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马家祠堂

  我俩从坑洞里面爬了出来,我急急忙忙的往林子外面跑,周紫萱却在身后喊了我一声:“不要急,今天晚上走不了。”


  “什么?”我回头看着她,十分不理解。


  “老猎人说好的今天晚上就走,不是说车都找好了吗?”


  周紫萱笑了笑对我说:“别问那么多了,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看什么戏,紫萱,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看她的样子十分诡异,就像是鬼上身了一样。不过我不用太担心她,她本身就是鬼婆,身上本来就有鬼,鬼上身也不会对身体带来任何影响。


  “我没事,咱们不要回去了,免得受牵连。”周紫萱干脆拿出驱蚊剂在身上喷了喷,找个舒服的地方坐了下来。


  我有点懵了,问她怎么回事她也不说,好像故意在吊我胃口。树林子里面蚊子多,没多大一会儿我身上就起了很多包,我想出去,回帐篷休息,周紫萱见拦不住我了,只好跟我说了实话。


  她告诉我,刚才她已经跟那个小女孩儿通灵了,那女孩儿不会伤害我们,不过那些猎人要付出一些代价。


  原因是这样的,那些老猎人几年前就经过这里,当时就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这小女孩儿和她妈妈都是出车祸死的,就是被老猎人开的那辆车撞死的,可事后他们却害怕承担责任逃了,本来母女俩还能抢救,却因为失血过多不幸去世了。


  林子里那具尸体也是小女孩儿的杰作,那个人当年也跟着老猎人一起上山狩猎,他还是司机。后来发生了那件事之后,或许是心里愧疚,就跟猎人们断了生意上的来往,近几年一直在帮别人送货。


  不过最近他又跟那些猎人联络上了,听说要给猎人提供枪支弹药,为此还干起了贩毒的勾当。小女孩儿本来不想再追究当年那件事的,但不想看到那个人继续害人,于是就弄死了他。


  还有那几个猎人,小女孩儿的怨气已经足够大了,要弄死他们并不难,而且它还和一些鬼魂之间做了交易,迎亲的那些鬼魂,本来就是冲着老猎人去的。但是出了点意外,老猎人身上都有辟邪的法器,鬼魂也靠近不了他们。


  还有一件事,也是小女孩儿怨气不消的原因之一。本来小女孩儿的母亲对家族是有贡献的,百年之后灵位可以放进马家祠堂,可就因为死于非命,没有寿终正寝,没有资格埋进祖坟。


  这本来对于已经死了的她们没有多大影响,可关键是这对母女阴寿未尽,又没有埋进祖坟,这么多年过去了,还不能去阴间报道。这些年母女俩过的生活惨不忍睹,时常会在路边捡别人吃剩下的饭菜来过日子。


  鬼跟人一样,都是要吃东西的,即便是到了阴间,也和人一样生活,不吃东西就会饿死,变成聻,那就更没有资格投胎了。这一切都是拜那些老猎人所赐,他们坏事做尽,多年来一直在狩猎野生动物,撞死人还逃逸,即便是躲过了法律的制裁,小女孩儿也不打算放过他们。


  这小女孩一开始就感觉到周紫萱身上有很浓的怨气,它知道周紫萱可以看到它,也知道周紫萱能帮它,于是就主动让我们看到,引起我们的注意。


  它有一个心愿,希望母亲的灵位能摆在马家祠堂,那样它母亲就能去投胎了,它不想看到自己的母亲在阳间受苦。


  但是马家祠堂有老祖宗的灵位,灵位也叫魂帛,上面刻着死去之人的名字,有了灵位,投胎会比较容易一些,它就像阳间的身份证一样。如今用到灵位的人已经很少了,不过至少会有一个坟头,这样也能顺利投胎。


  可这对母女的命运相当曲折,不但没有灵位,连个坟头也没有,就在小树林里草草埋葬了。


  周紫萱已经答应了小女孩儿,会帮它母亲做一个灵位,然后放进马家祠堂,而且还会让小女孩儿的灵魂进入它父亲的梦里,告诉他父亲一些事情。


  但是今晚,小女孩儿要对付那些老猎人,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我听完之后,想了很久才明白过来,也许是周紫萱说的太复杂了,我可能没怎么听懂,不过大概意思我是明白了。这叫因果报应,那些猎人开车撞了人没有选择第一时间抢救,致使这对母女双双离世,本以为可以逃脱法律制裁,却没想到还是逃不过命运的审判。


  “我明白了,你想帮它害人?”我惊讶的看着她:“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我只想问你,猎人如果都死了,钱也就泡汤了,你不是急着用钱吗?”


  “呵……用钱也不能干这种缺德的事情吧,也打算帮帮它,母女俩都挺可怜的,我要是不帮它们,它们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才能投胎!”周紫萱说的这番话让我思忖良久。


  或许她是对的,我也不急着用钱,就算缺钱也还有别的办法,能帮为什么不帮呢,如果袖手旁观,我们跟这些人又有什么分别。


  再说了,要害人也不是我们自己动手,到时候只需要帮小女孩儿的母亲做个灵位放进马家祠堂就行了,它害什么人,都跟我们没关系,我们不插手就是了。


  周紫萱已经知道了马家祠堂的位置,做灵位她也可以搞定,只不过要等,等到后半夜才动手,现在还不是时候,要等小女孩儿和她母亲一起解决了老猎人,还要等大家都睡着了,才能托梦。


  说话间,我就听到外面传来了枪响,我赶紧跑出去查看,果然看到外面有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已经和三个老猎人发生了冲突。


  它们母女俩的样子自然是很可怕,双脚都脱离了地面,面目狰狞、张牙舞爪。普通的枪怎么能伤到它们,老猎人看样子是吓坏了,不停地后退,一边往后退一边开枪。


  小女孩儿的怨气看起来比它母亲还要重,其中一个猎人已经被它解决了,心脏都掏了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