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通灵眼

  我一时间愣住了,与那只大黑狗僵持着,月光撒下来,刚好可以看到它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哎呀咧嘴的,看着我,就好像看到了仇人一般。


  我呵斥一声:“小黑,造反了!”


  它听到我呵斥,也会害怕,还显的很慌张,一个劲围着我转,我看到它尾巴摇来摇去,分明是知道我是主人,可为什么要冲着我吠,刚才又差点咬到我?

  如果它真的想咬我,完全可以咬下去,可它没有,这说明不是狂犬病,莫不是真的看到了脏东西?


  听说狗都有通灵眼,狗一般情况下不会无缘无故乱叫,只有看到了脏东西的时候才会叫个不停。特别是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有的狗会连续不停的叫,可每当人出去查看的时候,却又什么也没有。


  我很小的时候就听村子里的老人说过,狗要是一直冲着某一个方向狂吠不止,多半是看到了脏东西。


  想到这里,我立刻站起来跑了回去,我身上不会是真的有脏东西吧?

  我跑回去把这件事告诉了奶奶,她让我赶紧把衣服脱了,用热水烫一下,然后洗个澡,还要用柚子水洗。


  用热水烫衣服,这个说法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过,说是到了晚上,晾在外面的衣服要收回去,尤其是小孩子的衣服。要是晚上忘记把衣服收回去了,就很容易被脏东西附身,不过也不要紧,用开水烫一下就没事了。


  我还听说过,隔壁村子几年前有一个小孩儿整天哭,怎么都治不好,后来就是把小孩儿的衣服放在开水里面烫了一下,结果盆里的水都变红了。


  这件事当时听起来挺吓人的,只记得听完之后,我们好几个小伙伴晚上都不敢出门了。时隔多年再次想起来,还是有点害怕,也不知道真的还是假的,不过我愿意试一试。


  我立马烧了一锅开水,奶奶也连夜去给我找柚子叶了,我说等会儿我们一起去,她又等不及。


  把水烧开之后,我将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下来,放进了盆子里,然后倒上一盆子开水。我最害怕看到盆子里会有颜色,等会儿要是满盆子血怎么办,我甚至不敢去看。


  过了一会儿,睁开眼一看,却又什么变化也没有,看来衣服是没有问题,那我就不明白了,到底是什么原因?

  师父不在,秋云也不在,我又不懂这些,只是隐约感觉到有脏东西,这可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娃儿,快出来扶一下奶奶,妈呀,摔死我了!”奶奶在院子里喘着气喊道。


  我立刻跑了出去,一看奶奶的胳膊上流血了,当时吓坏我了,立刻扶着她进屋,检查了一下,还好问题不严重,没有伤到骨头,就是擦破了一层皮。


  我帮奶奶包扎之后,才来得及问她到底是怎么摔到的,为什么不等我一起去,这要是摔出个好歹,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奶奶告诉我,她刚才摘柚子叶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所以才一个不小心摔倒的。我们房子后面就有一颗柚子树,村里人迷信,家里有小孩儿的更迷信,隔三差五的就有人来摘柚子叶泡澡,低处都摘的差不多了,高处不容易采摘,柚子树旁边又是一个斜坡,奶奶多半是滑下去了。


  “奶奶,你也是的,看到人至于吓成那样嘛,你看胳膊都摔淤青了!”我帮她揉着胳膊,责怪的说道。


  一想又觉得不对:“奶奶,你别说,刚才我出去方便,好像也看到一个人,不会是家里来贼了吧?”


  “瞎说,咱家有啥好偷的,奶奶我怕的不是贼,就怕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奶奶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变的很奇怪。


  我听她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当时也觉得奇怪,奶奶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更不会当着我的面跟我这样说。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不相信世界上会有那些东西,直到最后看到了,才由不得不信。


  “奶奶……你说啥东西?大半夜的,你别吓我啊!”


  “没啥,我就随口这么一说,你可别当真,奶奶没事,你早点歇着吧,明天早上奶奶给你烧一锅水,好好洗洗。”奶奶说完,就站了起来,慢慢的爬到了床上。


  她的脾气我知道,她要是不想跟我说,怎么样都问不出来,既然如此,我也就不问了,免得打扰她休息。


  只是退出房间之后,我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狗虽然不叫了,我还是觉得有些古怪。可到底是哪里古怪,我就是想不起来,总觉得刚才看到的那个人影有些眼熟。


  一个晚上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一大早奶奶就把我喊了起来,我还没睡好,眼睛干涩睁不开。奶奶掀开我的被子轻轻推了我一下:“娃儿,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


  我揉了揉眼睛,实在是不想起床,可我还要起来打扫房间,能帮奶奶干点家务活也不容易,趁着这几天有时间,家里缺什么我还要到城里去买点回来。


  起床刷牙洗脸,吃过早饭,奶奶让我用柚子水洗个澡,把身上的霉气去掉,然后去村子里转转,多跟人接触接触,省的别人说闲话。


  其实我想宅在家里也不行,我不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拥有手机、笔记本电脑,平时没事就上网冲浪玩游戏。我从小到大都没有用过手机,家里不给买,并不是买不起,我父母每个月也会寄钱回来,关键是怕影响我的学业,不让我用。


  平时打电话我都是用的公用电话,或者跟同学借个手机,去网吧那么疯狂的举动我更是从来没做过。


  洗过澡我就出去了,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却没发现有几个人,特别是年轻人,好像都起的很晚。


  村子还是原来的模样,一草一木都十分熟悉,转了一圈发现没什么人,我就想回去,谁知在半路碰到了一群吹唢呐的人。这些人是生面孔,不是我们村的,应该是村子人请来的,肯定是又有老人过世了,怪不得昨天晚上那只黑狗一个劲的叫。


  难道狗真的看到了脏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