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二章 麒麟

  “快点快点,加把劲,就快到了!”周紫萱帮我扶起苏轻尘,给我打气道。


  我心跳还是很快,实在是太累了,呼吸都很困难。估摸着,我们至少已经爬了几百个台阶,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楼梯都这么高?


  我总觉得这个地方有古怪,要是在现实中,这么高的阶梯该需要多大的工程,而且这里也没有看到一个人,阶梯上面却一尘不染,这不科学。


  “咱们还是小心点,别放松警惕,这个地方非同寻常,我怕……”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怕什么,不是还有我吗!”周紫萱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对我说道。


  我没再多说什么,继续忍着腿上传来的酸痛往上爬,没走几步,忽然看到从阶梯上面滚下来一个巨大的火球!


  “紫萱小心!”发现的同时,我大喊了一声,急忙向一旁闪躲。


  那火球眼看着就要滚到我们跟前了,阶梯两旁原本都是山坡,此刻不知为何,却变成了深不见底的悬崖。


  我感到一阵恐慌,却也丝毫没有法子,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巨大的火球飞速而来,根本没地方可以躲避。要么硬生生被它撞到,要么从这里跳下去,摔的粉身碎骨,没有第三种选择!


  周紫萱面对这种突发事件,也无可奈何,我俩只能大眼瞪小眼,脸上充满无奈。


  火球比我预想中还要大,当它接近的时候,我眼前全是一片火红,距离还有十几米,滚烫的热浪就已经扑面而来,将我的头发烧焦了。


  下一刻,我本能的闭上了眼睛,以为这次多半难逃一劫了,谁知等了好几秒,火球还没有撞过来,我这才疑惑的睁开眼睛。


  只见在我们前面,一只长的像老虎的不明生物正在盯着我们,这东西全身通红,仔细一看,原来是身上正在燃烧着熊熊火焰!


  周紫萱看清楚之后,不由发出一声惊呼,激动的指着那个东西对我说:“王权快看,麒麟……是麒麟!”


  “麒麟?”我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种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生物,怎么可能轻易被我们撞见,难道这又是我做的一场梦?


  想了想,我跟周紫萱说:“我知道了,这肯定是在做梦,我早就应该想到的,咱们快想想办法,看能不能醒过来,不然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准,我怕会有危险。”


  因为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以前遇到的情况还要严重,梦跟现实似乎发生了某种重叠,在梦里所发生的,在现实中并不会发生,但是如果在梦里受了伤,在现实中也会受伤。虽然没有一个人能解释这种超自然现象,但我知道很危险,还是赶紧醒过来比较好。


  “不是梦,你搞错了,这不是梦境,这是……真的麒麟……”周紫萱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奇怪生物,仿佛不自觉的慢慢朝它走了过去。


  我一看就知道要出事,立刻把苏轻尘放下,跑过去从后面抱住了她。


  她这才清醒过来,骂了一声:“放开我,你这个禽兽!”


  “我是来救你的,你怎么骂人!”我抱的更紧了,生怕她会出事。我是完全没有选择才会这么做,真的是没有半点非分之想,她要是硬要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


  “你先放开我再说!”周紫萱挣扎的更厉害了。


  我只好暂时放开她,尴尬的笑了笑。谁知她却扬起手就往我脸上打,我又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等了几秒钟,没有听到声响,我睁开眼睛一看,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正抓着周紫萱的手腕。


  而这只手却不是女人的,是一个男人,这男人身上穿着黑白相间的大袍子,袍子上面绣着一只浑身是火的麒麟,背部则是一个八卦图案。


  这个人满头白发,面相看起来却不过二十来岁,他的头发很长,就那样披散着,浑身散发着一股很强的磁场。


  我越看越觉得这个人不简单,绝对是我们惹不起的大人物,都说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我看这家伙肯定有点能耐,别的不说,就说他身上的气场,我只在一个人身上见到过,就是黄战。


  “你是……”周紫萱愣了几秒,随即问道。


  白袍人微微一笑:“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来这里有何企图?”


  “我们……”周紫萱眼珠子滴溜溜去转着,很快就想到了说辞:“哦,我们是无意中发现这个地方的。”


  “既然如此,我这就送你们下山吧。”白袍人说完,就作势赶我们走。


  周紫萱急忙哀求道:“慢着……既然来了,我想上柱香,你不会反对吧?”


  “这个……”白袍人面露难色,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别这个那个了,本姑娘见到道观一定要上香的,王权,咱们走。”周紫萱得意的说道。


  “且慢……”白袍人又拦住了我们。


  “又怎么了?”周紫萱苦着脸问道。


  白袍人呵呵一笑对我们说:“上香可以,不过天黑之前一定要下山,否则的话……出了什么事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


  这白袍人看起来阴阳怪气的,不知道是不是好人,我看还是小心点比较好。特别是那只麒麟,很明显,麒麟听白袍人的话,要不是他及时出现,可能我们已经被这东西弄死了。


  “紫萱,你看到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吗?”我不禁皱起眉头,悄悄问道。


  周紫萱小声跟我说:“你啊,就是爱瞎想,既然是道观里的人,应该不会有坏心眼,要不然刚才也不会阻止我们进去参观了。”


  我不置可否,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个家伙身上的气场太强了,我怕他万一心怀不轨,我可没本事跟他斗!

  到了道观里,入眼就看到一副棺材摆在观内,神台上根本没有神像,空空如也,这让我们拜什么?

  “我说……白袍……不是,这位道长,你们这是什么道观,怎么摆着一口棺材?”我抓了抓头发,疑惑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