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晒尸

  “啥?暴晒尸体?真是疯了!他就没说为啥要这样做?”


  “就是啊,这种事我可不做,不说清楚打死也不做!”


  “我也不参与,这可是古代的尸体,我怕倒霉,你们自己拿主意吧!”


  一时间人群里炸开了锅,我也觉得奇怪,为啥要把尸体弄出来暴晒啊,他自己的女儿在河里淹死了,就要晒河里的尸体,这合理吗?

  仔细一想,还真是有些合理,又有些说不通,李小花的父亲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不可能懂得那么多,如果是晒晒尸体出一口气的话可以理解,但为什么要说晒三天呢?

  我觉得事有蹊跷,于是跟李小花的母亲谈了谈,让她再打个电话问问为什么要这样做,问清楚了再说,这种事情不能乱来,死者为大,本来开了人家的棺材就是很不敬了,要是还暴尸的话,我怕会出事。


  她也是个明白人,立刻又打了个电话,仔细问了一下,这才得知,原来在去医院的路上,李小花的父亲遇到了一个人。那人自称是茅山宗的道士,那道士有点本事,李小花的母亲还没给他打电话之前就算到红河会挖出一具古代尸体,道士告诉他,这古尸怨气很重,就是它害死了他们的女儿。


  要想打捞到李小花的尸体,就必须把那具古尸挂在树上,晒三天三夜,这样才能消除它的怨气。而且还叮嘱他,千万不能让尸体淋雨,晒三天就可以放下来埋葬了,在此期间还要有人看着,最好是选择人烟稀少的地方,免得被人看到引起恐慌。


  要说人烟稀少的地方,农村确实有很多,特别是山多的地方,我们这里大山不多,小山却也不少,不乏人迹罕至的茂密树林和荒山野岭。


  就这样,李小花的母亲听信了她老公的话,也没有对大家隐瞒,商量之后找了两个人,每人给了几百块工钱,让他们想办法把尸体运到白马坡去。


  白马坡就在红河附近,这里的人都知道,那个地方一般不会有人去,因为很多年前那里闹鬼,闹的特别凶,现在已经成了一片荒芜之地,大树遮天蔽日,偶尔能看到一片空地也是长满了杂草。


  “娃儿,咱们快走,这种事要躲的远远的!”奶奶拉着我就要走,我想也没什么好看的了,于是就跟她回家去了。


  路上我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李小花的妈妈刚才说,是一个茅山宗的老道士告诉李小花的父亲,说会在红河挖到一具古尸。那茅山宗的老道士会不会是当初我们遇到的那个道长?


  我还记得他叫黄战,只是不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也没有联系方式。我在想,如果能找到他,不就什么事都解决了?就冲他能未卜先知这一点,我断定他是一个道行很高的高人,如果能得到他的帮助,什么都不用愁了!


  想象总是美好的,人家愿不愿意帮我还不知道呢,我在这里瞎想又有什么用。假如他真的是茅山宗的得道高人,又能未卜先知,我想,我身上发生的这点事是瞒不过他的,他要真心想帮我,自然会出现,如果不想帮,怕是求也求不来吧。


  “娃儿,早说了别来,今天真是晦气,不行,我还要去道观看看!”奶奶在路上心神不宁的,一边对我说着,一边摸了摸口袋,大概是想找钱吧。


  我刚把钱花的差不多,还剩下几百块全给了她,对她说:“奶奶,你要去添香油钱就去吧,别麻烦人家道长了,我没事,我自己身体什么样我心里清楚,放心吧!”


  “真没事就好了,你这孩子从小就是这样,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奶奶还没老糊涂呢,鬼上身还没事,我才不信!”奶奶啰啰嗦嗦的说道。


  我一阵苦笑,其实我这种情况应该不属于鬼上身,到底是什么原因,我还没摸清楚。但我不想跟她争吵,老人家也不容易,做这么多都是为我好,说了她不听,我也实在没辙,只能由着她去了。


  我让村里人开三轮送我奶奶去道观,反正距离不远,正好顺路,有人带她去我就不用跟着了。下午我给周紫萱的妈妈打了电话,想问问她考虑的怎么样了,结果她说昨天晚上一夜没睡,困得要死,晚上再给我答复。


  挂断电话,我坐在院子里不知道该干嘛,忽然心血来潮,想去白马坡看看。


  正好奶奶不在家,没人管我,她要是在家,肯定不会让我去。因为我现在理论上是被鬼缠着了,哪还会让我往闹鬼的地方跑,躲还怕来不及呢。


  不过我这人就是神经大条,也是因为想跟进一下那边的进度,多了解一下对我没坏处。首先,缠着我的那三个人都是在红河淹死的,这棺材又是从红河挖出来的。


  其次,告诉他们要晒尸的人有可能是黄战,我想过去看看尸体晒在什么地方,暗中观察一下黄战会不会出现。如果他去了白马坡,我不就有机会请求他的帮忙了吗,这何尝不是一个机会。


  只不过今天走了很远的路,腿有些疼了,我是真的不想去,又无可奈何,不去不行!我必须想办法自救,别人是指望不上了,现在唯一还能指望的人就是周紫萱,另外还有茅山宗的黄战黄老先生。


  下午三点钟,太阳还是很高,村上没有几个人,我骑着单车就出去了。


  外面更加没人,一路上都没有看到一个人影,白马坡就在村子西北方向,大约两三公里,那里听说打仗的时候是用来埋死人的地方,特别邪门。


  据说白马坡以前是有一条路的,就是因为发生的怪事多了,后来那条路就没人走了。


  我小时候就听老人家说过,白马坡为什么要叫白马坡,就是因为以前那里有一匹白马,那匹白马每天晚上都会卧在路中间,谁要是倒霉遇到了,不出几天肯定会出事。


  后来那条路就封死了,那匹白马是不是真的存在,一直听人说,谁也不确定,也没人敢去那里证实。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