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焚僵尸

  “五行咒?这关五行咒什么事?难道不是扶瑶把诅咒带给我的吗,我是拿了吊坠才可能中了五行咒的,而吊坠正是扶瑶身上的物件。”我将脖子上的吊坠拿下来,对他说道。


  他接过吊坠看了看,对我说:“理论上是这样的,可你想过吗,这吊坠真的是女尸身上的吗?”


  “这话什么意思?”我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愣愣的问他。


  他冷笑着对我说:“你想的也太简单了,你别忘了,茅草屋里还有一具尸体,如果你之前经历的都是真事,那就说明,这吊坠极有可能是那具男尸的!”


  “不会吧,那我身上怎么也有?”我又有疑问了。


  秋云却皱着眉头问我:“你记得你身上的吊坠是从哪来的吗?”


  被他这么一问,我还真的回答不了,因为我确实不知道,好像很小的时候我身上就挂着这个月牙形的吊坠。到底是买的,还是捡来的,我真的不知道,也从来没有问过,只觉得好看,就一直戴着。


  “这就是了,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这就是它们的一个阴谋,在你很小的时候,它们就选中了你,你注定是要做那个人的替身的!”秋云一本正经的说着。


  这番话让我不寒而栗,我仔细一想,他说的其实也有道理,要不然为什么我的父母要把我送到我师父那里去,说是学东西,其实有些事我心里多少也明白。


  李保全二十年前跟一群人去了千丈山,虽然大家最后都离开了那座山,可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离奇死亡了,唯独他一个人没事。我知道师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说不定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能活到今天,是师父在暗中保护我……


  我好像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师父看起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算命先生,很多时候甚至还欺骗顾客,他真的有那么神吗?

  “王权?你没事吧?”岚莺紧张的看着我问道。


  我反应了过来,叹了一口气对她说:“没事,我只是……不敢相信,这太离奇了,我不相信自己身上会发生这么多事!”


  秋云冷哼一声:“你在逃避,有些事是不能逃避的,如果你注定要做别人的替身,怎么都躲不掉,与其逃避,倒不如面对现实,这样至少活的开心一点。”


  “别说了!”岚莺掐了他一下,小声对他说道。


  其实秋云说的这番话虽然不好听,可都是真理,的确是这样的,我现在知道了那些事情,肯定会害怕,就算是离开了这座山,就算诅咒没弄死我,我也会活在恐惧中,不可能再走出来。我相信这种事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那个人都不会当做没事人一样,不知道还好,如今我知道了……


  我生来就是给别人当替身的,那个人的灵魂最终会占据我的身体,想想都让人害怕!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就因为我跟那个人长的一样吗?


  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这样对我啊,都死了几千年,这个世道都变了,它还要活过来干什么,难道老天爷真的会允许它这么做吗?

  “王权……王权?”秋云推了我两下,我才反应过来。


  他笑着对我说:“别想那么多,你的心情我明白,总会有办法解决的,我师父是茅山宗的得道神人,等咱们出去了,我让我师父帮你看看,兴许有办法!”


  又是茅山宗的?我记得那个让我们来千丈山的老道士也是茅山宗的,难道秋云的师父就是那个老道士?不可能吧,这也未免太巧合了吧!


  “是啊是啊,咱们现在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想那么多干什么。”岚莺附和道。


  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对他们笑了笑说:“不要担心,我不会被恐惧吓到的,人生在世不过短短几十年,怎样都好,至少我们来这世上走过一趟,死亡对我来说其实并不可怕!”


  “想法有点悲观,不过确实是这么回事,看开点,我们都会帮你的,记住,你不是一个人!”秋云一本正经的对我说道。


  “嗯,我明白了,别为我担心了,棺材里那个东西怎么办?”我暂时把自己的事情放下,办正事要紧。


  秋云思忖片刻对我们说:“事到如今,我看只能把它烧了才行,否则以后会更麻烦。”


  我们都没有意见,像这种不腐古尸,留着确实是祸害,况且按照秋云所说,这僵尸白天不会醒过来,要是到了晚上,那可就不好说了。所以趁着现在烈日当空,一把火烧了它,就不怕它晚上出来作怪了。


  山谷里从来不缺树枝枯草,很快我们就在岸边堆了很多木头,确保这一把火可以烧到天黑,就算这僵尸是铜头铁臂,也要被烧成一堆渣了。


  火点上之后,我们在一旁看着,确保火不会熄灭,这才敢离开。茅草屋里那具男尸我们没有去动它,因为不敢动。


  扶瑶那么厉害,我们怎么敢去动那具尸体,不动它,我们还能活的久一点,要是弄坏了它,无异是自寻死路,扶瑶会杀了我们的!


  秋云拿着八卦盘在寻找古墓的具体位置,既然来了,肯定是要进入古墓看看的,要不然岚莺不会死心。秋云完全是陪岚莺一起冒险,我则是有求于他,别无选择,要不然打死我也不愿意跟他们一起疯,明知道这样做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其实我这个人做事一向都很谨慎,哪怕他们告诉我古墓里有许多金银珠宝,我也不感兴趣,因为那是不义之财。我总觉得进入古墓是很危险的,不管墓里有没有机关,有没有僵尸。


  “找到了,巽下断,西南方向。”秋云忽然兴奋的对我们说道。


  “西南方?没搞错吧,那里是一条河啊!”岚莺疑惑的看着他,问道。


  其实我都分辨不出东南西北了,这大山里面岚莺还能辨别方向,果然不是一般人。


  可秋云收起八卦盘之后却说:“没搞错,是西南方向,快跟我去挖,天黑之前一定要找到入口。”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