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师父来了

  她突然呵斥了一声,让在场的人皆是一惊,大家都不知道女法师在呵斥谁。直到所有人都看到李小花的母亲笑了,这才发现有点不对劲。


  她笑的太诡异了,咧着嘴,口水顺着嘴巴流了下来,眼睛向上翻着,一副羊癫疯发作的样子。


  或许老一辈的人都能看出来,她这是鬼上身了,绝不是旧病复发。我也见识过鬼上身,虽然没有这么夸张,但也差不多。


  被鬼附身的人身体不受控制,思想也不能自己左右,会做出什么事来很难预料。


  “法师,她怎么了?”李小花的父亲紧张的问道。


  “别过来,鬼上身了。”女法师呵住了他,并且结了一个手印,按在女人额头上,开始念起了咒语。


  只见这女人面露痛苦,竭嘶底里的叫喊着,声音听起来很可怕,叫完之后,又发出了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声。笑声过去之后,又是一阵哭声,但听这哭声却是一个小女孩儿在哭,根本不是中年妇女的声音!

  我不由想起了李小花,她的声音我记得,不过没有听过她哭,会不会是她的灵魂在哭?

  我仔细想了一下,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如果是李小花的灵魂,她没理由害自己的妈妈啊!被鬼上身之后,人的身体会变的很虚弱,八字轻的有可能迈不过这个坎儿,说不定就病死在床上了。


  就算是能撑过去,身体没有出什么大问题,将来的时运也会受到严重影响,做什么事都不会顺利。通俗点说就是,被鬼上了身要么会死,运气好捡回一条命,也会倒霉很久很久。


  “法师,这是咋回事?”李小花的父亲紧张的问道。


  此刻法师正在对付女人身体里的脏东西,也无瑕回答他的问题。因为法师正在念咒语,另外一只手还要结手印,只有一只手从后背锁住了那个女人的胳膊。


  她在挣扎,眼看着法师的力气已经控制不住那个女人了,旁边的人却是没有一个敢过去帮忙,他们听到女人的笑声那一刻就跑的远远的了。


  唯有我站的比较近,我在想,是不是可以帮她一把,让她欠我个人情,这样就不用赔礼道歉了,还显得我勇猛。嗯,我觉得这个办法可以,反正没什么损失,我才不怕那个脏东西,更可怕的我都见过了。


  于是我果断上前去帮女法师按住了李小花的母亲,硬是把她按在了地上。法师见状大吃一惊,看了我一眼,冲我吼了一声:“你不要命了!”


  “我只是想帮忙,该怎么做你快说。”那女人的力气太大了,我用尽全力也感觉按不住她,也许再过一会儿她就会挣脱,到时候发起狂来,我感觉法师也奈何不了她。


  “那你按好她,别让她乱动。”女法师干脆放开了手,开始集中精神结手印了。


  奶奶看到我这么冲动,站在一旁小声冲我喊道:“娃儿,快回来,你疯了!”


  “没事奶奶,我先按一会儿,不要担心!”我现在也只能这样说,不能松手,要不然就是帮倒忙了。


  “孽畜,还不快滚!”女法师忽然大喝一声,把我吓了一跳。


  原来她的手印已经结好了,并且迅速按在了这个女人的背上。只见她趴在地上挣扎的越来越厉害,女法师似乎力不从心,脸色开始变的难看起来。


  我看到一股黑气从李小花的母亲头顶上冒了出来,正好钻进了女法师的嘴巴里。那一刻我感觉大事不好,虽然不明白这黑气是什么,但却看到法师吸了黑气之后一阵剧烈的咳嗽,甚至都咳出血了!

  “你没事吧?”我看她就要倒下,立刻扶住了她。


  她倒在我怀里最后看了我一眼,便无力地闭上了眼睛。法师的家人立刻跑过来将她扶了起来,二话不说就招呼另外几个人收拾东西,准备走。


  而这时李小花的母亲已经恢复了过来,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她全然不知,虽然李小花的尸体没有打捞出来,万幸的是大家都没事。不过法师为了这件事还是吃了亏,我不知道她的身体需要多久才能复原,或许我应该抽空去探望一下。


  女法师被她的家人带走了,岸上看热闹的人也就散了,两具尸体也基本上认出来了,由两方长辈将尸体运送回去安葬。


  不大一会儿大家就陆陆续续的散了,我和奶奶自然也不敢在河边多做停留,找人打听了一下那个女法师的住址,便匆匆回家去了。


  路上奶奶告诉我:“娃儿,明天咱们买点东西去看看法师,我看老道士是指望不住了,肯定是嫌奶奶给的香油钱太少不肯下山!”


  “我没事,别找什么道士了,等我师父回来让他看看就行,有什么事还能难倒我师父吗!”我辩解道。


  心里却在想,师父不行还有女法师呢,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是个心肠好的姑娘,只要她没多大事,能帮她肯定不会见死不救。再者说,秋云可能也快回来了,他说过会尽快回来,还给我托梦了,等他回来什么问题都好解决。


  “你师父到底行不行啊,你跟了他这么多年,学到了啥?”奶奶显然也不相信师父的能力。


  我不禁苦笑:“学到的可多了,就是缺乏经验,我现在出去开个算命馆还是没问题的!”


  “是谁说要开算命馆啊,这是准备出师了吗?”忽然听到一个老头儿的声音从房子后面传来。


  我和奶奶大吃一惊,转过身一看,居然是我师父,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没……没有,你肯定是听错了!对了师父,你怎么突然来了,不是回老家探亲去了吗?”我摸着后脑勺问他。


  师父叹了一声:“别提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就不该回去。对了,我听说你们这个地方淹死人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不是嘛,不管淹死人了,听说还闹鬼了,这不,我们俩刚从淹死人的地方回来。”奶奶回答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