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赶尸

  我既后悔又害怕,但更多的还是不甘心,我不想就这么死了。


  因为害怕,我闭上了眼睛,当再次把眼睛睁开的时候,却惊喜的发现,秋云和岚莺正在拖着苏轻尘的另外一只手往上面拉。


  还好我没有放手,我的身体悬空,被吊在了下面,与此同时,由于巨大的惯性作用,抓住苏轻尘小腿的那个怪物,连同它身后的其它怪物也纷纷掉了下去。


  那些东西也挺聪明,掉下去之后并没有松开苏轻尘,也被吊在了悬崖下面。


  苏轻尘一个人的身体要承受这么多怪物加上我的体重,可想而知他有多难受,秋云还在上面拼了命的拉扯,时间久了恐怕人的身体会撑不住,胳膊和大腿都会硬生生的扯下来!


  我都不忍看到他这个样子,想放开手算了,但是往下面一看,又没有勇气。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腾出一只手来用阴木剑去砍那些像人却不是人的怪物,砍了几下之后才知道,原来阴木剑也砍不断它们的手臂!

  “砍不断,怎么办?”我抬起头向秋云求助。


  秋云紧张的也想不出办法来,片刻后他忽然灵机一动对我说:“用血试试。”


  我恍然大悟,立刻拿着剑在自己大腿上拉了一下,剑身沾了我的血,再去砍那些东西的手臂,果然一下子就砍断了。


  怪物们随即掉了下去,秋云把我们拉了上去。躺在地上,我的心怦怦一阵跳,休息了好长时间才慢慢平稳下来,要不然根本没办法继续赶路,腿都在颤抖。


  苏轻尘也好不到哪去,脱离危险之后拍着心口一阵后怕。


  我忽然间想到一件事,扶瑶让我们帮它除掉妖娥,说这样可以逼迫妖娥让米雪儿醒过来,可如今妖娥已经被埋在了古墓里,虽是被封印了,可我们没办法再进入古墓,一切都是空谈。


  对此,秋云的看法跟我不一样,他说只要一个人的灵魂没有离开躯体,那就不算真正的死亡。扶瑶也说了,它已经把米雪儿的灵魂弄进了她的身体里,那么就不用担心她会突然死去,茅山术兴许可以起到作用。


  同时我还担心一件事,那就是我和米雪儿身上的腐尸咒,扶瑶让我们帮它,却又没有答应帮我们解咒,当时因为太慌张,这么重要的事情也没有来得及问,现在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我跟秋云一说,他也是懊悔不已,这是我来千丈山的主要目的,而如今却弄的这么狼狈,这要是回去了还不得被师父骂死啊!


  “你别急,让我先看看,也许五行咒已经解了也说不定。”秋云凑近我,伸出手来放在了我的额头上。


  我心里一阵苦笑,哪有那么容易就解了,我的存在就是为那个人当替死鬼的,它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我。我的身体会日渐衰老,如果一定要用我的躯体让那个人复活,就必须得趁我年轻,所以,扶瑶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咦,果然已经解了!”秋云突然惊讶的松开手对我说道。


  “你没开玩笑吧,怎么就解了呢?”我有些不敢相信,但看他的眼神又不像是在逗我玩,秋云也不是那种爱开玩笑的人。


  “骗你干什么,真的解了,你不开心吗?”秋云皱起了眉头。


  我兴奋的笑了,激动的差点就掉下眼泪,怎么能不开心,没有什么事比此刻更让我开心了,简直比中了大奖还让人兴奋。那种压抑在心里的恐慌,终于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了!


  我给秋云跪了下来,一是感激他曾多次救我,二是感激他告诉了我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同时也是为了求他想办法让米雪儿醒过来。


  “王权,使不得,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不是打我的脸吗!”秋云急忙把我扶了起来。


  我终于不争气的哭了起来,把心里话都告诉了他,我想让他无论如何也要让米雪儿醒过来,我愿意鞍前马后,做牛做马来报答他。秋云认真听我说完,点了一支烟对我说:“兄弟,别说这些客套话,我秋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就算你不求我,我也不会不管的,你放心吧,从今天起,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听了他这番话,我心里好受多了,眼看着天也快亮了,我们就匆匆忙忙的回到了崖口村。


  回到村子时,天已经蒙蒙亮了,村里的人大多数都起床了。我们找到了村长,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跟他说了说,然后就带着米雪儿离开了村子。


  秋云说,米雪儿留在这里不安全,长天界的那些东西不会善罢甘休,更何况我们封印了妖娥,万一被长天界发现,我们就是公然与它们为敌。这里是它们的地界,尽早离开对我们也好,对崖口村的村民也是有利无害。


  离开村子之后,我们又遇到了一个新的难题,米雪儿身体僵硬,路上怎么带,是当活人来带,还是当死尸来运送?

  经过了一番商议之后,我们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这个办法还是秋云提的。他打算用赶尸的方法带米雪去离开这座大山,离开千丈山之后,还有很长一段路途才能抵达最近的城镇,赶尸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而且,赶的可不止米雪儿这一具“尸体”,还有岚莺的同乡们,他们的尸体也都还在,早在之前米雪儿就做了简单的处理,如今还没有腐烂,也没有被野兽或是别的东西发现。


  秋云打算帮米雪儿把那些人都“送”回老家,安葬了之后再回来,不过他答应了我要让米雪儿醒过来,在此之前他是不会走的。


  离开崖口村,我们在山里行走了很长时间,直到天黑,才走出这座深山。看到大山外面的夕阳,我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夜幕降临,我们来到了一个小村落里面,村口有一座庙,很多人跪在庙前烧香,我们匆匆看了一眼,便走进了村子。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