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三章 人皮

  至于动物为什么要剥人的皮,这一点已经不言而喻了!历来上山的老猎人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猎杀珍稀动物,剥去它们的皮卖钱,那些被剥了皮的野兽,它们的尸体就被随意丢弃在深山里面,任其慢慢腐烂,成为其它野兽的晚餐。


  万物皆有灵,佛门一直都说众生平等,野兽只是没有人类的觉悟,报复心没有那么强罢了,一旦有了人类的觉悟,什么事都有可能做的出来。


  周紫萱的这番话,让我心头一震,不禁又想起了那篇动物园野兽袭击人的新闻,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动物为什么突然发狂一直没有人给出合理的解释。刚才我听闻周紫萱的分析之后,觉得非常有道理,动物生来也不是人类的食物,只不过它们弱小,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时代,弱者主动会被淘汰。


  家禽就不说了,人类是贪婪的,他们大肆破坏,很多野生动物已经濒临灭绝,就连老虎这种被称为百兽之王的大型野兽,最终也难逃猎人的魔爪。


  我又想起了怅鬼,为什么当时会遇到怅鬼,我当时没有想到这一点,随着越来越多的诡异事件发生,我有些明白了。一开始怅鬼的出现,就是一种预兆,只不过我们没有那么高的智慧,谁也想不到野兽死后,也会变成鬼,竟也有那么强的怨气!


  “王权,提个建议啊,别愣着,那些东西可能连咱们也不会放过!这些关在笼子里的人已经注定要打入畜生道了,野兽不知道用了什么旁门左道,应该是跟笼子里的人调换了轮回,它们再投胎,就能做人,而笼子里的人,恐怕做人无望了,我可不想跟它们一个下场!”周紫萱满面愁容,对我说道。


  苏轻尘分析着:“我想……应该不会吧,咱们又不是猎人,也没有伤害过它们,冤有头债有主,又怎么会害我们呢?”


  周紫萱却摇着头跟他说:“你想的太简单了,知道水鬼为什么害人吗,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找替身,这些野兽跟水鬼又有什么分别?”


  “你是说……我们三个加进去,也能多出三个名额?”我惊诧道。


  “不是三个,是四个!”周紫萱微微颔首,回答道。


  可不是嘛,我把柳梦蝶忽略了,加上她,有四个名额,听起来确实挺诱人的,如果老虎的鬼魂真的有了人类的智慧,我想它们不会轻易放过我们!

  “那现在怎么办,出又出不去,难道要等死?”苏轻尘明显已经慌了,他可能没有见识过周紫萱的真正实力,我总觉得她比我想象中要厉害。


  前面两次使用五行旗,足以引来天雷地火,可见非常不一般。而且那个时候她体内的灵力只出不进,表面上看起来活蹦乱跳,其实身体孱弱,甚至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而今她的身体得以恢复,应该不至于见到一群鬼魂就束手无策。虽说是野兽的鬼魂,但我认为,她完全可以解决,实在不行不是还有我吗,再加上一个苏轻尘,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你别急啊,出去肯定是不太可能了,干脆进去看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沉住气,不管看到什么,记住不要发出声音,我会在你们百会穴施加法印,利用避鬼咒悄悄潜入,只要不发出太大的响声,它们应该看不到。”周紫萱冷静分析着,对我们说道。


  在施加法印之前,她也跟我们说明白了,她说这种方法通常面对人类的鬼魂有作用,但也不是百分百能起作用的。


  千人千面,何况是变成了鬼,人有高矮胖瘦,鬼同样也有强弱之分,中间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到那时就要随机应变了。她不能确保我们的安全,如果情况紧急,可能自己都顾不到自己,所以让我们一定要提高警觉,随时准备好面对突发事件。


  “原来还有这种旁门左道的东西……”苏轻尘听周紫萱说完,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笑了笑跟他说:“这可不是旁门左道,你还是接触的太少了,慢慢你就会明白了。总之别担心,这种场面我见的比你多,我总结出来一个道理,你越是害怕,恐惧越是会趁虚而入,等到你肩头上那两把火灭了,到时候神仙也救不了你,明白吗?”


  “我懂……我懂……”苏轻尘楞楞的点头回答道。


  “准备好了吗?在我施法的时候,一定要静下心来,不要胡思乱想,这样成功的几率会很大,中间如果失败了,在一定时间内不能第二次施法。”周紫萱一本正经的对我们说道。


  “嗯,我准备好了,来吧!”苏轻尘深吸了一口气,答道。


  “你先等等,我看你还没有准备好,王权先来。”周紫萱说着话,就开始结手印了,同时用泰语念着咒语,念完之后,将手印按在我头顶上。


  顿时我就感觉到有一股凉凉的气流进入了我的大脑皮层,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这种感觉刚开始有些舒服,到后来就变的刺痛、冰冷。


  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睁开眼,周紫萱告诉我,已经好了。


  接下来是苏轻尘,他可能心没有静下来,施法的过程比较久,不过也没出什么太大的问题,总算也成功了。


  接着,我们便跟在周紫萱身后,穿过那一个个牢笼,来到了她所说的那些房间门口。透过房门上面的玻璃,确实可以看到,房间里有许多水箱,这些水箱里面浸泡着一张张人皮,看上一眼,让人头皮发麻!


  直到此刻我才注意到,房间里还有锈迹斑斑的药箱,针管等医用器材,可想而知,三楼在上个世纪应该是一家医疗中心。


  “奇怪,怎么不在了?”周紫萱回过头,皱着眉头喃喃道。


  “什么不见了?”我立刻询问道。


  她叹了一声,告诉我:“刚才我还看到这个房间里有一只老虎,当时它正在剥一个人的皮!”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