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章 云中屋

  “小苏,别愣着啊,赶紧挖,它好像要逃跑了!”周紫萱紧张的说道。


  此刻苏轻尘不知道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怎么的,居然跑到一旁干呕去了。听到周紫萱的召唤,又步履蹒跚的走了过来。


  我把金粉拿了出来,倒在那玩意儿上面,紧接着它就开始冒白烟了,地面似乎传来了一阵晃动,柳树也顷刻间倒了下来。


  幸好我及时把苏轻尘拉开,要不然他恐怕要被压断一条腿。柳树倒下之后,地面的晃动也停止了,并且里面那个太岁也安静了下来。


  由于我们挖的这个坑比较深,站在上面不好用力,我只好冒险下去挖,心想这玩意儿应该不会对我构成威胁,再说还有两个人看着,用不着害怕。


  于是我跟他俩交代了一声,就跳了下去。当时周紫萱就不同意我这么做,可没有别的办法啊,时间很紧,误了时辰就麻烦了。


  当我掉下去那一刻,我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脚下黏黏糊糊的,但我也没多想,必须得尽快把四周的泥土挖开,才有办法把这个东西弄出来。


  我就这样挖了几分钟,忽然周紫萱惊呼一声:“啊!小心点,我看到它在动。”


  我心里一紧,低头看了看,没有动啊,我也没感觉到它在动。苏轻尘也说没看到,我想肯定是周紫萱太紧张了,可能是看走眼了。


  我继续挖了几下,感觉差不多的时候,准备收手,先上去再说,这个坑太小,我踩着它自然是没办法弄出来。


  “来,抓住我的手。”苏轻尘把我拉了上去。


  然后我趴在坑洞边缘,试着用手把那个东西抓上来,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的手触碰到它的那一刻,忽然间,那个东西从中间裂开了。


  那一刻我看到了它的牙齿,没错,那密密麻麻的牙齿,并且还从嘴里伸出来一双手,一下子就抓住了我。


  我拼命的叫喊,让他们把我拉上去,奈何那双手强而有力,死死抓着我不放,他们越用力拉,我反而越向下坠,再过一会儿,非得掉进那个东西的嘴里不可!


  我出了一身冷汗,眼看着就要被拖进去了,这时我看到那个东西嘴巴里有一个人,是个女人,那双手就是那个女人的。它在笑,笑的那样诡异,而且它的眼睛是竖着长的,特别诡异!

  看到它的眼睛那一刻,我忽然间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身上的力气仿佛也被抽空了。但我不想就这么死去,于是大喊了一声:“把剑递给我,抓紧我的腿,别让我被它拖进去!”


  我的另一只手还在撑着坑洞边缘,不知是谁把阴木剑递到了我手中,然后我握着那把剑,狠了狠心,便在那个女人手臂上使劲划拉起来。


  血淋淋的一幕让我几乎呕吐,我切断了它的手臂,鲜血染红了双眼,在那个女人失去手臂之后,太岁的嘴巴终于闭上了。


  接着我就把它给提了出来,来不及看,立刻包在了布里,背着就走。


  一路上周紫萱告诉我,布袋在滴血,我也不敢打开查看,这玩意儿不能被太阳照射到,还是尽快带回去给白袍人交差才是。


  再次来到那个桃林,入口又一次显现了出来,这次我看明白了,原来这个入口是一道屏障,轻轻用手触摸,竟能感觉到空间产生的轻微波动。要不是亲眼见到了这一幕,我根本不可能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空间这回事。


  很明显,这个龙虎山可能跟我经常听说的龙虎山不是一个地方,显然这里的空间被人做过手脚,常人恐怕不会发现这个地方。白袍人可能是知道我们回来了,刻意为我们打开了空间之门,否则的话,找到天黑也找不到那个入口。


  见到白袍人之后,我把太岁交给了他,然后他让我们尽快下山,离开这里,对于这几天发生的事,千万不要对外人提起。


  临走之前,我还有一些事情想请教他,那就是关于我自己身上的事情。我感觉自己最近老是遇到一些晦气的事情,会不会是我的时运开始走下坡路了,还是因为某些别的因素。


  对此,白袍人的解释是这样的。他告诉我,一切都是注定的,有些事情不必太在意,每个人的命运都不一样,关键是看自己怎样对待。


  这些道理只是基本道理,和我们普通人领悟的差不多,我以为这家伙是个世外高人,会有什么不一样的看法,原来也不外如是。


  “那好吧,多谢道长指点,那我们就下山去了。”我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说道,忽然又想起来一件事,我停下脚步问他:“对了……如果我们有难,该怎么找到你?”


  “还是这个地方,你们来了,自然就能找到我,去吧,我要闭关了,三个月之内,除非性命攸关,否则不要来惊扰我。”白袍人说完,便拿着太岁走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可以确定,道观里只有这一个人,我们也没什么事了,圣药已经拿到手了,自然是赶紧离开这个地方,想办法找到面具男,然后把柳梦蝶换回来。


  苏轻尘可能脑袋真的有些傻了,直到现在还没有想起柳梦蝶,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


  在离开的时候,周紫萱看到了那缭绕在群山中的迷雾,忽然驻足打量起来,并且表情凝重的对我们说道:“快看,那里有一座房子。”


  “房子?别开玩笑了,那可是几百米的高空,怎么可能有房子?”苏轻尘笑着说道。


  可是下一刻,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因为我和他都看到了,云中真的有一座房子若隐若现。那房子一看就不是现代的建筑物,而是古时候那种房屋,只能看到屋顶,下面的一部分隐没在迷雾里面。


  一开始看到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可是转念一想,这有可能是白袍人的另外一个居所,既然房屋会出现在道观附近,那么坐落在云中,似乎也合乎情理。


  只是周紫萱忽然间的一句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她转过身对我们说:“我好像见过这座房子……”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