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奶奶经历的怪事

  当时一个叫秋菊的女孩儿腿抽筋了,刚跳下去就往水底下沉。还好奶奶及时发现了,立刻招呼另外两个女孩儿一起下去救人。


  红河很深,即便当时还没有挖宽河道,那条河也至少有两米以上的深度,而且河边异常陡峭,寸草不生。不会游泳的人要是掉下去,非得淹死不可!

  秋菊会游泳,她们几个女孩儿都会游泳,不过俗话说的好,淹死的都是会水的,不会水的也不会往深水里面跳。人在水里抽筋是很常见的,抽筋也分好几种,轻微的自己可以慢慢游到岸上,严重的话双腿不能动,甚至手臂都动不了,直接就沉下去了。


  秋菊当时的情况应该就属于那种非常严重的,不过还好有几个好朋友在,人是被救出来了,没一点事。不过上岸之后大家却发现,秋菊的脚脖子上出现了五个红色的手指印,就好像被人拼命的抓住脚脖留下的印子。


  可大家问秋菊当时在水里有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时,秋菊却说没有,只是脚抽筋而已,自己脚脖上为什么有手指印,她也不得而知。


  经历了那件事之后,大家都不再去那条河洗澡了,哪怕热的汗流侠背也没有再去过。那是因为秋菊后来疯了,给她们几个留下了心理阴影。


  秋菊是怎么疯的,没有人知道,大家只知道自从她被人从水里救出来之后,就生了一场病,后来她的家人把她送去了市医院,听说钱也没少花,病也没治住。


  从那以后秋菊见人就笑,课也不能上了,没多长时间人就饿成了皮包骨。有时候到了大半夜,还会听到秋菊在院子里大喊大叫,声音特别的难听。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听不到了秋菊的声音,奶奶找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原来秋菊死在了床上。听说死的时候样子很难看,一个一百多斤的人,死的时候身上只剩下了一层皮,眼睛都没有闭上。


  从那时奶奶就知道秋菊多半是在红河遇到了什么东西,那东西害死了她。


  后来秋菊下葬之后,奶奶经常做噩梦,一次次从梦中惊醒,她老是梦到秋菊来找她,她说在水里好冷。


  每次奶奶被吓醒之后,被子就湿漉漉的,但除了自己的汗水之外,还有一股河腥味,好像是秋菊趁她睡着的时候来找她了。


  奶奶后来没办法了,去了一趟寺庙,找庙里的主持聊了聊,然后每天去寺庙念经,这一念就是三年,再后来,就不会再做那个梦了。


  不过几年之后,奶奶出嫁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老同学,无意中从那个同学口中听说,当初和她一起下水救秋菊的两个女孩儿都死了!

  她们的症状和秋菊一样,刚开始是发疯,到后来夜里大喊大叫,没多久人就瘦了一大圈,死的时候身上就剩下了一层皮。


  听说当时孩子的父母想尽办法都医不好孩子的病,甚至还请了道士,去过寺庙,一点用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慢慢死在病床上。


  奶奶告诉我这些,就是想让我有个心理准备,被那些东西缠着可不是一件小事,所以她才会去道观里请道士帮忙,但是道士却没有来。本来她也想让我去寺庙念经的,想想还是算了,念经要从一而终,我不能离开我师父太久,一来二去不太方便,于是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奶奶,您说的这些,可都是您的亲身经历?”我惊讶的看着她,实在想象不到,看似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原来还有过这种传奇般的经历。


  奶奶露出了慈祥的微笑:“我还能骗自己的孙子不成,告诉你这些事情就是想让你明白,河里的东西不好惹,你要不想办法躲开它们,就会被它们折磨到死!”


  奶奶说的确实有道理,那些东西真不是好惹的,不过我也没有惹它们啊,一直都是它们在惹我,我已经尽量避开了,除了逃避,也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不过奶奶说的这段往事也证实了我的猜测,看来那些缠着我的东西并非来自长天界。秋云让我留意的是长天界那些脏东西,还说它们已经盯上了我,我也不知道怎么留意,反正眼前的问题是把河里的脏东西解决了再说。


  眼瞅着捞尸人已经下去很长时间了,还是没有把尸体打捞出来,实在是让人揪心,我寻思着,他们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可别淹死了,我这小心脏承受不了太多打击!


  岸上的人越来越多了,大家都是来看热闹的,青天白日,红河挖出一口石头棺材,这对于附近的老百姓来说,是一件轰动的大新闻。


  眼看着快要中午了,太阳已经升起很高了,火辣辣的照在身上,想找个地方乘凉都很难,河边没有一棵树,只有桥底下可以躲藏。


  只不过桥底下堆了很多生活垃圾,没有人愿意进去,要不是为了照顾奶奶的感受,我情愿在外面晒太阳也不想进去。


  我和奶奶站在桥底下躲避阳光,这个角度看的更清楚,岸上那些人好像在动手开棺。奶奶大吃一惊,紧张的对我说:“娃儿,咱们还是走吧,棺材要打开了!”


  “不就是棺材吗,打开就打开呗。”到了现在,我也是无所谓了。


  奶奶却说:“这种事不能开玩笑,咱们还是先走吧,万一再弄出啥幺蛾子来,奶奶也帮不了你了!”


  听奶奶这么一说,我不知道是该留下还是该走了,我很想看看棺材里到底有没有尸体,可奶奶的态度,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要不,咱们到岸上去看看,就看一眼,然后就走?”我还在争取。


  奶奶想了想,最后还是答应了,我俩到岸上去远远的观望,不大一会儿那些人已经把棺材盖打开了。


  我原本以为棺材里可能会冒黑烟,结果没有,什么都没有看到,只看到里面黑乎乎的。我走近了一些,这才看到,原来棺材里有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