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 鬼太岁

  “哦,来了。”我急忙跑了过去:“道长的一番良苦用心值得我们后辈学习,这种事不用考虑,自当义不容辞,道长还有什么事要帮忙,尽管吩咐就是。”


  白袍人思忖片刻,对我们说:“是这样的,我原本自己可以解决,主要是前段时间元气大伤,无法离开道观,我需要你们去帮我挖一样东西。”


  “嗯?是什么东西,你说说看。”周紫萱急忙上前询问道。


  白袍人示意我们出去,来到道观外面,指着那云雾缭绕的山下跟我们说:“看到没有,那个位置,你们若是看到柳树开花,尽管挖就是,那下面……”


  “柳树开花?白袍老道,你别忽悠我们啊,柳树怎么会开花呢?你到底要我们挖什么东西?”周紫萱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不等白袍人说完,就打断了他。


  “我需要的是太岁,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就在那个位置,柳树下面有一鬼太岁,去把它挖出来便是。”白袍人说道。


  “鬼太岁?道长,太岁我知道,可是这鬼太岁是什么,有没有什么说法?”我诧异的看着他。


  白袍人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鬼太岁也是太岁,不要担心,尽管挖出来便可。挖太岁的时候,不要被阳光射到就好,一定要在白天挖,正午时刻最好,挖出来之后,立刻将这瓶金粉倒上去,等待片刻,便可取出。”


  “这是什么?”周紫萱接过那个小瓶子,问道。


  “说了你也不知道,时间不早了,我看你们也该出发了,千万不要误了时辰,要不然又要等几十年了!”白袍人表情肃穆的看着我们。


  我们的手机时间已经停了,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看太阳已经升起来很高了,我也不想再继续耽误下去,刚才听白袍人说误了时辰还要等几十年,这可不是小事。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别说这白袍人于我们有恩,就冲他可以为了泱泱中华做出牺牲的这份精神,我一定会帮他的。


  但我也知道,人心难测,世事难料,谁知道他说的话是真还是假。


  “好吧,那我们怎么下山?”周紫萱沉思片刻,问道。


  “怎么来的就怎么走,不需要我带路了吧。”白袍人似笑非笑的说道。


  我仿佛看到他最近有一丝鲜血,还没看清楚,他就转过身去冲我们摆了摆手:“去吧。”


  我俩也不便再打扰,于是拿起箱子里的布袋就走了。临走的时候,顺便把苏轻尘也带走了,我给他吃了一粒丹药,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不知道这丹药有没有效果。


  出了道观,周紫萱才问我:“王权,你觉得,那家伙靠谱吗?”


  “靠不靠谱我说不准,试试就知道了,我想,他没理由骗我们吧?”


  “那可不一定,一看那家伙就是个怪人,这怪人的想法都是千奇百怪的,正常人根本摸不透!”周紫萱摇着头,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说话间,我就感觉到苏轻尘在我背上轻微的动了一下,我把他放下,轻轻拍打着他的脸,过了一会儿,他睁开了眼睛。


  “王权……紫萱……我这是怎么了?”他的意识似乎还有些不清醒,摸着自己的头傻愣愣的问道。


  周紫萱欣喜若狂:“圣药果然厉害,伤口都愈合了!”


  她不说我根本没注意到,仔细一看,可不是嘛,之前那么严重的伤,此刻已经结痂了,而且苏轻尘整个人脸色看起来红润了许多,不像昏迷的时候那样苍白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苏轻尘茫然的看着四周,一副痴呆像。


  我笑了笑跟他说:“没事了,你现在安全了,有些事以后慢慢跟你说,现在我们还有一件十万火急的事情要去办,抓紧时间吧。”


  路上,我的简单的跟他说了一下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但是关于柳梦蝶的事情,我们没有提,他可能也不知道柳梦蝶被面具男抓走了,我看暂时还是不要告诉他为好。


  不一会儿,我们便顺着阶梯下来了,果然又一次出现在一片桃林中,穿过这片桃林,再回头,却发现桃林已经不见了。


  这一幕完全在我预料之中,但苏轻尘毕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他当时表现的很震惊。不过我们也没有跟他解释太多,因为已经十一点四十几分了,一出来,手机时间也恢复了正常。


  根据白袍人所说,那个位置还有一段距离要走,时间紧迫,我们只能一路狂奔,到那里还要挖,事先没有准备好工具,这个时候我倒是有些犯难了。


  不过还好,周紫萱很快就找到了那颗开花的柳树,要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会相信,一颗柳树居然开出了血红色的花朵,乍一看像极了玫瑰花,仔细看,还是有区别的。这花不光长的奇怪,花蕊是黑色的,而且还散发着一阵阵恶臭,就像腐烂的肉一样,特别难闻。


  “就是这里了,快想办法挖吧。”周紫萱放下沉重的布袋说道。


  我手上没有铁锹,只能用剑砍下一根树枝,劈成两半,我和苏轻尘负责挖,周紫萱负责盯着,有什么情况也好及时告诉我们。


  在开始之前我就跟苏轻尘说清楚了,我们这次要挖的是鬼太岁,这鬼太岁见不得阳光,等会儿挖到了,一定要用布遮住阳光,然后再把白袍人给的金粉倒上去。


  苏轻尘虽然不是很理解,但也知道时间很紧,没有多问,只是闷头苦干。没多大一会儿,果然挖到了异物,软软的,看起来就像是蛤蟆背上的表皮,居然还有花纹。


  苏轻尘吓的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我急忙趴在那个大坑上面,用身体遮挡阳光,接着周紫萱将装红包的布袋拿来撑了起来,遮住阳光,示意我们继续挖。


  那个东西很大,具体有多大还不知道,挖出来的也只是碗口那么大一小块儿而已,并且还在蠕动,看起来特别的恶心。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