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车祸

  也就是那几秒钟的时间,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车子掉进了山崖下面,车体严重变形了,我被挤在了一个狭小的空间里。


  腿上传来的疼痛让我没有昏过去,我摸到了手电筒,打开一看,在我旁边有很多血,看到这红色的液体,我心脏砰砰直跳。


  周紫萱不会出什么事吧,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开车的,那么宽的路愣是能开到山崖下面,我真是服了!

  这个时候抱怨也没用,我自己伤到哪里了我也不知道,腿被卡到了,抽不出来。周紫萱在一旁歪着,身上也被一块铁皮包裹着,昏迷不醒,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喊了她两声,发现自己胸腔一阵憋闷,喊人都没有力气了,刚一开口就忍不住咳了起来。


  我以为周紫萱凶多吉少了,直到看见她睁开眼睛,这才松了一口气。


  “紫萱,没事吧?”我艰难的开口询问道。


  她看样子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的腿……动不了了!”


  “别怕,你不要乱动,我试试能不能出去看看,你会没事的。”我用力推身上的铁皮,可却使不出力气。


  我俩是在后排的,车顶凹陷把我们和前排之间隔断了,也看不到前排是什么样子,大家到底有没有事,不过看到车里流了那么多血,我猜肯定有人伤的很严重,甚至会可能有人已经死了!


  “李叔……李叔,你们都还好吧?”推了几下,推不动,我又喊了一声。


  结果还是没有人回答,我有些慌了,这种情况下必须要尽快检查自己有没有受伤,如果有,止血是关键,否则血液会一直流,时间久了血都会流光!


  “王权,你身边那块儿玻璃能打碎吗?”周紫萱问道。


  我扭头一看,果然在我身边就有一块儿车窗玻璃,刚才太紧张没有看到。这车窗也严重扭曲变形了,并且是在我右后方,我的胳膊可能触碰不到,不过总要试试的。


  不知道这是什么车窗,整个车都严重变形了,玻璃居然还没完全碎掉。要是能打开车窗的话,我估计可以钻出去,问题是我要想办法把腿抽出来,转过身去才行。


  我试过了,转身是不可能的,想把腿抽出来都难,稍微动一下就疼的死去活来。我知道,必须要把腿抽出来看看有没有受伤,不能一直拖下去,也许大家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有人需要救治的话我得赶紧帮忙才行。


  于是我咬紧牙关,忍着剧痛硬是把腿给抽了出来。刚开始的时候,腿上都没有知觉了,我不敢低头去看,害怕看到自己的腿被压断了或是残废了,那样的话,活着对我来说跟死了没区别。


  “王权,发什么愣,赶紧出去啊!”周紫萱喊了我一声,我才睁开眼睛,仔细一看,我的腿好像没什么事,也没有流血。


  我将破碎的玻璃清理干净然后爬了出去,从后备箱找到了一根棒球棍将周紫萱身旁的玻璃直接打碎,慢慢的把她拖了出来。她受了伤,但看样子血也不是她流的,我检查过了,皮外伤,不致命。


  没时间帮周紫萱处理伤口,我将医疗箱丢给了她,接下来我还要去救其他人,由于车体变形比较严重,要想把所有人都救出来,就必须得把车顶撬开。


  我试过了,根本行不通,看起来他们应该凶多吉少了,就算能救出来,估计也没有了生命气息。


  “紫萱,我需要你帮忙,车门卡住了。”我试着从车门攻破,却发现车门被里面损坏的部件卡到了,怎么都拉不开。


  “王权,你看,地上有脚印……”周紫萱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脚印。


  昨天夜里刚刚下过一场大雨,地上湿漉漉的,在车头的位置果然有一排脚印,朝着远方去了。但是车门却是关着的,只有一丝缝隙,正常人不可能钻出去。


  虽然不知道那一排脚印是什么人留下的,眼前最要紧的还是要想办法把所有人都救出来才行。我干脆丢掉了手上的工具,开始徒手去开车门,费了一番功夫,车门终于打开了。


  我看到了李保全,倒在车子里不知道是死是活,三个老猎人也全部昏迷不醒,身上还有很多血,其中一个猎人满脸都是血,也看不到伤了哪里。


  我们将所有人都从车里拖了出来,唯独不见那个女司机,可见脚印就是她留下的。在我们昏迷的时候她逃了出去,我不明白,为什么她出去了第一时间不是救人,而是逃之夭夭了?

  为什么?难道真的像我看到的一样,那个女人是被老猎人给绑架了,但是她又不敢说实话,因为猎人有枪。


  这些问题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还是赶紧看看他们死了没有,没死的话就快点治疗一下,死了就拖出去埋了。


  我在检查李保全,周紫萱检查那三个猎人,当我的手伸到李保全的颈动脉上那一刻,他突然就抓住了我的手腕,把我吓了一跳。


  “我没事……”他睁开眼睛,虚弱的说了一句话,便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看到李保全安然无事,我又去检查老猎人,结果一番检查才发现,他们身上虽然都有伤,但没有一处是致命的,只不过是陷入了昏迷而已,把他们抬出来之后,很快就叫醒了。


  车子是报废了,不过还好大家都没事,就是不知道那个女司机怎么样了,车里的血会不会是她的?


  我刚才看过了,车里的血很多,按照这个失血量来算,不可能没有人死亡,但我们都检查过了,所有人都是轻伤,绝不会流这么多血。


  “紫萱,你过来帮我包扎一下手臂。”我喊了她一声,把她叫到了一旁,然后小声问她:“你感觉到有问题没?车里流了很多血,但却没有人死亡,皮外伤不可能一次出这么多血,而且那个女人还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