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索命鬼

  看到这血腥的一幕,我有些站不住了,赶紧拉着周紫萱躲进了树林里。当时周紫萱还不明白我为什么这样做,我跟她解释:“别那么轻易相信鬼说的话,你知道它们是不是讲的真话,万一是骗你呢?”


  “不可能,我经常跟鬼魂打交道,这点常识还会不明白吗?”周紫萱呵呵一笑对我说道。


  我摇了摇头,不再跟她争辩,也许是我想太多了,可我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啊。第一次看到鬼杀人,原来是这么血腥!

  我确实挺痛恨那些猎人,却也不想看到他们遭此厄运,很想让周紫萱阻止那对母女。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口,算了吧,这件事本来就跟我们没关系,不要再自找麻烦了,我们这些天遇到的怪事已经够多了,万一激怒了那对母女,我俩的下场很难预料。


  我没有看到李保全,寻思着,他是不是又跑了,那对母女应该不会对付他的。


  正想着呢,他就突然出现在我身边了,把我吓了一跳。李保全拍着心口问我:“你咋还在这里,快跑吧,你没看到吗,那玩意儿把咱们的主顾杀了!”


  “看到了,别怕,它们不会伤害咱们的,在这里看戏就好。”我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表情,心里五味掺杂。


  剩下两个老猎人一看自己的同伴死了,撒开腿就跑,但是没跑多远,又被母女俩给截住了。


  我不知道我们这样做到底是善还是恶,为什么要帮助鬼去害人呢?我想周紫萱心里应该有数,其实很多时候,善恶真的说不清楚,立场不同,对待的方式也不同。


  “王权,你听到没有,有声音……”周紫萱忽然一脸惊诧的看着远处,表情很古怪。


  李保全早已经吓的躲在了我们身后,好像还在瑟瑟发抖,不知道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害怕。我倒是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除了老猎人惊慌的尖叫声之外,再没有其它声音。


  “没有,咱们就这么看着吗?”我耸了耸肩问道。


  此刻不再那么害怕了,刚才只不过是太震惊而已,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的心脏被掏出来,那种血淋淋的画面,也只有亲眼目睹,才能体会到那种震撼心灵的感觉。


  “真的有声音,快关掉手电筒。”周紫萱紧张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我只好把手电筒关了,又往后退了几步,躲在了树林里的阴暗处。


  紧接着我也听到了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就像是有人在地上拖动铁链子发出的声音。


  下一刻我就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了,它身高至少在两米以上,可能还要高,看起来特别诡异。那一身黑色的衣服,加上头顶那白色的帽子,让我一下子联想起了民间流传的黑白无常。


  仔细一看,还真的很像,只是这东西帽子上根本没有字,这让我有些怀疑。都说黑无常帽子上写着天下太平四个字,而白无常帽子上写着一见发财,由此可见,黑无常是专门抓鬼的,白无常是负责引死去之人的灵魂去阴间,两者的目的虽然一样,但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据说不管是什么鬼,只要看到了黑无常,就一定会被抓走,不讲一点情面的。不过白无常就不同了,听说白无常心肠比较好,要是听说了人间的冤情,说不定会法外开恩。


  不过这都是传说,是真是假又有几个人能说的明白。我看到那个黑色的身影应该就是黑无常了,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就好像突然出现在了两个猎人身旁。


  “糟糕,索命鬼来了!”周紫萱眉头一皱,就迅速跑了出去。


  我看傻眼了,她跑过去干嘛,人家是鬼差啊,鬼差办事谁敢阻止?


  我也立刻追了过去,一把从背后抱住了周紫萱,她挣扎,我俩摔倒在地上。她还想爬起来,但我死死的按住她对她说:“你不要冲动,咱们是人,人是不能跟鬼差作对的,迟早咱们都会死,就算今天赢了鬼差,以后也要付出代价的!”


  “我不管,他们该死,为什么要来阻止!”周紫萱竭嘶底里的咆哮着。


  但是没用,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母女俩的鬼魂被鬼差用铁链子绑着带走。在临走之前,鬼差还回过头看了我们一眼,那一眼让我浑身一颤,打心底里害怕。


  幸好它走了,把母女俩的鬼魂也带走了。周紫萱却坐在地上疯狂的大笑起来,大概是笑阴间处事不公,但这是鬼差的职责所在,没有什么事情是十全十美的。


  恶人早晚会有报应,我相信那两个猎人就算今天逃过一劫,日后还是会有报应的。哪怕是活着的时候报应没有降临,到了阴间,一样会受到相应的惩罚。


  我们在这里担心个什么劲儿,其实人有的时候也是一样,我们遇到的不公平太多了,不能解决的时候,只能把苦水往肚子里咽,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算了,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看来是真的!”周紫萱站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问她接下来怎么办,她笑了笑没有回答我。不过看到她刚才笑的很古怪,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总觉得她可能想插手这件事。


  要真是这样,我必须得盯紧她,不能让她胡来,不管怎样,我们不能做太出格的事情。恶人会有报应,但我们没有权利惩治他们。


  我把李保全叫了出来,告诉他已经没事了,谁知看到他的时候,他身上居然在冒烟,而且身体还在不停的颤抖。


  “李叔,你这是咋回事?”我觉得可疑,问了他一句。


  他低着头,冲我摆了摆手,意思是没什么事,让我不要担心。可我却看出来了,不可能没事,他的样子好像是快要死了一样!

  也许他根本就是个死人,肯定是刚才看到了黑无常给吓成这样的,他不是李保全,真正的李保全可能已经死了,那么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