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缝伤口

  因为我看到就在我刚刚爬进去之后,有一个像是人一样的东西趴在盗洞里在看着我!那个东西乍一看跟个人似的,仔细看就会发现,跟人还是有区别的,首先可以确定它是四肢着地的,不是因为盗洞太矮看上去才会这样,而是它原本可能就是这样长的。


  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它关节处的弯曲,跟人完全不一样,可那张脸却很像人。因为手电筒在他们手里,光线不足,我也没看清楚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也不敢继续看下去,急忙把腿缩了回来,立刻就催促大家继续往前爬。


  没有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前,有些事我不想让大家都知道,那样只会让他们跟我一起害怕,除非是遇到紧急情况,我才会告诉他们要小心。


  在刚才回过头的一瞬间,我看到那个东西从嘴里伸出了一条很长的舌头,就像是蛇信子一样,煞是可怕。


  “大家动作快点,就快出去了。”秋云在前面大声喊着。


  我们又转过了两个弯,终于从盗洞里爬了出来。这一路上我一直不停的从身子底下往后面看,总觉得那个东西会跟随着我们,可把我吓坏了,然而并没有看到它跟过来。


  我猜那可能是脏东西,那些东西没有形态,最多只会影响到人的脑电波而已,我一个人害怕就好,不需要告诉他们。


  “妈呀,可算是出来了!”岚莺卸下沉重的包袱,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这些东西都是柳大叔带来的,吃的喝的都有,甚至还有被褥,我一直在想,他怎么会带这么多东西来找我们,好像是计划好的一样……


  这个问题秋云一直也没有问他,我也不好开口问,我想秋云应该有他的想法。问题到了一定时候,总会有一个交代,不管我们经历过多少事,所有疑惑都会一一浮出水面。


  我一直相信,命运早就注定好了,该来的人早晚会来,该走的人早晚会走,我们这一生走过的路,经历过的事情,也许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安排好了。


  所以我这人一直比较木讷,在外人看来似乎就是木讷,实际上是想的太多,慢慢的也就变的悲喜不惊了。


  “大家休息一下,我来守着,该睡的睡,这里绝对安全。”秋云将照明灯放在地上,对我们说道。


  我抬头环顾四周,发现这个地方还真不小,原来在地底下真的还有这么壮观的景象。在我们不远处好像是一处断崖,我们身处的位置应该是古墓里的制高点,下一步该怎么做还不知道,大家确实都很困了,我也有点累,就不问秋云那么多问题了。


  秋云在值守,我也比较放心,于是就在地上铺了个薄薄的被单,便躺下睡觉了。这里绝对的安静,加上我又很困,所以没多久就睡着了,睡的很死,差点醒不过来。


  我能感觉到自己身边出现了可怕的东西,不知道是从何时出现的,虽然我还在呼呼大睡,但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恐惧让我变的不安,我挣扎着,就仿佛在跟梦魇对抗,实际上,我并没有经历梦魇。


  我只是太累了,挣扎了很久才终于把眼睛睁开,当我坐起来一看,顿时惊呆了,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片汪洋大海,而我此刻就躺在水面上。


  大家都不见了,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一紧张,我整个人就沉了下去。


  无边的海水灌进我的鼻腔,我呛了几口水,这才挣扎着游了上来。没想到刚浮出水面,突然就有一阵巨浪拍了下来,我再一次沉入了水下。


  这次我拼尽全力想游上去,却根本就做不到,水底下有强劲的漩涡,将我整个人卷了起来。我失去方向,任由漩涡席卷着我,瞬间整个人就七荤八素,肺部快要达到临界点了,我再也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下子海水就被吸进了肺里。


  一阵刺痛传来,我的意识开始变的模糊,我可能要死了,我看到了米雪儿,人在临死前原来真的可以看见自己最想念的人……


  “王权,醒醒,快醒过来!”我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可我就是醒不过来,肺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我无法呼吸。


  直到一阵疼痛传来,我才睁开眼睛。


  我发现大家都在我身边,他们的样子很紧张,我脖子上面很疼,伸出手一摸,居然有血。


  “他醒了!”苏轻尘大叫了一声。


  “别动,让小莺帮你缝伤口。”秋云把我的手拿开了。


  “天啊,终于醒过来了,谢天谢地!”岚莺兴奋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木板,上面有针线,很快她就穿好了针线,对着我的脖子就刺了下去。


  一阵刺痛传来,我下意识的坐了起来,这时秋云立刻按住我的肩膀让我躺下,并且安慰我说:“王权,你不要怕,把伤口缝好我再跟你解释。”


  岚莺好像在缝我的脖子,我就纳闷了,我睡的好好的,脖子怎么了?

  他们不让我动,不让我说话,我只能无助的看着他们,忍受着脖子上传来的阵阵刺痛。


  身上的血已经快要干了,衣服黏在身体上特别难受,我还很渴,可是他们不给我水喝,岚莺还在为我缝伤口,缝了很久很久。


  我最后完全昏迷了过去,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我好像又做了一个梦,我又回到了那个闹鬼的村子,再一次见到了柳月娥。


  这次我还是穿着新郎官的衣服,柳月娥逼着我跟她喝交杯酒,这一次我没有答应,她就翻脸了。她的脸狰狞可怖,獠牙从嘴里伸了出来,指甲变的很长。


  我推开门就跑,没命的跑,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我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怎么会这样,大家都好好的,他怎么会溺水呢?”


  “可不是嘛,这里哪来的水,所有人都睡在一起,为什么其他人都没事,就他一个人差点被淹死?”


  我惊叫一声就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说话的人正是秋云他们。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