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回时三

  这个字……这不是死人了才会用到的灯笼吗?

  我一下子蒙了,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是他们几个恶作剧,还是……


  有点不对劲,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李小花就是拿着这样的灯笼来找我的,他们每个人都有这样灯笼。可当时我没有看到灯笼上面有字啊,要是看到了我哪还敢跟他们走!


  难道……难道他们都死了?不会的,绝对不可能,村子这两天有人出殡不假,但绝不会是他们,肯定是那些家伙搞的恶作剧!

  太过分了,什么玩笑都能开,这种玩笑却开不得,我很忌讳这些,要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非打的他鼻青脸肿不可!

  我出去看了一下,没有人,大门外静悄悄的,明明没有下过雨,地上却湿漉漉的。我顿时觉得有些冷,拿着手电筒四处打量,确实没有人,地上的水看起来像是有人故意泼的,又有点不太像,我还看到了水草。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奶奶回来了,离的老远奶奶就看到了那个灯笼,冲我喊了一声:“王权,哪来的灯笼?”


  “啊?我不知道,一出来我就看到了!”


  我立刻跑过去扶着奶奶:“小心点,地上有水。”


  “哪来的水,你去了哪里,做过啥?”奶奶紧张的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我看到了您留的字条,哪里都没去。奶奶,你到底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


  “回屋里说,你快把灯笼丢掉,这死人的东西!”奶奶皱着眉头对我说道。


  我拿着灯笼丢的远远的,灯笼燃烧了起来,我忽然发现火光附近有一个人快速跑了过去,那个人手中也提着一盏一样的灯笼。


  “王权,快回来!”奶奶喊了我一声,我急忙跑了过去。


  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符递给我,对我说:“这是奶奶在道观里求来的,你带在身上,别弄丢了,明天道观里的高人就会过来,今天晚上给我老老实实的睡着,不管听到啥动静都不要起来!”


  我很惊讶,奶奶为什么要去道观求一道符回来,还跟我说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话?

  在我的盘问下,奶奶瞒不住我了,终于说了真话。她一开始不愿意告诉我,是不想让我害怕,因为村子里一下子死了三个人,这种事情以前从没发生过,在我们当地也算是稀奇古怪了!


  奶奶说的那三个人居然就是李小花、李斌以及钱明白!


  当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很惊讶,我就问奶奶:“这是真的吗,昨天晚上他们三个还找过我啊……”


  “怪不得这几天右眼皮一直跳,原来是有脏东西来了!娃儿,他们三个都是淹死的,有人说是被水鬼害死了,被水鬼害死的人不能投胎,他们要找到替身才能投胎,再看到它们,可千万要跑快点!”奶奶从椅子上坐了起来,一边把包袱摊在桌子上找着什么东西,一边对我说道。


  我被奶奶说的这番话吓的浑身发抖,还没来得及问她到底是怎么淹死的,我脑海里一直在回响着秋云在梦里告诉我的那些话。他让我不要靠近水,看来那个梦是真的,奶奶说的话也都是真的!

  这太难以置信了,原来我回来那天起就遇到了鬼,而我还浑然不觉,一直都以为他们还活着!


  “娃儿,这是道观里的小师傅给我的,说是让你亲手把它烧了。今天晚上是它们的第三天,咱们这里的说法是回时三,据说今天晚上他们的鬼魂会回来。”奶奶交给我一个草人,那草人上面有一张黄纸,黄纸上面写了很多字,我没有仔细看,不过我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我很害怕,又有些好奇,拿着草人的手在颤抖:“奶奶……为什么……为什么要烧草人,它们还会找我吗?”


  “娃儿,你不要怕,道观里的师傅跟我说了,只要过了今天晚上就好办了,明天就会有人来收拾它们。你快去把草人烧掉,那上面有你的生辰八字,让它们以为你已经死了,这样就不会缠着你了,快去吧!”奶奶又从屋里拿了几件我的衣服出来:“快点,把这几件衣服也烧了。”


  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邪门的事情,哪怕是在千丈山也没有遇到过,所以害怕。我害怕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奶奶硬是拉着我来到了院子里,把草人和衣服都放进了铁盆子里面,然后让我亲手点燃了。


  看着那熊熊火焰,我更紧张了,怎么也想不通,他们三个虽然都是我的同学,可我不曾欠过他们什么,为什么死了还要缠着我?

  直到火焰熄灭,奶奶招呼我回去睡觉,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它们。我有一种预感,总觉得今天晚上它们还会来,一定会来的!


  这道符也不知道能不能克制它们,其实我很困了,就是不敢睡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出了一身汗。


  大概睡到后半夜的时候,小黑又开始叫了起来,声音很连贯,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东西,要不然不会叫的这么凶。


  我刚想出去看看,奶奶就点上了蜡烛,一看我还没睡,立马对我说:“别开门,院子里有狗,它们不敢进来的!”


  我将信将疑,黑狗可以辟邪,兴许它们真的不敢进来,要不然昨天晚上也不会一直在大门外叫我了。


  我和奶奶就坐在堂屋守着,把屋子里能点的蜡烛都点上了,整个屋子充满了烛光,只有这样,我心里才稍微踏实一些。


  一阵阵冷风从窗子吹了进来,将蜡烛吹熄了一大半,我找了一块儿木板,想要去把窗子堵上,奶奶在身后喊着我:“娃儿,别过去!”


  我却没有听她的,抱着木板就走了过去。老式窗子没有玻璃,冬天就糊一层塑料纸御寒,夏天就这样敞着,这样比较通风。


  当我抱着木板靠近窗子的时候,忽然看到大门口站着三个人,它们正在冲我微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