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师父走了

  “嗯,我刚才听别人说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快告诉我。”师父招呼我们往回走,急不可耐的问道。


  回到家,我给师父泡了一杯茶,然后才把最近发生的种种怪事情告诉了他。包括我自己遇到的那些怪事,还有今天在红河看到的一幕幕。


  师父一边听一边皱眉头,中途没有打岔,一直听我们说完,这才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模样。我以为他知道是什么东西作怪,没想到他只是说了一句:“看来河里真的不干净!”


  “师父你这不是废话吗,我跟你说了这么多,可不是想听你说这句话!我想问问你有没有高招,河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在作怪,我的三个同学为什么死了还要缠着我,你肯定知道!”我给他添上茶问道。


  师父一只手托着下巴,思忖片刻对我说:“这件事很复杂啊,师父也不是神仙,什么都知道。我就问你,你的那三个同学阴魂不散跟着你,有没有害过你?”


  “那倒没有……”


  “这不就对了,他们既然没有害你,你害怕什么,兴许是对生前太留恋了,找你叙叙旧而已,放心吧,该走的时候,它们自然会走的。”师父说的这番话,听起来似乎有点道理,可却有些不负责任。


  难不成要等它们害了我之后才想办法解决吗,到那时什么都晚了,我就这一条命,可经不起它们折腾。


  并且奶奶也不赞成师父的看法,她一本正经的跟我师父说:“老赵,你是没看到今天法师在河上念咒语的时候,那个女人肯定是被鬼上身了,要不是法师在,估计要出事!这种事情可不能大意,真万一出了什么事,到时候后悔都晚了!”


  “别担心,不会出问题的,我就是来看看,顺便交代几件事,然后我还要走,有些事情要去处理。”师父说完,就自顾自的开始收拾东西了。


  其实他也没有带多少东西,就一个风水盘和几道符,还有一把开了光的铜钱剑。他说是开过光的,其实是不是我也不清楚。


  他把这几样东西留下了,然后告诉我怎么使用。灵符是让我贴在床头的,风水盘自然不用多说,是用来察觉那些脏东西和看风水用的。至于铜钱剑,是用来给我防身的。


  不过在看到我的阴木剑之后,师父果断把铜钱剑收回去了,因为他也知道,铜钱剑比不上阴木剑。


  师父好像是有急事,这么远跑来就是为了给我送几样东西,送完东西饭也不吃就走了。我也不好过问,他这人一向都是如此,要做什么事就会立刻去做,不需要跟任何人商量。


  师父走了,我的希望又破灭了,本来刚才还想着既然他来了,说不定可以帮帮我,最起码会让我心里感觉踏实一些。现如今恐怕只能指望那个女法师了,但愿她没事,我想尽快去探望她一下。


  “娃儿,吃饭了。”奶奶在厨房里忙碌着,刚把饭做好就喊我入座。


  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吃饭都没有心情,不过该吃还是要吃,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吃完饭天也黑了,我按照师父说的,把那几张灵符贴在床头,连门上都贴了,奶奶的房间也贴了。然后就把风水盘放在床头柜上,准备睡觉。


  这风水盘看起来跟秋云使用的八卦盘很像,但我不知道它们之间有没有什么区别,另外还有一种罗盘我也见过,我想应该都差不多吧。


  今天晚上我也没洗澡,因为白天那一幕让我有点后怕,秋云还托梦告诉我要远离水源,洗澡水也是水,我看还是不洗为好,脏点就脏点吧,又死不了!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十点多了,奶奶早就睡着了,睡之前还叮嘱我今天晚上千万不要出去,听到什么响动也要装作没听见,要小解就在屋里用尿壶解决。


  我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老是想到那些吓人的东西,还好今天晚上院子里那只狗没有叫,不然的话我更睡不着。


  我尽量不去想,什么都不想,这样可以尽快进入梦乡。就这样过了很长时间,终于感觉有些困了,这才慢慢闭上眼睛,渐渐的睡着了。


  只不过没睡多长时间,忽然就听到了狗叫声,一开始叫的不明显,到后来叫声就变的连贯起来了。我不得不起来查看,不能装作什么也没听见,为了我自己的安全,还有奶奶的安全,我必须出去看看。


  我带上了阴木剑,还有师父留下的灵符,这种符不知道管不管用,带在身上起码能让我心里好受一些。


  奶奶睡的很沉,原本她老人家就有些耳背,没听到狗叫声也不奇怪,我也没打算把她叫醒,我一个人出去看看就行。


  当我打开门之后,狗就不叫了,蹲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我走过去摸了摸它的头,轻轻对它说:“小黑,别怕!”


  狗似乎能听懂我的话,又似乎是不想让我过去,当我要往大门口走的时候,它咬着我的裤筒,使劲的往后面拖。


  我觉得有些古怪,隔着门缝可以看到微弱的亮光,我想过去看个清楚,奈何这只狗死活不让我过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本来我是不害怕的,被小黑这么一弄,打心眼里开始感到恐惧了!


  “小黑,瞧你这点胆子!你要是害怕就躲起来吧,让我过去看看。”我蹲下来摸了摸它的狗头,便捡起阴木剑慢慢走了过去。


  小黑没再跟着我,只是一个劲的冲着我叫,叫的声音很难听。


  我还是来到了门口,轻轻地将门闩拿掉,打开了门。门外的地上有一盏灯笼,那灯笼上面写着一个“奠”字。


  我之前问过奶奶了,奶奶说我们这个地方办丧事从来不用灯笼,也没有见过灯笼上面写奠字的,根本没有这个风俗。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灯笼难不成会是阴间的,那它们三个来找我,真的只是找我叙旧那么简单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