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三章 挑水砍柴

  “这里并非道门,要上香我带你们去。”白袍人说完,就招呼我们出去了,并且顺手关上了门。


  我就奇怪了,不是道门,怎么正对着那个阶梯,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道观,这么大一个道观,除了白袍人,其他人都去哪里了?


  我想到了这次来的任务,于是顺便打听了一下:“不知道长贵姓?”


  “别叫我道长,我也是个凡俗之人。”白袍人嘴上这么说,却不愿意告诉我们他的姓名。


  我干脆也不和他拐弯抹角了,直接问他:“请问道长,附近有没有一个姓石的老伯?”


  “姓石的……你们找他所为何事?”白袍人似乎被我的问题吸引了,停下脚步饶有兴趣的看着我。


  “哦,没事没事,就是随便问问。”周紫萱嘻嘻哈哈的打着马虎眼。这笨拙的演技,只怕瞒不过白袍人的眼睛,只是他当时也没有点破,只是笑了笑,便不再多问。


  白袍人带着我们上过香之后,便以打坐修行为由离开了,让我们请便,不过天黑之前务必要下山。


  我们表面上答应了他,其实心里在窃喜,这是一个机会,他让我们下山,我们偏不下山,等到天黑了才好下手。


  偷东西这种事,我生平还没有干过,但是这次关乎到人命,不得不这么做。


  我跟周紫萱商量了一下:“紫萱,你说说,这么大个道观,圣药会放在什么地方?”


  “这个嘛……我可说不准,不过你也不要想太多,到时候我自有办法。”周紫萱说道。


  “自有办法?我知道了,又是纸仙吧?你这玩意儿到底行不行?”我疑惑的看着她。不是不相信她的本事,只是我感觉白袍人比她厉害多了,万一被人家识破了,不知道会不会给我们自身带来麻烦。


  周紫萱听到我质疑她,脸立马就耸拉了下来:“谁说不行,指望你什么事都办不成!”


  “行行行,当我多事,总之咱们还是小心点吧,先探探这里的地形再说。”


  我俩假装四处看看,看到香炉就礼貌的走上前去上香,没多大一会儿,就把道观一层转了个遍。也是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道观上面那几层也摆着许多神像。


  而这些神像的共同之处就是,清一色全部是道士,虽然造型千奇百怪,穿着却相差不多,只不过手里拿的东西有所不同。有的神像拿着拂尘,有的拿着桃木剑,有的拿着八卦镜,还有许许多多的法器我都认不出来。


  周紫萱累的满头大汗,喘着气跟我说:“不行了,休息一下再说!”


  她累,我更累,至少她不用背苏轻尘,而我却要时刻背着他。刚才我就在想一个问题,这白袍人也真是奇怪,明明看到我们有一个伤员,却也不问这个人到底是怎么了。


  一层说到底我们还是没有搜寻完,还有很多角落也有房子,庭院也很深,圣药谁知道藏在哪个房间里!

  “王权,你发现没有,天好像黑了?”周紫萱突然的一句话让我愣住了。


  我抬起头一看,果然是有点黑了,不知道是天气变了,还是真的到了晚上。我感觉也没有转多长时间啊,怎么这么快就到晚上了。


  “怎么办,白袍人说,天黑之前让我们下山,否则可能会有事发生!”我无奈的看着周紫萱。


  她却不屑的对我说:“你听他的,他当然希望咱们早点走了,说不定他已经猜到了咱们的目的,越是这样,就越不能走,知道吗!”


  “为什么?”我有些不懂,这要是被发现了,会不会把事情闹大?

  “你想啊,那个白袍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他肯定知道咱们来的目的,这个道观也不简单,你别忘了咱们是怎么进来的。既然白袍人准许我们在道观里参观,就料定咱们找不到圣药,自然不会管我们,不过找不到我也要试试!”周紫萱眼神变的无比坚定。


  我听明白了,高人行事一向让人猜不透,或许白袍人只是想跟我们玩玩,反正也没什么损失,那就陪他玩玩吧!

  我俩商量好之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上了二层,本以为二层顶多和一层差不多,谁想到一上来就看到了白袍人。这家伙看样子正在做饭,忙的不亦乐乎。


  我站在门口,抓着脑袋,实在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么一个奇怪的人,看起来就好像不食人间烟火一样,原来他也是要吃饭的啊!


  “别愣着了,去把柴砍了。”白袍人头也不回的对我们说道。


  “什么,砍柴?”周紫萱发出了一声惊呼。


  “你没听错,是砍柴。”白袍人再次强调道。


  “你有没有搞错,凭什么让我们砍柴……”周紫萱当即就沉不住气了。


  我赶紧拉着她的胳膊小声对她说:“别激动,砍柴而已,让我来吧。”


  周紫萱虽然不情愿,也只能闷在心里,敢怒不敢言,毕竟还不知道这个白袍人的身份,只能暂时顺着他的意思来,千万不能把事情闹大。


  “王权,你……”周紫萱见我乖乖的去砍柴了,想制止我,但又找不到更好的说辞,只能苦着脸一副不高兴的看着我。


  “你也别愣着,去挑水。”白袍人转过身,看着周紫萱说道。


  周紫萱四下看了看,然后指着自己的鼻子惊讶道:“我?”


  “没错,就是你,去挑水吧,把这两个水缸装满才有饭吃。”白袍人指着旁边那两口水缸说道。


  周紫萱上前看了看,便哈哈大笑起来:“喂,白袍老道,你在逗我?这么小的水缸,一桶水就满了吧!”


  我也过去看了一眼,确实是很小的水缸,再看看我面前那一大堆柴,我在心里把这个道士问候了一遍。怎么能重女轻男呢,还是道士呢,我呸!

  “别愣着,赶紧干活儿!”忽然,不知道是谁在我后脑勺打了一下,我急忙转身,身后根本就没有人。


  白袍人正在忙着切菜,那会是谁打我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