看到厕所里有一个女人,并且是吊在绳子上的,当时他吓的屁股也没擦就提着裤子跑了出去。


  第二天他找人问了一下,学校里上了年纪的清洁阿姨告诉他,以前那里是乱葬岗,后来就建成了教学楼,刚开始那会儿好像确实有不干净的东西,还找人看过风水,后来在操场旁边修了一道屏风,说是挡煞气用的。


  说来也奇怪,自从那道屏风修好之后,还真的没有再发生过怪事。苏轻尘得知自己可以通灵是在那件事发生之后大概半年,有一次和几个死党出去玩,玩的太疯了,导致天黑之后还没有回学校。


  为了赶时间他们走了一条近路,那条路要经过一个乱坟岗,这乱坟岗种着很多松柏,白天从那里走都阴森森了,到了晚上更不得了。


  当天晚上几个人就中招了,似乎是遇到了鬼打墙,在乱坟岗里走了大半个小时,怎么都走不出去。后来苏轻尘看到了一个穿白衣服的鬼魂,还是个女鬼,长的并不是很漂亮,并且他发现除了他之外,没有人能看到那个女鬼。


  女鬼的出现让他很害怕,不过在弄清楚之后也就不怕了。原来那女鬼只是想找人帮忙,让他通知它的家人,逢年过节给它烧点纸钱,要不然在阴间会被其它鬼欺负。


  原来那女鬼的家人已经搬到了别的地方去住,因为工作繁忙的原因,加上路途遥远,时间久了就忽略了它。苏轻尘答应了女鬼的请求,很快大家就都走出去了。


  自此之后,他发现自己经常会看到一些可怕的东西,一开始他吓的不轻,后来知道了自己的这个特殊能力,他开始试着去帮助那些可怜的鬼魂。偶尔也会看到很坏的鬼要害人,故意把人往马路上推,想找替身。


  这时候苏轻尘就会阻止恶鬼害人,他并不怕恶鬼,因为他能看到,恶鬼想害他的时候,他也能及时发现,及时做出反应。


  “照这么说,你是开了天眼通了!”秋云不禁咋舌道。


  “我不知道什么天眼通,反正我能看到它们,要是想跟它们说话,也有办法把它们叫到自己身边。”苏轻尘回答道。


  岚莺好奇,问秋云:“你说的天眼通是不是五通中的一种?”


  “正是,像我这样的道士还没有能力开天眼通,没想到他一个普通人,居然意外的开了天眼通,真是造化啊!看来黄婆婆的事情好办了,也许这就是因果报应,冥冥中注定好的。”秋云微微颔首,轻言道。


  “你的意思是,让苏兄帮咱们跟黄婆婆谈判?”我随即问道。


  “嗯,正是如此,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化解黄婆婆的怨气,否则的话,咱们离开崖口村之后,谁也不敢保证它还会不会出来害人。”秋云语重心长的对我们解释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