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吊死鬼

  这丫头片子也是挺胆大的,一般遇到这种情况,躲还来不及呢,她倒好,两手空空就过去了。


  李保全至少还知道拿上一把猎枪,我要是会用我也拿了,关键是不会用。我看到李保全手里多了一把猎枪,顿时就有些担心,我怕他这枪不是用来对付老虎的,万一是用来对付人的怎么办?

  “李叔,你还是把枪放下吧,那些猎人不相信咱们,要是被他们看到你拿了猎枪,肯定又要找咱们麻烦!”我急忙提醒道。


  李保全愣了一下,嘿嘿一笑对我说:“也是,那就算了,咱们就装装样子吧,别往里面去,万一真的有老虎,赶紧退出来。”


  我跟上了周紫萱,顺着老猎人的脚步追了上去。这座山不是很大,可是树木倒是挺多的,坡度也显的有些陡峭,想爬上去其实也不难,就是有些吃力。


  我觉得奇怪,光听到虎啸声,没有听到枪响,难不成是猎人已经被老虎吃掉了?

  真是那样的话,我们这次就白跑了,剩下一个猎人,他说不准就直接取消了这次狩猎的计划。我到现在为止还对那五十万念念不忘,我可能用不了那么多钱,用不完的我打算分给周紫萱一部分,她急需用钱,作为朋友,我应该帮她一把,况且她也曾对我有恩。


  “小权子,等等我……”李保全在山坡下面吃力的往上爬,看他喘着粗气有些力不从心,乍一看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我想他可能一直在模仿李保全吧,真正的李保全早就死了,这幅躯壳下面不知道是什么玩意,装的还挺像!

  “李叔,你就在车里等着吧,我们过去看看就行。”我回过头喊了一声,也没工夫去顾及他,继续追随着周紫萱的脚步跑了上去。


  山坡虽陡,上面长满了草丛,很容易就能爬上去。我们四下找了找,没有发现老猎人的踪迹,甚至连刚才拿着猎枪冲上去的老猎人都跟丢了。


  “紫萱,现在怎么办?”我喘着气问她。


  “回去吧,不管他们了,死就死吧,大不了散伙!”周紫萱倒也挺干脆的,直接就招呼我下去。


  但我却没注意脚下,一个不小心就滑倒了,幸好抓住了草根,没有滚下去。可当我要爬起来的时候,忽然间就看到树上挂着一个人,一个女人!

  我当时就吓的浑身一颤,急忙爬了起来。那个女人分明是在上吊,双腿还在不停地挣扎,还没死!

  “快……救人!”我喊了一声就急忙跑了过去。


  “怎么了,王权?”周紫萱还没发现那个女人,她挂在距离地面两三米的树枝上,眼看着就快不行了。


  我没时间跟她说太多,立刻顺着树就爬了上去,可当我爬到树枝上之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那个女人居然不见了,刚刚明明就吊在树枝上的,一下子就不见了,难道是撞邪了?

  “王权,你干什么?”周紫萱在下面抬起头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我忙从树上爬下去对她说:“你没看到吗,刚才有个女人在上吊,我爬上去想救她下来,爬上去之后发现她不见了!”


  “你没事吧,这里哪来的女人?”周紫萱摸着我的额头,一脸关切的看着我问道。


  “我没事,我真的看到了,你没看到吗?”我感觉很奇怪,要是脏东西的话,我这个普通人都能看到,身为鬼婆的她却压根就没看到!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可能是压力太大了,这里根本什么都没有!行了行了,赶紧走吧。”周紫萱无奈的摇了摇头,便招呼我离开。


  我想不通,却也没有丝毫办法,只能暂时出去再说,是脏东西的话要远离,不能给它机会伤害到我们。


  本来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是有一颗果子树的,可回去的时候发现那棵树不见了,山坡下面也不是什么公路,反而变成了一条很宽的河!

  “这是怎么回事?”我异常震惊,只能把疑惑的目光投向周紫萱。


  此刻周紫萱也感觉到了有问题,停下来之后就掀开了袖子,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不对,不是腕表,好像是风水罗盘,上面有八卦图案,还有一根指针。


  这么小的罗盘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也确实挺方便的。周紫萱看了很久,眉头一直皱着,也没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招呼我跟着她走就是。


  我跟在她身后,又开始往山坡上面走,如此走了大半天之后,又斜着往下面走,可没过多久,竟又走到了河边!

  我就知道是有脏东西在作怪,现在是下午五六点,天都没有黑,这脏东西也算是有点能耐,这么早就敢出来。


  我想我已经知道是什么东西了,肯定就是我看到的那个女人,可能是吊死鬼,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捉弄我们!


  “鬼打墙,咱们出不去了!”我停下来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对周紫萱说道。


  她向四周看了看:“别怕,有我在,有鬼也不用害怕。咱们出不去,他们也出不去,既然喜欢玩,我就陪它们玩玩!”


  我可不喜欢玩,可是没办法,这一路上我们走的都是比较偏僻荒凉的地方,会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也在情理之中,我并不是很害怕,只是觉得很累,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还没到盘龙岭,就遇到了好几次灵异事件,难道我天生跟鬼有缘?


  周紫萱开始在树上做记号了,路过的地方都贴上了符,这样容易辨认。但我认为不是林子有问题,而是这座山有问题,显然我们刚才走过的地方就是来时的路,为什么道路变成了一条河,我认为肯定是脏东西的障眼法,其实路还在那里。


  “紫萱,要不咱们再下去看看,我想确定一下那条河是不是真的。”我分析着,对她说道。


  “不可能,你要是不信,我就陪你过去看看。”周紫萱苦笑着对我说道。


  说完就要走,我却又看到了树上吊着的女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