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镇尸衣

  柳大叔一愣,立刻走过去看了看,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就是……就是这件衣服,怎么回事?”


  “鬼脱衣?”秋云小声说道。


  他的声音很小,可我还是听到了,鬼脱衣,我师父不久前就说过,当时我也问了他到底什么是鬼脱衣,可他不告诉我。


  “秋云,你说什么鬼脱衣?来千丈山之前,我和我师父就遇到过这种事情,我师父当时也说是鬼脱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凑近一些,询问道。


  “你也遇到过?”秋云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于是我把数天前我和师父在一起经历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听完之后,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托着下巴在我们眼前走来走去。


  忽然,他转过身对我说:“这就对了,如果我没猜错,你师父当时看到的跟我们现在经历的大致差不多。这衣服原本是很讲究的,据说穿在死人身上,可以起到镇压的作用,但是如果衣服脱落了,就很容易诈尸,所以我们称它为鬼脱衣。”


  秋云为了让我们相信,还跟我们说了一件很久以前发生过的事情,据说是真人真事。


  那件事发生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那时候的人本来就迷信,听说人死之后要在家里停尸三天,在停尸期间,口中必须放铜钱或铜铃。寿衣自然也是不可或缺的,这寿衣还有讲究,寿衣上面的花纹据说就是为了镇压尸体用的,另外为了防止尸变,一般还会在尸体胸口放上一本书,这书里面多半是一些咒语或佛经。


  另外,寿衣最上面的那个扣子还不能扣上,说是为了让死者咽气,要是那口气没有咽下去,就会诈尸。


  当时在贵州一个小山村就发生过这样一件事,说是有一户人家的老爷去世了,这老爷生前尖酸刻薄,对子女不好,死了也没有留下一分财产。子女也就没打算给他风光大葬,寿衣和棺材钱都省了。


  谁知停尸的第二天晚上,老爷子就诈尸了,等到他的子女发现时,小孙子已经被大卸八块了,血淋淋的。


  大家上前一看,就发现小孙子身上有牙齿咬过的痕迹,老爷子嘴上也有血迹,指甲里面还有血块儿和碎肉。


  当时那家人立刻去镇子上找了个阴阳先生,这阴阳先生跟着过去一看,就说是没有穿寿衣,没有入棺,老爷子死了不能安息,这才酿成悲剧。


  后来老爷子的子女按照阴阳先生说的,给老爷子穿上寿衣,买了棺木,果然就没再闹腾了。


  那件事当时闹的还挺凶,说是除了那老头儿的小孙子之外,还有几个本村人遇害了,后来那个村子的人陆陆续续都搬出去了,时间一久,就变成了一个荒村,知道那件事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


  秋云也是听他一个亲戚说的,正好他很小就当了道士,对于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特别感兴趣,没事就跟人打听有什么奇怪的事情,他都一一记了下来。


  再后来,秋云从他师父口中得知,怨气很大的死尸最有可能诈尸,寿衣和棺木已经镇压不住它,顶多会让它觉得不舒服罢了,所以才会有鬼脱衣一说。


  鬼脱衣,一般不会发生,一旦发生,不是那么容易摆平的,这说明死者的怨气达到了一定的峰值。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就连法力高强的道士都没有办法,如果强行打散死者的魂魄,对自己也没有好处。鬼脱衣必须见血,才能让其怨气慢慢消散,然后再用镇尸符镇压,做法事超度一下,就能彻底化解它的怨气。


  “秋道长,你这么一说,我怎么觉着背后发凉,不会出啥事吧?”柳大叔哆嗦着问道。


  秋云笑了笑:“呵……早听我的不就好了,非得出了事才知道后悔!”


  “秋云兄弟,你看我表叔父也不是有心的,事到如今,咱们还是得想个办法解决这件事啊,可千万不要真的见血了!”苏轻尘急忙向秋云示好,请求道。


  “这个你放心,不管谁闯了祸,能帮我一定会尽力,不过你们也得有个心理准备。我秋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厉害,万一我帮不了,也只能认命了!”


  柳大叔听完这番话,直接就坐在了地上,脸煞白煞白的,看样子确实是被吓到了。


  就在这时,岚莺忽然惊叫一声,指着不远处那堵倒塌的墙壁对我们说:“那里有人!”


  “怎么会有人?”秋云应了一声立刻就跑了过去。


  我们纷纷跟上,过去一看就发现,墙壁的另一边还是一间墓室。这两间墓室大小差不多,大概有一百平米左右,墓室里面均放着一副棺材,棺材的年月已久,早已腐蚀的差不多了。


  除了棺材之外就是一些瓶瓶罐罐的东西,并没有发现岚莺说的“人”。


  “小莺,你看到什么了?”秋云将铜钱剑收起来,又拿出了八卦盘。


  岚莺指着头顶上方,一点钟方向,对我们说:“在那里,刚才有个人在看着我们!”


  那里就是我们跳下来的地方,此刻我们五个人都在,怎么可能还有人?

  我唯一想到的就是刚才那具尸体,柳大叔说尸体就在墓室里,可是我们过来之后,尸体就不见了,只留下一件衣服,这说明什么,肯定是诈尸了,尸体自己跑了!

  “现在怎么办?”苏轻尘明显也害怕了,即便他会通灵,在这种地方我相信也施展不开。


  “大家冷静点,不会有事的,咱们继续找别的入口,只要你们记住,以后再看到什么东西,不要随意去碰就没事。”秋云郑重其事的对我们说道。


  经历了这件事之后,我相信每个人都对这座古墓有了重新的认识,借他们个胆子应该也不敢再碰任何东西了。


  这次来我们是有明确目的的,那就是帮岚莺找到她母亲,不论死活。而不是为了墓里的宝藏,那样做就真的成了盗墓贼了。


  “你们听到没有,有什么声音……”本来我们就要走,岚莺却突然又来了这么一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