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梦境与现实

  “我听到了,我全都听到了,快告诉我,我到底怎么了?”我激动的拉着秋云的手。


  刚才他们就是在说我,我的确是在梦里溺水了,醒过来之后还觉得肺里有水没有排出来,一阵一阵的刺痛。


  秋云愣了一下对我说:“你先别激动,等我分析一下。”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你也不用瞒着他了,都这么大的人了,我相信这点事情应该不至于吓到他。”柳叔对秋云说道。


  秋云微微颔首,对我们说:“我不是担心这个,是因为我还没看明白是什么原因,我也不好说。”


  “还是我来说吧,事情是这样的,刚才王权不知道怎么了,身上突然就冒水了,怎么都叫不醒,本来我们大家都以为没救了,你就突然醒啦!”岚莺一五一十的对我说道。


  原来我脖子上的伤口也是他们弄的,刚才我躺在地上喘不过气,苏轻尘还帮我做了人工呼吸,但是没用,情急之下他们才把我的脖子割开一个小口子,让我呼吸。


  听完之后我更害怕了,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想秋云应该知道一点吧,毕竟他是道士。


  于是我把我在梦里经历的所有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一滴不漏,秋云听完之后,冷静分析了一下。他怀疑我的经历跟之前做的那个梦有关,我经历的梦境就像梦魇,不过跟梦魇又有本质的区别。


  究竟是什么东西作怪,秋云也说不清楚,他让我自己多加小心,有可能下一次睡着了,还会经历可怕的梦境。显然,在梦里发生的事情不是单纯的噩梦那么简单,这梦境也绝非寻常的梦境,它跟现实似乎重叠了。


  秋云还告诉我们,其实这种事情早就听说过,古人就有在梦中参悟至高无上的武功秘籍,就连佛都在打坐中或沉睡中参透生死,增加修为,甚至能够在梦中开辟一方世界。


  不管怎么说,我这次醒过来了,这是好事,最起码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下次睡觉的时候就会有心理防范,不至于这么糟糕。


  “总之,你从现在开始不要想那些东西,乐观一点,只要不去想,就不会梦到那些事情。”秋云严肃的看着我,让我感觉他说的好像是对的。


  不过我还是担心,这种事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也只有我明白自己经历过什么,只有我心里清楚,下一次再面对,会不会带给我危险。


  不过大家的一番好意我是看在眼里,为了不让他们为我担心,我只好听从秋云的话,尽可能不去想那些东西,让自己时刻保持微笑。


  我想就算是最后难逃一劫,我也会笑着陪他们走到最后。我们这几个人能聚在一起也算是缘分不浅,现在又在古墓里面,可谓是共患难,共进退,一个人的情绪很容易影响到一个群体,所以我要表现的坚强一点,乐观一点。


  “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大家的关心,以后出去了,有用的到我的地方,大家尽管开口就是,我王权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行了行了,大家也都别担心了,寅时已经过去了,大家继续休息。”秋云对我们说着,一边在帮我们铺床单。


  古墓里面湿气重,这些床单都是野外露营用的,可以有效的防潮,也是柳大叔带来的。柳大叔仿佛是有备而来,让我们都猜不透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还真是困了,刚才本来就没睡多长时间,大概也就一个小时那样子,大家为了我也是忙得够呛,都没有休息好。


  我不敢轻易睡着,害怕睡着之后还会做那种梦,一直都睁着眼睛。


  看着那昏黄的灯光,忽然一只大蛾子飞了过来,一下子就撞在灯上面,灯泡瞬间熄灭了。


  我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大家都睡着了,自然也没有发现,我赶紧爬起来去摸开关,可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我有些疑惑,古墓里怎么会有蛾子,这种生物不可能生活在地下,一定是我眼花了。


  不对啊,刚才我明明看到的是蛾子,灯泡的质量按说没有问题,我想不通蛾子为什么能把那么大一盏灯撞的熄灭。


  我摸了又摸,好不容易才摸到开关,但是怎么按都不会亮,我想叫大家起来,看看有没有别的灯,这种地方没有灯光可是很危险的。


  但是我叫了两声没有人回答,这时我就有些担心了,下意识的伸出手摸了摸,居然没有摸到他们。本来我跟秋云睡在一起的,就隔了半米宽,翻个身就能碰到他,那盏灯离我顶多也就半米的距离,我坐起来开灯身子就没有移动过,为什么什么都摸不到。


  我不会又做梦了吧,不然他们几个怎么会都不见了?

  好吧,既然还是梦,这一次我就不害怕了,我已经知道了,害怕也没有用,这种事情不是逃避就可以解决的,分明是有什么东西想害我。既然这个东西可以出现在我梦里,能够威胁到我的生命,我想我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除非不睡觉。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干脆坐起来大叫了一声:“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缠着我,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你,大可以托梦给我,没必要这样折磨我!”


  喊完之后,我的胆小好像也大了起来,只不过寂静的空间里听不到任何回答,除了我自己的心跳声。过了一会儿,忽然有一个人按住了我的手,让我心里一惊,不过我并没有害怕,我想到那个人可能是秋云。


  我没有挣扎,就这样任凭那只手按着我的手背,又过了一会儿,那只手微微用力,握住了我的手。从那只手上面传来的触感来判断,不像是男人粗糙的大手,好像是女人的手。


  我能想到的只有岚莺,这里只有她一个女性,问题是,她为什么要抓着我的手,我可不认为自己的魅力有那么大。


  “老公,我来了。”


  忽然,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