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断阴阳

  我还想着什么时候有机会去探望一下她,谁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她妈妈,这也算是缘分吧。


  “阿姨你好,还记得我吗?”我急忙上前打了个招呼。


  法师的妈妈看了我一眼,露出了苦笑:“你是?”


  “是我啊,今天我跟奶奶刚去过你家,我遇到了一些事情,想请法师帮忙化解一下,她现在好点了吗?”


  “哦……想起来了,你是小王吧?”


  “对对对,你叫我小王就行了。”我笑着回答道。


  “嗯,她现在还没有醒,要不你明天再来?”阿姨苦着脸说道。


  我点了点头:“好的阿姨,那我先走了。”


  “嗯,再见。”阿姨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转身就走了。


  我也走了,但是我刚离开就觉得不妥,法师一直昏迷不醒,对我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师父也不是什么都没有教过我,我记得在我拜入师门的第一年,师父教过我一样东西。


  师父当时教我的应该是断阴之术,何谓断阴,说白了就是利用患者的生辰八字诊断其阴命和阳寿。正所谓阴阳调和,天地间万物生长都离不开阴阳,缺一不可,只要掌握了阴阳互补的原理,就可以施法救人。


  只不过我学是学了,从来没有用过,因为师父只是个算命的,很少有人找他医病。头疼脑热他医不了,大一点的毛病也没人会找他,通常都是送到了大医院,实在没办法了,找阴阳先生也不会找他,跟阴阳先生比起来,师父点金这个行业,更像是骗子。


  我却知道,师父做生意本本分分,很少欺骗顾客,我所说的欺骗,也只是口头上的欺骗,为了让顾客心安,有的时候会添油加醋说一些好听的话。至于钱财,如果真的欺骗了别人的钱财,我也不至于跟了他这么久还穷的叮当响。


  断阴术又叫断阴阳,一般情况下这种法术不能随便用,使用不当造成的后果可能比预想的要可怕。师父就告诉过我,千万不能在一个健康的人身上尝试,这样会适得其反,弄不好还会被法术反噬,伤及自身。


  断阴术治病救人的原理在于阴阳调和,这是一个关键步骤,阴大于阳,人就会生病,或是霉运不断,恶灵缠身。阳大于阴,人就会出现未老先衰的症状,可以是身体上的,也可以是心理上的,总之两者要是不平衡,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当然了,也没有绝对的平衡,每个人的命格都是先天注定的,轻易不可更改,人为干预也只是尽量让两者之间保持相对的平衡,但也要因人而异,有的人命格复杂,就不能插手干预。


  这个方法我认为可以试一试,反正没什么坏处,只要知道法师的生辰八字,利用她的五行属相结合天干地支等规律就能推算出来她是阴大于阳,还是阳大于阴。只要洞悉这点,要调和阴阳也不是那么难,方法有很多种,简单的就是食疗、改运、功德等等。


  稍微复杂点的一般人也不会尝试,因为风险大,承受的痛苦也大,还不一定能成功,所以大多数人只要听到这个办法,都会果断放弃。不过这种办法确实比较快,如果成功,可以在短时间内改变人身上的阴阳之气,让一个时运低的人很快转运,让一个病秧子短时间内脱胎换骨。


  而这种办法也确实需要人脱胎换骨才行,因为涉及到人的血肉。人体有两百零六块骨头组合而成,每个人的体重不一样,骨头的分量也不一样,我说的这种办法就是“称骨。”


  可能很少人听说过称骨,大家只知道称体重,每个人的体重可能不一样,骨头的分量也是不一样的。那么如何称一个人的骨头有多重呢,这就涉及到玄学方面了,也是金点中鲜为人知的一件事。


  关于怎么称骨,说起来可能会很复杂,因为我不知道该怎样去解释,我只知道具体的操作步骤,比想象中还复杂,而且现场肯定会是血淋淋的。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都不愿意尝试这种办法的原因,师父知道称骨可以调和阴阳,并且还教给了我,已经是难能可贵了。他跟我说过,断阴术放到现在都快失传了,就别说是称骨了,别说没几个人知道,就算有人知道,谁会愿意尝试,谁会愿意割掉自己身上的肉,在骨头上面刻符文……


  我不知道法师的妈妈会不会同意我这么做,不过我还是要找她谈谈,这涉及到法师的生命安危,我哪怕不求她帮忙,只是以一个路人甲的身份去帮助她,我也打心眼里愿意尝试。


  只是风险肯定会有的,我怕自己会失手,那样的话后果我可能负担不起。所以找她谈谈是很有必要的,我相信师父跟我说的这种法术是真的,他断然不会拿这种事情跟我开玩笑!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先买了一部手机,给师父打了一个电话,好好请教了一下断阴术和称骨。师父听说我想找人试试断阴术,当时很震惊,他说我经验不足,怕会把事情搞砸,让我等他几天,等他把事情处理好了就回来,到时候他亲自看看再说,不是什么人都适合称骨的,断阴阳也不能随意乱用,出了岔子问题就大了。


  我表面上答应等他回来,心里却蠢蠢欲动,我怕法师的身体撑不到那一刻,不管怎样,我得先去跟法师的妈妈谈谈再说。


  至于秋云那边,我没打算这么快就告诉他,有些事情,我认为自己可以拿主意,就不需要请教别人了。况且秋云学的是茅山术,跟师父的法术完全不一样,请教他也未必能问出什么来,反而会让自己心乱。


  秋云要告诉我什么事,我现在也不想知道,我只想马上跟法师的妈妈谈谈,她愿不愿意冒险试试,就看她怎么决定了。


  我来到了市中心医院,打听到了法师的病房,便出去买了一些水果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