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继续赶路

  没等我想清楚,那两个猎人已经朝我们走了过来,他们刚才肯定都吓坏了,出了一身汗,走到我们身边,就冲我们吆喝一声:“上车,离开这里!”


  “尸体……怎么办?”李保全指着地上那个失去了心脏的老猎人问道。


  “别管了,快走。”两个老猎人捡起猎枪就招呼我们收拾物资,另外一个老猎人很快就从草丛里面开出来一辆车,将物资装上车之后,立刻发动了引擎。


  这些人果然是跟常人不一样,或许他们都是没有感情的吧,自己的同伴死了,尸体也不处理一下,就这么给丢在了荒郊野外?

  不过我也不想管,本来他们都不是好人,死了也是活该,我才不会埋他的尸体。


  这辆车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买的,引擎发动之后噪音特别大,车里的气味也让人十分的不舒服。无奈之下只能打开车窗,即便如此还是抵不住那呛鼻子的气味儿。


  经过了一番折腾,其实大家都很困了,老猎人坚持要赶路,两个人轮流开车,李保全好像也不会开车,我们正好可以休息一下。


  我坐上车没多久就睡着了,路不好走,一路上一直颠簸,不过车里的座位倒是挺舒服的,睡觉也不觉得难受。窗外的风呼呼的吹在脸上,我睡的很沉,迷迷糊糊的好像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了一个女人,她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衣服,头上还盖着一块儿红布,当她把红布掀开的那一刻,我醒了。


  我想起来了,她就是柳月娥,那个自称跟我结了冥婚的女鬼!当时在古墓里我不确定是不是真的遇到过它,我一直以为那是自己精神错乱产生的幻觉,或者是臆想。


  按理说,我们已经从千丈山出来那么久了,如果它不存在的话,我没理由还会在梦里见到它啊!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明明已经几乎把它给忘了,它却又一次在我梦里出现,这让我实在是有些想不通,那个女鬼是否真的存在?


  我醒过来的时候天快亮了,由于做了那个梦,醒了之后就不敢继续睡了。周紫萱躺在我身边睡的很香,口水都流到我肩膀上了,看着她熟睡的脸庞,我不禁又想起了米雪儿。


  说来奇怪,这俩人为什么长的这么神似,除了发型不太一样,两个人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几乎一样,甚至连眼神都那么相似。可我还是喜欢米雪儿,相比之下,米雪儿要显的更成熟,更有女人味。


  望着满天繁星,我不禁长叹,也不知道米雪儿现在怎么样了,这么多天,我也一直没有跟那边联系。


  天亮了,周紫萱醒了,一看在我肩膀上靠着,她立刻坐直了身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


  老猎人开车比较快,即便山里的路很难走,车速也始终保持在八十迈以上。反正这偏僻的小路也不会有人经过,也就我们不走公路,害怕被查到车上有违禁品而已。


  道路两旁很多树木,但大多时候都是荒野,太阳升起来之后,车子里就变的热了起来。老猎人本来想开空调的,却发现空调坏了,骂了一句脏话,就把车子停在了路边的树荫底下。


  “老二,你干吗停下来?”另外一个老猎人本来在眯着眼睛打盹,见车停了,疑惑的询问道。


  “休息一下,看看附近有没有加油站,快没油了。”老猎人熄了火,便打开车门出去点了一支烟,蹲在地上抽了起来。


  “要找加油站,就必须上公路,这样不安全,要不再找一辆车去弄汽油?”


  “上哪找车,先凑合着开吧,晚上再去加油,白天查的严。”


  他俩你一句我一句的商量着,我们也从车子里下来了。周紫萱招呼我到一旁说话,她悄悄的告诉我,昨天晚上她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我问她哪里不对劲,她趴在我耳边小声跟我说:“我感觉到你昨天晚上身上有阴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阴气,不会吧,你不是睡着了吗,怎么还能感觉到我身上有阴气?”我思索着,一时间没想明白是什么原因。


  她对我说:“之前我一直醒着,你身上确实有阴气,就像鬼上身一样。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被鬼上身过,还是曾经跟鬼打过交道?”


  我想了想,忽然觉得,有可能是因为那个梦。柳月娥看来是真的来找我了,它是鬼,而且还跟我结了冥婚。只是上次在古墓里,它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抓走了,我以为它再也不会缠着我了,没想到又来了。


  我想了想,还是把这件事告诉周紫萱吧,让她给我分析分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鬼也要和人结婚。这种事情我可是从来没见过,不过倒是听人说过冥婚。


  但是通常冥婚是在很多人的安排下举行的,不像我,稀里糊涂的就被一群鬼给安排了一场婚礼。


  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周紫萱,她听完之后惊恐的看着我,片刻后悄悄的对我说:“你可千万小心,不能跟它……”


  “什么?”我见她话没说完就不往下说了,表情很古怪,似乎是有难言之隐,随即就问道。


  她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做贼一样四下看了看,又压低声音对我说:“不能跟它发生夫妻之实,要不然你的阳气会被它慢慢吸干的,明白吗?”


  “哦,我懂了,你的意思是,不能做男女之间那些事?”


  “知道就行了,不要说出来,记住我说的话,不然你会后悔的。”周紫萱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我不得不信。


  我想了想,又问她:“那你帮我出个主意,你告诉我,我现在该怎么做?我不想让它一直缠着我,冥婚不是我的主意,我是被动的,谁愿意跟那种东西结婚啊,你能不能帮我把它赶走?”


  “赶走不太合适,而且我现在也见不到它,所以没办法帮你,这件事以后再说吧,现在什么也不要想,到了盘龙岭要一切小心,老虎可比鬼可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