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白马坡

  关于白马坡的事情,我还没有告诉周紫萱,因为当时时间太紧,没机会说,她也没有问,其实在她昏迷之后发生了很多事,她都不知道。


  我最想知道的就是她当时在水里遇到了什么,为什么后来昏迷了,还差点把命丢了,正好趁现在有机会可以问问。


  可我问是问了,她似乎不愿意说,只是告诉我不知道为好,知道的太多只会让自己害怕。我身上发生的事情她会帮我解决,应该不难,就是几个脏东西在作怪而已,只要不是河里的那个东西就好。


  听她这么说我就知道,在河里肯定碰到了难缠的东西,才会弄到今天这个地步,连她都对付不了那个东西,到底会是什么?

  “紫萱,其实有一件事我没有告诉你。在你昏迷之后,他们又在河里挖出了一口石头棺材,里面有一具古代的尸体,我身上的食腐虫就是棺材里面出来的。”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那尸体现在在哪?”周紫萱显的很惊讶,这让我更加疑惑了,说不定她早就见过那具古尸了!


  “紫萱,你先告诉我,你突然昏迷,是不是跟古尸有关?”


  “为什么这样问,你觉得呢?”她不答反问。


  我耸着肩膀说道:“我哪知道啊,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那具尸体现在被人带到了白马坡,要暴晒三天三夜。”


  “什么!”周紫萱这次的表情更加夸张,嘴巴张着好像吃了苍蝇一样。


  “为什么要晒尸体,会出事的!”周紫萱紧张的说道。


  我只好把那件事一五一十的讲给她听,她越听眉头皱的越深,听完之后也不说话了,坐在椅子上低着头,好像在想什么事情。


  “紫萱,到底怎么了?”我上前询问。


  她突然站起身来对我说:“马上去白马坡看看,那具尸体不能晒,会出大事的!”


  我看她紧张的样子就知道,有些事她肯定隐瞒了我,为什么不告诉我,是因为我帮不上忙不想跟我解释太多,还是因为不相信我,怕我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我越来越搞不懂女人了,我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她,毫无保留,可她却不愿意跟我讲真话。不过我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不说就不说吧,知道太多确实没什么用,我只知道她会帮我,这就足够了。


  周紫萱出门叫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告诉司机去三里屯附近的白马坡,然后司机就轰开油门发车了。


  一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到了白马坡,下车之后周紫萱对我说:“等会儿咱们去了,千万不要大声说话,总之悄悄的,别被人发现了。”


  “这大白天的,白马坡除了李小花的家里人,也没有别人了,有必要像做贼一样的吗?”我不禁疑惑道。


  “因为……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反正照我说的做就可以了,ok?”周紫萱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我感觉有些生疏。


  “那好吧,听你的。”我猫着腰跟在她身后,两个人在草丛里慢慢的向前移动,那感觉真的像是做贼一样。


  “停!”周紫萱打了个手势,让我停了下来,然后她拨开草丛,往远处打量。


  我们这个角度可以看到远处那几颗光秃秃的大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几棵大树叶子都掉光了,附近的草也枯死了一大片。


  而其中一棵树上就吊挂着一具尸体,正是昨天在红河挖出来的古尸。附近也没有看到李小花的家里人,根本没有任何人在。


  太阳火辣辣的照在那具尸体身上,不知为何,此刻再看那具尸体,却发现比刚刚挖出来的时候有光泽了,不知道是不是晒了太阳的原因。我越看越觉得有些瘆人,尸体的肤色原本是枯叶子的颜色,此刻却变成了淡淡的青灰色,指甲似乎也长了很长。


  “奇怪,紫萱,我总觉得不对劲,这具古尸的指甲长长了……”我疑惑的看着古尸,对她说道。


  我以为她能看出来有没有什么问题,可她却没有说话,只是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我也没再多问,周紫萱的目光从古尸身上转移,开始打量四周,好像是在看周围有没有什么人。其实没人,李小花的父母肯定会来看着古尸,这个时候应该回家去了,也或者在凉快的地方休息去了,不可能一直守在这里陪尸体一起晒太阳。


  我也看了看四周,没发现有人,如果黄道长真的来了,以他的道行,肯定早就发现我们在附近了,所以我敢肯定他没有来,也或许是来了又走了。


  我再次把目光转移到古尸身上,那具尸体被人五花大绑吊挂在树上,一阵风吹过,尸体就会随之晃动,即便是大白天看上去也觉得十分诡异。


  “没人啊,咱们出去看看吧。”我小声说道。


  “先别出去,看看再说!”周紫萱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不明白,到底在看什么,这里什么也没有,你要看的尸体就在眼前,为什么不走过去看个清楚?”我也终于没有耐心了,草丛里面很多虫子咬人,天气又热,弄的我身上痒痒的,还出了一身汗。


  周紫萱扭过头看着我,她笑了笑跟我说:“你不明白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不出去自然有我的道理,到了今天晚上你就知道了!这具尸体本来不该挂在树上晒的,越晒它的怨气就越大,这可不是普通的尸体,等它吸收了日月精华之后,我也拿它没有丝毫办法。”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难道那个道士不是黄战,不可能啊,李小花的父亲说的有鼻子有眼,十有八九是他。


  可是为什么他要这样做,他的道行肯定知道这么做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可为什么还偏要这样做呢?


  我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那个道士不是好人,这样做必定有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一定是这样的!

  我盯着那具尸体,背上不知不觉冒出了冷汗,忽然间我看到尸体的手指动了一下,吓的我浑身一颤,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