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女法师

  看到米雪儿出现在这里,我心里一阵紧张,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愣了很久,直到奶奶开口说话,我才反应过来。


  “这就是我孙子了,他这两天被脏东西缠上了,你帮他好好看看,需要多少钱尽管跟我说。”


  “雪儿,你怎么在这里?”我激动的上前抓住了她的手。


  她却一把挣脱了我,脸上出现了一阵红晕:“你干什么!”


  奶奶也惊讶的看着我,过了一会儿把我拉到了一旁,小声对我说:“臭小子,你想干啥,人家可是法师,不能得罪的,小心她整死你!”


  我尴尬的笑了:“奶奶,我以为她是我认识的一个女孩儿,长的实在是太像了!”


  “对不起,我可能认错人了,你真的不是米雪儿吗?”


  她瞪大眼睛看着我,摇了摇头:“我不是什么米雪儿,我姓周,你到底是看病还是泡妞啊,我可是法师,你再这样,别怪我不客气了!”


  奶奶见她面色不善,立刻上前打圆场:“算了算了,他真的认错人了,你跟他的一个朋友长的很像,不是就不是,你快给他看看吧!”


  “印堂发黑,面无人色,我看离死也不远了!”那女孩儿似乎是在为刚才的事情斤斤计较,故意说这话来气我。


  奶奶一听她这么说,当时就来气了,指着她的鼻子呵斥道:“我说你这姑娘,会不会说话,别以为会点邪门歪道就可以目中无人!”


  “我不跟你们一般见识,该说的我都说了,好自为之吧!”她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我没想到会弄成这个样子,这个女孩儿长的确实像米雪儿,可说话的语气一点都不像。米雪儿是那种很温柔,懂得照顾别人感受的好女孩儿,哪像她,动不动就发脾气,还出口伤人,居然诅咒我离死不远了!

  太过分了,要不是奶奶在,我非得打她两个耳光不可,被一个女孩子这样欺负,传出去还不得被人笑掉大牙。


  “娃儿,你别听她的,我看她也不怎么样,等道观里的师傅来了再说,你别怕,总会有办法的。”奶奶叹了一声,安慰着我。


  我才不怕呢,我只是有些问题想不明白而已,我的命是不好,可也不至于什么倒霉事都被我遇到吧。这没道理,我一直在想,会不会是有什么东西在暗中操控,不然哪里来的那么多巧合,倒霉事都让我遇到,可我一次次的躲了过去,想死都死不了。


  这不是有人布局是什么,我该说自己倒霉还是幸运呢?

  这次恐怕也是一样,我没那么容易就出事的,从我知道他们三个是鬼那一刻起,我就隐隐觉得是什么人在搞我,想死恐怕没那么容易。


  既然这个女人不愿意帮我,我也不想求她,道观里的高人自然会来帮我,实在不行我还可以找我师父,还可以找秋云。我发现自己身边有许多会驱鬼的人,何必非得求她呢!


  我们站在大坝上面看着,女法师还弄了一个神坛,看起来有模有样的,身上还穿了红衣服,手里的道具是什么就看不清楚了。我只看到桌子上有一碗米饭,碗里插着三炷香,旁边分别放着一支白蜡烛,桌子前面还有一个很长的红布条,一直通到河里。


  离的太远,听不到女法师在念叨什么,我都已经困了。旁边有几个人看起来很奇怪,都穿着潜水服,地上还放着几个罐子,应该是氧气罐,不用说,他们肯定就是来打捞尸体的了。


  我坐在大坝上就要睡着了,忽然奶奶拍了我一下,诧异的跟我说:“娃儿,快看,法师要下水了!”


  “下水?”我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还真是。


  只见女法师一只手拿着碗,另一只手掐着手印,一步步朝着河里走了过去。她脚下踩着那个红布条,眼看着就要走进河里了,这时岸上的人传来了一阵唏嘘。


  我也是大吃一惊,看来各行各业都不容易啊,为了赚钱还要下水,希望她不要被水鬼拉到就好。他们都说河里有水鬼,反正我是不知道,听的多了假的也会让人以为是真的。


  或许以前我并不相信河里会有水鬼,因为听起来太荒唐了,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我的见识不再局限于书面上。我的三个同学莫名其妙在河里淹死,不是水鬼的话,又怎么可能三个人同时溺水,这种几率有多大,相信大家都心知肚明。


  “要下去了,快看!”岸上的人都站了起来,好奇的打量着女法师。


  “这女娃娃还真胆大,捞尸的都不敢进去,她敢!”


  大家一时间议论纷纷,我也跟着紧张起来。我虽然跟她有点小过节,却也不想看着她出事,我甚至做好了随时下水救人的打算。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不止让我傻眼了,也让岸上的人瞪大了眼珠子。大家不可置信的看着河面上发生的一切。


  原本以为女法师到了岸边,肯定就该跳进河里了,谁会想到,她居然没有沉下去,而是踩着河面上那个红布条儿踏了上去。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女人是用了什么妖术还是红布做了手脚,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飘在水面上而不沉下去?

  “奶奶,你看到了吗?她真的这么厉害吗?”我惊讶的看着奶奶。


  奶奶摇了摇头:“不晓得啊,这女娃娃才从外地回来没多久,我也是听别人说她会算命,还会点宅子驱鬼,本来我还有点不相信嘞!”


  听完,我更加惊讶了,说不定人家真的有这么厉害,那我刚才还对她出言不逊,她不帮我事小,万一怀恨在心暗中搞我,我不是死翘翘了!

  说话间女法师已经走到了河中间,我看到她手中那只碗里面的米不停的跳动着,这时河中心突然出现了一个漩涡。


  正在这时,水里飘出了一具尸体,那尸体浮出来的那一刻,吓坏了不少人。我离的不算太远,可以清楚的看到,尸体已经被水泡的发白甚至有些腐烂了,上面还有许多小孔,特别诡异。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