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六章 事出反常

  “什么?让他们走?他们对你做出了那种事,你居然还放他们走?”我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立刻走过去质问道。


  “什么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女孩儿平静的看着我,让我心头升起一丝寒意。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遭遇了这种事情,她还能表现的如此平静?

  我确定当时自己没有看错,绝不是幻觉,因为我和周紫萱都看到了,要是幻觉,不可能两个人同时都出现幻觉,这说不通!

  “小丫,你告诉我,他们是不是威胁你了?你放心,有什么事跟我说,要是他们真的威胁你了,你们不忍心下手,让我来送这两个禽兽上路,出了什么事我一个人扛着,绝不会连累你们。”我义愤填膺的拍着心口说道。


  女孩儿却微微一笑对我说:“谢谢你,我真的没事,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们为什么要抓他们?”


  “你说什么?小妹妹,你是不是受了刺激,好好想想,他们对你做了什么!”周紫萱在苏轻尘的搀扶下走了出来,皱起眉头问道。


  “谢谢姐姐关心,我真的没事,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女孩儿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这就让人想不明白了,为什么会这样?


  那两个猎人被人按着,一言不发,他们的表现已经告诉我,我看到的肯定不是幻觉,只是想不明白,这个女孩儿到底哪里有问题,为什么还要包庇他们?

  “王权,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别再说了,怎么决定听他们的吧。”周紫萱凑近我,悄悄的对我说道。


  就连苏轻尘也说他感觉到了一股很强的磁场,是阴气,让我们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了,这股磁场很强,再闹下去恐怕我们也会有麻烦。


  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也感觉到了,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我看还是不要再多说了,这是人家自己的事情,作为过路人,我根本没资格替别人做主。


  当事人既然不介意,我也就不想管了,爱怎么着怎么着吧,反正经过这件事之后,我是不会再跟这两个禽兽玩意儿合作了,钱我也不要了,我怕脏了手!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说完这句话,我就招呼他俩离开了。


  在我们走的时候,两个猎人还被他们按着,那个女孩儿嘴上说不追究,也告诉我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可能是想私下里自己解决这件事,不想让我们受到牵连。


  只有这个解释能够说得通,别的我就想不到了。


  我们三个回房间之后,又讨论了许久,苏轻尘最后提议我们出去看看什么情况,我也正好想了解一下,便跟着他悄悄的出去了。


  可我俩来到院子里一看,人已经都散了,房间里的灯也全部熄灭了。我们又去了猎人的房间,他们果然没有在房间里面,我隐隐觉得,他们可能出事了!

  果然还是跟我猜的一样,他们打算私下里处理那两个猎人,又不想给自己带来麻烦,所以不能让我们知道,否则的话,可能要把我们也解决了灭口!


  想想还真是有这个可能,刚才的处境还是挺危险的,如果那个女孩儿失去理智,把我们几个也抓了,岂不是死的很冤……


  “乖乖,好强的磁场,这里恐怕有不干净的东西,王权,咱们还是连夜离开这里吧!”苏轻尘忽然神叨叨的说了这么一句。


  四下里一片黑,天坑里面阴风阵阵,本来心里就不安,听到他这样说,我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我问他:“什么磁场,你又感觉到什么了?现在大半夜的,这个时候走,你就不怕再遇到什么脏东西?”


  “那你说怎么办?”他好像很为难的样子。


  我想了想跟他说:“事到如今,我看这样吧,咱们跟周紫萱商量商量,看她怎么处理,她是鬼婆,有没有脏东西她很清楚,我比较相信她。”


  “鬼婆……”苏轻尘陷入了思考。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站起身来,径直回到了周紫萱的房间。来到房间一看,她已经睡着了,身子明显很虚弱,我摸了她的额头,好像还发烧了。


  “我看走不了了,她发烧了,猎人的房间里有药箱,苏兄,你去帮我拿来。”我点上火把,对他说道。


  他应了一声就跑出去了,他走后,周紫萱睁开了眼睛,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我说:“王权,我可能不行了,我身体里的灵力越来越少,来盘龙岭之前我就有感觉,一直没有告诉你,怕你分心。”


  “不会吧,这个时候你跟我说这些?”我听完之后很惊讶,心里一阵难受!多日的相处,我对她有一种说不出难以割舍的感觉,她突然告诉我她快不行了,此刻我的心很痛。


  “我早有心理准备,你还记得吗?你帮我称骨时我身上的三把火本来已经熄灭了,是你从鬼门关把我拉了回来,这原本就已经违背了天意,从那时起我就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咳咳……”周紫萱吐了一口血,继续说道:“作为鬼婆,身上必须要有灵气充足的灵体寄居,才能维持自己的生命和灵力,这种现象叫做共生。可自从那次之后,我身体里的灵气只出不进,日渐衰竭,恐怕已经到了行将就木的地步,是时候告别了!我没什么遗憾了,能认识你我很高兴,可惜爷爷的医疗费,我没能力承担……”


  周紫萱说完这番话,握住我的手就突然松开了,眼睛也慢慢的闭上了。


  “紫萱,你要撑下去,我会带你回家的,你的家人还在等着你,你不能死,你这样太不负责任了!”我眼泪哗哗的就掉了下来,伴随着的还有那黏糊糊的鼻涕。


  此刻我瘫软在床跟前,紧紧抓着她的手,哭的像个泪人。


  苏轻尘推开门进来了,一看到这个情况,急忙跑过来问了一句:“怎么了王权,你哭什么?”


  “她走了……”我趴在床上,掩面而泣!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