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五章 笼中鸟

  幸好周紫萱及时给我解惑,她告诉我,那些不是人,最多是人的灵魂,只不过是猎人的灵魂,还是无辜的人她就不清楚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我们不杀死它们,那些野兽也早晚会吞噬它们,因为它们可以制造假象,可以隐藏自己的气息,这点就足以证明,它们远比人类的灵魂怨气要大。


  听她说完,我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看来我之前的种种猜测都是对的,那些野兽不仅仅有了智慧,而且智慧可能还超出了人类。


  正如小丫一家人,它们也是某种成了气候的野兽,但它们是善良的,不但没有伤害我们,还送给我们一件宝物。


  而我们这次要面对的,显然是狡猾的野兽,如果说,刚才我还有信心跟它们斗,那么现在,见识到它们的阴谋诡计之后,我不敢确定了!

  没等我想明白这个问题,走廊两头儿忽然砰砰两声,两道大铁门从天花板落了下来,把我们困在了里面。


  我很好奇,天花板上怎么会有大铁门,肯定不会是机关,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野兽的灵魂已经具备了某种能力,可以幻化出假象迷惑我们,也能用假象困住我们。


  真是这样的话,我们这次面对的对手似乎有点强大过头了!

  “糟了,斗不过它们,很快就会被蚕食掉的!”周紫萱略有担忧的看着我,说道。


  我不甘心就这么死在这里,死了还不能进入轮回,即便进入轮回,也要跟野兽对调!


  投胎做畜生?我不要这样,凭什么野兽可以主宰人的命运,我们又不是猎人,平时我连杀鸡都会手抖!这次虽然跟猎人一起来狩猎,但我从没杀过野兽,虽然性质都差不多,我却认为,我们不该遭受这样的待遇。


  我激动的跑过去握住大铁门上面拇指粗的钢筋,那一刻从手心里传来了一阵寒意,我急忙松开了手,一看手心都冒烟了,一阵刺痛,明显是冻伤了。


  “别碰那道门,我来想办法。”周紫萱立刻提醒道。


  我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儿布,包扎受伤的手,然后拼了命的去叫苏轻尘赶紧醒来,因为我感觉到气温正在急剧下降,他迟迟不醒过来,我怕冻也能把人冻出个三长两短。


  果然还是被我猜中了,走廊里面的黑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股白烟,不,是寒气,我已经感觉到了寒冷!


  “你们……冷不冷?”我下意识的问道。


  周紫萱虚弱的坐在墙根处,苦笑着对我说:“我看到了,撑着点,我想想办法。”


  不大一会儿,那寒气就朝我们逼近了,我们本来穿的就薄,气温骤然下降之后,我手臂上已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再这么下去,我恐怕不被冻死也会冻出病来,然而这还不是最让人担心的。


  我真正担心的是等会儿那些东西会出现,对我们不利,它们想方设法把我们几个困在这里,绝对不可能只是想冻死我们。


  “金木水火土……”周紫萱将五行旗拿在手中,开始默念咒语。五行术引来了火焰,空气中还有露水,两者正好可以起到平衡作用,正好也逼退了寒气,没过多大一会儿,已经感觉不到寒冷了。


  我正暗暗窃喜的时候,忽然听到周紫萱闷哼了一声,旗子掉在了地上。


  “周小姐,你没事吧?”苏轻尘关切的问道。


  “没……没事,我已经尽力了,还是对抗不了它们的力量,我身体里的灵气正在被它们吸收。”周紫萱皱着眉头说道。


  我一听这还得了,不光束手无策,身体里的灵气还在被那些东西吸收?她可是我们的一员大将,一旦她倒下,我敢保证,凭我和苏轻尘两个人,绝对无法从这里逃出去。


  有时候我懂的确实比常人多点,但也只是听说过,终归是纸上谈兵,懂的多有什么用,不会破解的法子也是空谈。


  我和苏轻尘此刻都是一脸惊讶,我能感觉到他应该也是和我一样,一开始我们把希望寄托在周紫萱身上,到后来周紫萱说她也不行了,那种失落的心情,无以言表。


  如今的我们,已经成了笼中之鸟,想挣脱这坚固的牢笼,我看几乎是不可能的。可我也不愿意就此放弃,趁着我的身体还能动,还没有被冻僵之前,我尽可能的想着办法,尝试破坏铁门。


  我用阴木剑往铁门上面砍,却丝毫不起作用,强行砍下去,最终的结果就是剑被弄断,门甚至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没用的,省点力气吧!”周紫萱靠着墙,虚弱的声音传来,我听了心里更难受。


  我蹲下来,冷静想着法子,忽然想到,以前遇到脏东西时,如果阴木剑伤不了它,就在剑上面涂上自己的血,威力就会成倍增加。


  于是我立刻想咬破自己的手指头,平常看到周紫萱就是这么做的,看着是一回事,自己尝试又是一回事。原来自己咬自己是这么的疼,关键是咬了几下都没有出血,最后不得已,我只好用剑在手指头上划了一下。


  将血涂在阴木剑上面之后,这把剑居然把我的血吸了进去,看的我一愣一愣的。


  一旁的周紫萱也注意到了这一幕,她惊讶的看着我,我也同样一脸疑惑。她忽然对我说:“继续,让它吸更多的血试试。”


  我很为难,本来现在的情况就很紧急,身体素质不好的恐怕撑不了多长时间,这个时候还要用我的血,我真怕自己会撑不过去。不过为了大家的安全,再大的危险也要尝试一下的!


  我继续将血滴在剑上,以前还真的没有发现,原来这是一把吸血剑,我发现有多少血都不够它吸!

  感觉差不多了,我便拿着剑朝铁门砍了下去,这一次,阴木剑没有被弹开,而是吸在了那根铁条上面。


  我试着拔了一下,没拔下来,再用力,一个踉跄就坐在了地上。苏轻尘正要过来扶我,忽然露出惊讶的眼神,指着地上对我说:“王权,快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