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水底下的棺材

  “也没什么事,那就等你回来再说吧,我先挂了,天都快黑了,我要赶紧回去,等下赶不上公交车了。”我不打算告诉秋云,就挂断了电话,匆匆的去路边等车了。


  夕阳快要落下去了,我这一天天的啥也没干,时间却悄无声息的就从身边流逝了。我都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个劫难没有过去,这一年似乎比犯了太岁还要可怕,一波接一波的麻烦接踵而来,让我有些手足无措。


  自己的小命尚且还不确定能不能保住,我却在为周紫萱的事情一个头两个大。不过我这样做也有我的道理,所谓互利互赢,我能救她的话,她说不定也可以帮我,帮不了我也没关系,多做好事积阴德总是没错的,师父时常这样跟我说。


  “三里屯,走不走?”突然,一辆公交车停在了站牌边上。


  “哦,来了来了。”我急忙跑上了车。


  这辆车到三里屯,我在那里下车,还有两三公里的乡下路要走,天黑之前完全可以赶到家。


  我这么着急忙慌的回家是有原因的,因为公交车在三里屯路口停车,但我们村子还要经过一座桥,那座桥就是红河桥,就是我同学溺水的红河。


  我就是被它们三个给缠上了,就连周紫萱这样的鬼婆都奈何不了河里的东西,我就不用说了吧,要是倒霉再碰上了,我一个人肯定会有危险。


  所以趁着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我还是赶紧的上车走人吧,希望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在车上我就想好了,明天,我要再去红河看看,最好能叫几个人一起去,万一没人愿意去的话,我就自己去。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必须亲力亲为,我不能一直这样畏首畏尾的,反正是劫数的话,横竖都是一个死,与其这样躲躲藏藏,倒不如直面恐惧,战胜恐惧,才有可能活下去!


  到三里屯下了车,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了,天有些擦黑了,这个时候的天跟黎明前的黑暗是一样的,特别的黑。这时月亮才刚刚冒出头来,要吃过晚饭才能看到皎洁的月光。


  走到红河桥的时候,我心里扑通扑通的,心想着,可千万别再出来了,再出来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我是念着同学之间的情谊才一直没有使用阴木剑,怕是一回事,还是那句话,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我虽然害怕,却也不是毫无反击之力。


  我加快了脚步,心里胡思乱想着,想尽快走过去,不过走到桥上之后,却刮起了一阵风,水里传来了一声响,扑通一声,就好像是有人跳了下去,特别响。


  我当时就觉得奇怪,背后凉嗖嗖的,可我没有回头看,而是壮着胆子冲桥底下呵斥一声:“别再缠着我了,我不欠你们什么,要是还继续跟我过不去,我可就不客气了!”


  那把剑被我死死的握在手里,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这次不跑了,我倒要看看它们有多大能耐。


  等了有半分钟,一点动静也没有,我想了想,还是走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天已经够黑了,我可不想把脏东西带回去,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奶奶考虑一下啊!


  当我走过那座桥,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河面上好像站着一个人,那个人穿的白衣服,所以看的特别清楚。


  我打了个冷颤,立刻马不停蹄的跑了,一路上气喘吁吁,总算是回到了村子里。


  这个点了,很多人已经吃过晚饭了,农村比较节约,不像大城市里,到了晚上就霓虹闪烁。在农村,一到了晚上就漆黑一片,很少看到有人家里亮灯,大多都是关着门在屋里看电视。


  “奶奶,我回来了。”听到小黑在院子里叫,我急忙跑进了院子。


  却发现奶奶不在,手电筒被拿走了,我就知道奶奶肯定是去找我了,可是刚才回来的路上怎么没有看到她?

  我急忙出去找,却发现奶奶拿着手电筒从茅房里出来了。


  “娃儿,我正要去找你嘞,你跑哪里去了?”


  “哦,我去县城买了个手机,顺便去看了一下女法师,所以回来晚了。”我回答道。


  “快吃饭吧,这几天没事别到处跑了。”奶奶说着话就招呼我进屋,把饭菜给我端了上来。


  吃过晚饭,我很累了,洗了澡就睡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上午九点多了,我本来想偷偷的去红河看看,这次打算下水摸一下,说不定能摸到李小花的尸体。我决定把尸体打捞出来,可能它们缠着我就是想让我帮忙把它们的尸首捞出来入土为安。


  我刚准备走,奶奶叫住了我:“娃儿,你又要出去?”


  “别去了,跟奶奶去红河看看,李小花她爸找了人去摸尸,这会儿估计都摸出来了。”奶奶拿了两张灵符,递给我一张,对我说道。


  “摸……摸尸?什么时候去的?”


  “今天早上啊,没啥好看的,等会儿咱们别靠近了,看看就回来。”外面把灵符揣在口袋里对我说道。


  这正合我意,我当然不会反对,于是我们一起去了红河。到那里一看,岸上居然放着一口石头做的棺材,这棺材上面全是淤泥,朝南边那一面已经晒干了,这说明棺材已经捞出来很长时间了。


  岸上围了一群人,显然这石棺是上午打捞出来的,还没有打开。我很好奇,河里怎么会有一口棺材呢?


  我更好奇,尸体都没有打捞出来,怎么就把这么重的石棺给捞出来了!这一切看似简单,我却觉得没有那么简单,似乎是有某种力量在作怪,这石棺的出现,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昨天晚上的那一幕,我在河面上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就站在水面上,跟周紫萱当时做法事捞尸一样,笔直的站在水中央。


  当时天太黑,没看出来是什么人,肯定不会是周紫萱,她现在在医院里躺着呢。除了她,应该没有人会这么异能,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昨天晚上我看到的是脏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