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章 偷圣药

  “你盯着它,我来画符。”周紫萱说完,就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用血在红纸上面开始写着什么。


  我很害怕上面那个东西,可又不得不盯着它,担心它会突然做出对我们不利的事情。如果周紫萱所说属实的话,那个东西一定被施法者控制了,先不说我们能不能斗的过那个东西,就算是斗赢了,怎么对付施法者还是个问题。


  可我们确实没有别的办法了,不行也要试一试,否则就没办法带走柳梦蝶,总不能救一个,就要放弃一个吧。那样的话,能保住苏轻尘的命,他也会因为这件事责怪我们的,我们也会受到良心的谴责。


  “好了没有,紫萱……”我看到那个东西身子晃动了一下,急忙询问道。


  周紫萱正在认真画符,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别急……”


  我将阴木剑攥在手里,用手臂夹着手电筒,开始两只手握着那把剑,打算有什么不对劲就先用剑攻击那个东西,先发制鬼。


  等了片刻,还真是有情况,那个东西突然不见了,我也就低下头看了周紫萱一眼,它就消失了。


  感觉到不对劲,我立刻拿着手电筒四下打量,忽然从背后吹来了一阵冷风,就仿佛有人在我脖子后面吹凉气,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急忙转身。


  那个东西就站在我身后,直勾勾的看着我,但我还是看不到它的脸,头发几乎遮住了整张脸!

  我本能的将阴木剑狠狠刺了过去,剑没有什么阻力,直接就穿透了它的身体。可它并没有表现出受到伤害的反应,我不敢再跟它僵持,立刻放开剑后退了几步。


  这时,它缓缓的把头抬了起来,双手突然抬起,迎着我就是一个熊抱。幸好我临场反应也算快,迅速弯下腰躲了过去,并且顺势将刺在它身上的阴木剑拔了出来。


  也是在这个时候,周紫萱已经画好了符,我没看到她是什么时候过来的,等我看到的时候,符已经贴在了那个东西额头上。


  但这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那东西被符箓贴中之后,只是出现了短暂的痛苦状态,它拼了命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了周紫萱的脖子。


  周紫萱立刻就双眼翻白,接着又被它提了起来,此刻的周紫萱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眼看着要不行了。我试着用剑去砍那个东西的手臂,可根本砍不动,阴木剑砍在上面,居然溅起了一团火花,震的我虎口发麻。


  眼见着砍不动,我只好立刻趴在地上,让周紫萱能够踩着我的背,不至于那么快就被鬼掐死。


  本想着以这种方式拖延片刻,给她营造反击的时间,可惜我还是低估了那个东西的力量,它居然瞬间就把周紫萱的身体隔空提了起来。这种邪恶的力量,我所见过的厉鬼也做不到,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能这般强大!


  这玩意儿不怕阴木剑,不怕符,我真不知道它到底害怕什么!

  “紫萱,你怎么样?”我紧张的看着她,却也帮不上忙,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被那个弄到了半空中。虽然它的手已经放开了周紫萱,但她依旧表现出痛苦的模样,脖子上看起来什么都没有,我却看到了一条红色的勒痕,且颜色无法越深。


  显然她没办法回答我,此刻的她双眼翻白,已经看不到黑眼珠了,眼看着就要死了,我能做的也仅仅是拿着阴木剑拼命的刺那个东西的身体。但依旧还是没用,刺在上面,就感觉像是刺到了钢板上,这玩意儿已经恐怖到刀枪不入的地步了!

  “小兄弟,需要帮忙吗?”


  忽然间,从黑暗中穿出来一道陌生的男人声音,我急忙回头,发现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从墙壁里走了出来。


  我一个踉跄坐在地上,惊恐的看着他。


  在距离我几米的地方,他停了下来,面对着我说道:“你斗不过它,需要帮忙的话尽管开口。”


  “快帮我把她救下来再说!”我也不管那个面具男是什么玩意儿,只要他能帮我把周紫萱救下来,什么都好说。


  “救她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面具男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不由一愣,这家伙是什么来路还没弄明白,能不能答应他?

  似乎眼前除了跟他妥协,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也没有时间让我慢慢想,于是我果断答应了下来:“只要你能救她,什么都好说。”


  我话音刚落,周紫萱就从半空中掉了下来,她坐在地上一阵剧烈的咳嗽,然后紧张的对我说:“别……别答应他,他就是那个施术人!”


  “看来你也不笨,不过……就算知道了我的身份,你们也没有选择,否则这个人必死无疑!”他的脸正对着地上的苏轻尘,显然指的就是他。


  “你威胁我?”周紫萱挣扎着站了起来,激动的胸口随之起伏。


  面具男冷哼一声:“威胁?你们还不够资格,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送你们赴黄泉!乖乖听我的话,才能救他!”


  “对了,还有她。”面具男目光一转,就盯上了柳梦蝶,不等我们做出反应,柳梦蝶整个人就飞了起来,被那个东西带着上了七楼。


  “你想怎么样?”周紫萱上前一步,愤怒的质问道。


  面具男转过身去,冰冷冷的说道:“放心,她的命暂时寄存在我这里,拿到圣药,我自然会归还给你们。对了,圣药在一个姓石的道人手里,要救这个奄奄一息的人,也需要圣药。”


  面具男丢下这句话就凭空消失了,我不禁一愣,这个东西到底是人是鬼?周紫萱说他是施术人,看来不应该是鬼啊,可是人怎么会从墙壁里走出来,还能凭空消失?

  “紫萱,怎么办?”我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想不到办法了,怎么会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是我怎么也预料不到的。


  周紫萱长叹一声对我说:“还能怎么办,找圣药吧,他既然给我们交代了任务,肯定会指引我们找到那个老头儿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